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赘婿归来 > 正文 第21章 这算是医术吗?
    “难道他已经处理好了?”李铭昌也是大惑不解。

    “怎么可能,这才多大点工夫,就算不用动手术,但那块碎骨可是在我儿子心脏部位,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就取出来了。”张胜茂提起了拳头,他觉得有一种被忽悠的感觉。

    “是与不是,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沈清和的话一落下,三人几乎同时向重症室那边跑去。

    只见方泽静静的站在走廊里,看见张胜茂后,只淡淡说了一句:“人我已经救下了,至于他以后还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我就不敢保证了!”

    “你什么意思?”张胜茂听着方泽的口气,不禁有些动怒。

    先不说这个人到底有没有救他儿子,就算救了,也似乎儿子还会有发生意外,这跟没救也没区别啊,好歹自己礼也赔了,错也认了,连自己老婆都亲自下跪了,怎么会是这个结果。

    “张总,冷静点,先听听方兄弟怎么说。”李铭昌生怕张胜茂会冲动,拉住他劝道。

    “是呀,张总,我相信方兄弟,先听听他怎么说吧。”沈清和也打圆场道。

    方泽淡淡看了一眼张胜茂,“你儿子那么喜欢飙车,你能保证他以后飙车不再出什么问题?出了问题难道还要我负责吗?”

    这番话倒是让张胜茂一愣一愣的,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儿子到底有没有治好?

    啪!

    也在这时,沈清和拍了一下手掌,声音都有些拔高道:“能飙车,这还用说,那肯定是治好了啊!”

    张胜茂怔了一下,然后直接快步去了重症室。

    李铭昌也是急着想去检查一下张锋的情况,立马跟了进去。

    只有沈清和没有急着进去,而是望着方泽,讪讪笑道:“方兄弟,在没遇到你之前,我可是一直用尽办法在寻你,因为有一件事想让方兄弟帮下忙!”

    方泽微微一笑,对于沈清和还是很有好感的,他有事,帮一下也无妨,点了点头,“沈老,既然您老开口,只要我能帮得上的,我一定帮!”

    沈清和有了方泽这句话,心下大定,“那就这么说定了,方兄弟,我先进去瞧瞧,稍后再跟你具体说!”

    他也急着想去看看张锋的情况,开开眼,反正方泽已经寻到了,连住哪都知道,也不怕再也找不到。

    说完后也急忙跑进了重症室。

    “真的是奇迹啊!”

    沈清和刚走进重症室,就听见李铭昌发出的惊呼。

    此时的李铭昌,饶是他有了些心里准备,也是彻底惊呆了。

    虽然张锋胸口的银针已经不见了,但身体各项指标已经趋于稳定,明明是一个将死之人,除了没醒之外,跟正常之人已无区别,可谓恢复神速。

    而且通过透视仪器显示,张锋心脏处再也看不到那块碎骨的痕迹,甚至断裂的肋骨也奇迹般的愈合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神奇的医术!”

    接着,李铭昌又有些疑惑,“这算是医术吗?”

    太超出他的认知范围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根本不会相信,这世界还有如此神奇的手段。

    张胜茂已经是喜出望外,儿子没事了,是真没事了!

    他甚至快要忍不住喜极而泣了。

    沈清和倒显得镇定多了,一切果然如此,这下更让他坚信方泽能救宇文老爷子无疑了,也更加确信遇到方泽是一场造化。

    “方先生呢?”张胜茂擦了擦眼角的眼泪,之前他误会了方泽,这时只觉得一阵内疚,必须得跟这个人好好道歉。

    几人也很快来到外面。

    但方泽已经不见了。

    “看来已经走了。”李铭昌摇了摇头,十分惋惜。

    “我就说过,方兄弟非同一般,你们现在信了吧!”沈清和这时也摇着头说道。

    “确实非同一般啊!”李铭昌感慨道:“我从事医学领域数十年,从来没有见过这等神人!”

