笔趣库 > 只手遮天 > 正文 第335章 远亲
    “既然说是对大家都有些好处,就不要藏着掖着。咱们都要话挑明了来说。”秦飞说道:“苏锦做的一切,是为了在北疆军建立起不可动摇的地位。随着楚国内战的继续,他可以带着足够的兵力揭竿而起,又或者是在燕王被杀之后,扶植傀儡,你们龙家作为幕后的人物,带着军队继续打下去。到时候,是整个龙家加上苏锦掌控的军队,就有一拼之力了。”

    “虽然天下第一等的高手,大家公认是庞真。可是群狼也不怕饿虎。你龙家那么多人,既然有你这样的高手,那上一代也不会差的太多。大宗师有多少,我不想去猜。可是宗师级的人物,总不止是两只手能数的过来的。”

    “楚国对外还有吴国要战斗,在内,你们当然可以随便捣乱。哪怕是割据一方,也能制造不小的动静。我没有料错的话,这就是你们龙家的意图。”

    秦飞的这番话,虽然不完全是事实,倒是也八.九不离十。龙河并没有否认,只是浅浅的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既然如此。你想要杀我,就是不智之举。我说过,察事厅现在凡事以我为尊。我一死,手下的那些人就会蜂拥为我报仇。察事厅的能耐,我不用多说,你心里也该有数。龙家有多少人可以抵挡察事厅的反扑?你还能一辈子守在苏锦身边,连他吃饭睡觉上厕所都寸步不离?别开玩笑了,这是不可能的。”

    秦飞笑了笑,接着说道:“你收手。我们也不要打来打去。现在这个阶段,戎皇的军马才是大敌。你去边疆看看,凡是被戎皇军马攻克的城池,十不存一。但凡有抵抗的军队,最后一旦失败,活下来的人不是被活埋就是被虐杀。苏锦带着大队人马往北疆跑,就是想要去抵抗戎皇的部队。你是他的人,那你去北疆帮帮他。楚国的军马也会北上,和北疆军一起,打败了戎皇,再说内部的事。”

    龙河浓眉一挑:“关起门来,先打跑了外敌,再兄弟分家?”

    丹木不由得笑道:“这个比方很是恰当啊。”

    “男人说话轮到你女人插嘴了不成?”秦飞冷眼一扫:“闭嘴!”

    “戎皇只要不退。那苏锦的军马就只能去和戎皇战斗。此时此刻还在坚持打内战的,都是卖国贼。龙家争斗这么多年,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得民心者得天下。你我在这里打得水深火热,对局势一点好处都没有。好钢要用在刀刃上。你去帮苏锦,我的察事厅去帮助整个大楚的军队。打败了戎皇,对于北疆军未必是损失,同时,你们龙家也可以建立起在抵抗戎皇时候的威信。”

    龙河沉默了许久,秦飞说的这些话,的确有他的道理。外敌在前,内部的事,以后可以在争执。眼下如果不打走戎皇的话,那北方大乱,难民不断涌入内地。随后就算是戎皇败走了,已经大乱的天下,一样轮不到龙家来说话。原因很简单,就是没有威信。这时候你站出来说,大家跟我龙家一起混,保证如何如何。别人会质疑——那戎皇打过来的时候,你龙家喝稀饭去了?

    丹木又不合时宜的开口了:“你们两个……怎么说呢。还真是很厉害,就算传说中的人物,在你们这个岁数,也没有这么高的修为。我在族内都已经被誉为千年来天赋最好的了。可是随便你们俩之中的任何一个,我都不是对手。这么高的本事,还要打打杀杀,不如做朋友吧?”

    做朋友?秦飞和龙河不约而同的哼了一声。

    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

    “我们握手言和。”龙河说道:“察事厅只要不威胁到苏锦的安全,我就不会对你和察事厅的人出手。”

    “很好!”秦飞笑道:“那就不远送了。”

    龙河缓缓的退了一步,但觉眼前两人都没有出手的意思,心中稍安,身形一展,消失在夜空之中。

    丹木若有所思的样子,却被秦飞喝道:“老老实实呆着,你还是我的囚犯呢。”

    …………

    离开了秦飞的院落,龙河强忍着伤势,向僻静之地退去。眼下的他,最需要的就是找个药铺,进去摸些上好的药材,把伤口给包扎好。

    转过一条小巷,忽然龙河停下了脚步,抬头看着远处一人。那是个清晰的身影,高大,挺拔,步伐中带着决绝的意味。如果是生死相决,光是那稳重的脚步声,就表现出那人强大的信心和实力。而龙河感到最意外的是……从他离开龙家出道以来,这是第一个,他毫无抵抗之力的人。

    他很清楚,如果自己现在调头就跑,瞬息之内就会被对方追上,随即击杀。

    龙河压抑着伤势,点了几处穴道,可暂时控制疼痛和伤情。虽然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可他还是要尽力一搏,如果对方想要必杀他,起码拼命才有逃走的机会。

    “锦绣河山,你是龙河!”那人淡淡的说道。

    龙河心中一震,所谓锦绣河山,是龙家内部人的称呼。说的就是龙锦,龙秀秀,龙河,龙珊珊。两男两女,其中三人在楚,他一人在吴。无论是在军中的苏锦,还是龙秀秀和龙珊珊都已经化名,做出了极为出色的成绩。但是,眼前这个人,他不认识,却能说出锦绣河山,还知道他是龙河?岂不是令人震惊?

    “你比小锦要大两岁。是九哥的儿子。不过九哥那时候精神不好,成天把你和你娘锁在家里,说什么闭门练功才会突飞猛进。这是家事,就连大哥和爷爷都无法参合。所以,我经常能看到小锦,却好像只见过你两次,一次是你出生,一次是你周岁。”

    那人越走越近,而说的那些话,更是敲打在龙河的心中。

    “你……十三叔?”龙河颤声道。

    “是!”庞真已经走到了龙河的面前:“我在东都城外就见过小锦。那时候你和他应该还没有会面吧?要是你在他身边保护他,倒是安全多了。”

    龙河直觉晕眩,根本就不明白,为什么会在这里遇到庞真?

    他缓缓的说道:“十三叔……三爷爷死了!”

    庞真悚然变色,那是他的三叔,虽然修为不高泯然众人,但是算起年纪下来。活到如今,也应该是宗师巅峰级的水准,天下之大,能杀死他的人有多少?庞真本就是个极为聪明的人,一想就明白了。三叔肯定是去保护苏锦,防止他在乱军之中,被对方的高手击杀。而没想到的是,就这么死了。龙河肯定是在三叔死了之后,才来到苏锦身边……

    “三爷爷的死,和秦飞脱不了关系。”龙河接着说道:“秦飞假扮成小锦的部下,并且装模作样学了一招我们龙家的怀抱天下,露给小锦看。说三爷爷是被这一招击杀的,令我们怀疑是你。但是,秦飞后来暴露了,我一直追踪并试图杀死他。可是刚刚我们战了一场,侄儿愚笨,不能杀死秦飞,并和他言和了。”

    庞真沉吟道:“秦飞要杀死小锦,这本就是楚帝的命令。三叔意外遇到秦飞,发生激战。秦飞的修为是不如三叔的,但是他身边有察事厅一众高手。据我所知,如果没有极大意外的话,光是那个元鑫,就要比三叔高出一线。三叔的陨落,在所难免。”

    这话听着有些要为秦飞开脱的意思。龙河心中一冷,昂首道:“十三叔不准备替三爷爷报仇吗?”

    “仇,当然要报!”庞真说道:“秦飞身边有没有孙涸或者解铃?”

    “孙涸我倒是知道,解铃是谁?秦飞身边只有一个很年轻的女子,是戎皇的女儿,也是一个念修。出手颇为刁钻,不好对付。比起秦飞和我来说,差距并不大。”龙河解释道。

    庞真点了点头:“你对秦飞了解的不多,他现在的实力并不足以笑傲天下,但是他获得很多人的支持。首先,他是孙涸的徒弟。孙涸是前魏硕果仅存的大宗师。其次,他在北疆的时候,遇到了水晴空。水晴空应该是把一身绝学留给了秦飞。有趣的是,水晴空的红颜知己,是吴国解家的解铃,这位女子也是大宗师,手段狠毒。她也是站在秦飞一边的。之后便是唐隐和柳轻扬,唐隐对他的爱护人人皆知,柳轻扬也对他青眼有加,当年还帮他对付了念公公。你掐指一算,他举手投足,就可以找到四个大宗师帮他。任何一人我都不惧,但是也没有说必定击杀的把握。”

    “我之前见到小锦,随后就想不如跟着过来看看。没想到,小锦迅速撤军,随即我们就听说了戎皇兵马已经攻打禁城的消息。再后,就发现了你,你那一身龙家绝学,怎么可能瞒得过我的眼睛?锦绣河山四人,两男两女,小锦我已经见过了,你这么高的修为,不是龙河还能是谁?”

    庞真说道:“只是我没有想到,今天想要来见你,却看到了伤痕累累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