    接着,他叹了口气,说道:“沈教授,如果方便,你可得替我跟方兄弟多说些好话,之前是我孟浪了,确实对他有些轻视之心。”

    “沈教授。”张胜茂此时也涨红着脸说道:“我刚才差点对方先生有些冲动,您看这事还能补救不?”

    张胜茂此时是真的非常非常后悔之前的态度,决定说什么也要跟方泽打好关系,像这种人如果再不去想尽办法示好的话,那么他这一生就是活到了狗身上!

    沈清和看了他们一眼,“我想方兄弟也不会计较你们的,你们只要记住,以后对他客气点就行了!”

    沈清和也不想过多说些什么,此事已了,他也开始操心宇文老爷子的事了。

    方泽回到秦家时,天已经蒙蒙亮了。

    怕惊扰到他们的休息,轻手轻脚的刚走到自己房间门口。

    秦慕霜的房门突然开了。

    “回来了?”秦慕霜淡淡问了一声,看样子她似乎并没有睡。

    方泽点了点头,“你,还没睡?”

    秦慕霜却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又把门关上了。

    方泽愣了一下,搞不懂她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看她样子应该是在专门等着他回来。

    这多少又让他觉得有点欣慰。

    方泽回到房中就取出一块聚灵符玉放在身边,然后盘坐在床上,进入了冥思状态。

    之前替张锋治疗虽然看似简单快速,但其实耗了不少精力和真气。

    因为他是用真气把张锋体内那块碎骨给化于了无形,其中精妙程度绝非能用言语来形容,也不比任何一场手术简单。

    然后又输了些真气在张锋体内修复受损部位,这可以说是让人起死回生,所花之精力和真气自然不少。

    不过,这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事,打下坐就能恢复。

    很快,那块玉牌散发着一丝丝若隐若现如同白雾的气息,向着他汇聚过来,他的身体也如同一个旋涡,不断吸收着那些气息。

    那些气息自然就是玉牌中蕴含的灵气,经过方泽这位厨师的加工,本来是一块极普通的玉石,却成为了修行者必不可缺的“美食”。

    毫无夸张的可以说,这种“美食”如一旦出现在其他修行者面前,恐怕会被那些修行者打破头的争抢。

    毕竟这个世界的灵气是多么难求,也只有那些修行者清楚。

    良久后,他睁开眼,两道精芒在眼中如同实质的电流闪过,那块玉牌也嘭地一声,化为了一堆粉末!

    当他从房里出来时。

    家里只剩下秦登丰在讲着电话,陶月瑛和秦慕霜母女俩早去了公司。

    毕竟昨天之事只是一个插曲,既然相安无事,生活轨迹也恢复了正常。

    秦家虽然现在家业不如秦老爷子在世时,但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秦慕霜更是早在几年前就自己成立了一家化妆品公司,经过几年的发展,已经在整个江北都闯出了一定的知名度。

    她母亲陶月瑛则一直负责打理着秦家几项老产业,当初秦老爷子过逝后,秦家家道几乎一蹶不振,如果不是她把几项老产业打理得井井有条,稳步发展,秦家说不定早完了。

    说她是实打实的女强人一点也不为过,这也正是她在秦家强势的理由,秦慕霜也正是遗传了她的这份优良基因,俨然成为了秦家最大的希望。

    而秦登丰可想而知,很难有什么作为,大不了跑跑后勤,应付一下应酬,不捅什么篓子,她们母女俩就烧高香了。

    所以还是那句话,秦家的男人都是没有出息的,秦哲彦估计就是遗传了他老爸的基因。

    方泽出来后跟老丈人打了声招呼,但秦登丰抱着手机似乎在跟他的好侄儿杨子轩通电话,看都没看方泽一眼。

    弄了个自讨没趣后,方泽就默默出了门。

    既然家里已经没事了,他打算去看看玉石。

    只是来到外面,刚没走多远。

    一辆挂着白牌像是什么部门的黑色小轿车突然在方泽不远处停了下来,然后从车上下来两名黑西装男子,直接走到了方泽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