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侍妾虐渣宝典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二章 有请凤萧夫人
    西凉首领尚且觉得莫名其妙,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长安军队这是什么阴谋。

    第一盏孔明灯越过厮杀的战场,被风吹落,火星掉落在干枯而茂盛的草地之上,慢慢腾起一道火焰,然后迅速地燃烧起来。

    然后有第二盏,第三盏,热浪腾起,就有越来越多的孔明灯坠落,火焰连接成一片。

    火借风势,立即热闹起来,映红了半边天际。而且浓烟滚滚,直接顺风涌向西凉方向。

    西凉埋伏的援军不得不从草丛里起身,掉头向着相反的方向奔逃。

    西凉的三千精兵首领,也终于反应过来,顿时慌了手脚。已经精疲力尽的勇士们则顿时精神一震,浑身重新澎湃起力量。

    一场奋不顾身的厮杀开始,不同于适才的温吞,西凉人也杀红了眼睛。

    他们已经没有了援兵,必须要尽快解决掉这些西凉士兵,也好返回自己的营地。

    可是这时已经晚了,顾墨之率领的援军赶至,大家士气高涨,将这三千精兵直接包了饺子。

    他们的阵法也已经失去了先前的优势,终于抵不住长安军队的内外夹击,丢盔弃甲,全军覆没。

    蒋彪率领的五百骑兵小有伤亡,顾家勇士有四人身受重伤。但是却全歼了西凉三千精兵。这一仗,长安完胜。

    而且,这一场火,直接蔓延数十里,令西凉驻军不得不暂时退兵二十里,重新驻扎。

    长安守城士兵欢呼雀跃,高呼“凤萧夫人”,沉浸在短暂的喜悦之中。顾墨之等人却完全高兴不起来。

    夜袭西凉营地,如此机密的一件事情,西凉人却提前得到了消息,差点就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卧龙关里有西凉内奸,可以自由传递消息。

    早在顾墨之一行人抵达卧龙关,西凉人挑衅一事上,顾墨之就已经有了怀疑,此时得到印证,难免懊恼。

    卧龙关里的一举一动,对方都能了如指掌,可是西凉军营里的情况,自己却一无所知。

    他询问沈岩,长安在西凉的营地里是否安排了细作。

    沈岩叹一口气:“怎么没有?从火头军到那金乌占身边,都安插有我们的人,只是,那西凉人擅于训鹰,在营地里饲养了几只苍鹰,每日在营地附近盘旋,没有任何飞禽可以出入军营。没有战事的时候,尚能想方设法地传递出消息。如今战事一起,对方警戒也严格起来,方圆数里我们的人无法接近,消息压根就不能传递出来。”

    顾墨之略一沉吟:“这传递消息倒不是难事,我们江湖中人有许多种隔空传递消息的办法。别的不能保证,最起码,西凉人若是有什么偷袭或者攻城计划,我们可以提前做好部署,不至于再像这次这样被动。你们可有办法联络上我们的人?”

    沈岩不确定地摇摇头:“我可以命人一试,但是能否成功就不知道了。毕竟,接头必须谨慎,否则,稍不注意,就会有暴露的危险。我们想要安插一个细作,并且取得对方的信任很难。”

    顾墨之自然理解他话里的难处,吩咐抱剑:“取一点星粉交给沈副将。”

    抱剑依言而行。

    沈岩奇怪道:“星粉是什么?”

    “这是我们顾家用来传递消息所用的烟花,置于竹筒之内,拔掉引信即可有带着火星的烟雾升腾而起,只要留心,就可与寻常烟雾区分。若有战事,可撒入柴薪之中少许,混合在炊烟里,不会引人注意,我们的斥候不用靠近敌营就可以接收到讯息。”

    几人又就着敌营之中细作安排,商议了片刻,方才散了。

    西凉人暂时消停了一上午,黄昏时分,又擂响了战鼓,这一次,攻城的人数是这几场大大小小的战役之中最多的,有两万之众。

    长安士兵严阵以待,西凉人却在距离城池一里之外停顿了攻势,一人一骑高举免战旗单独打马上前。

    顾墨之摆手示意士兵收起弓箭,定睛细看,马上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金乌占,单枪匹马,也是好胆识。

    金乌占至城门处,勒停胯下骏马,仰起脸来,目光逡巡,就望定了顾墨之,声若洪钟:“贵国迎接我金乌占的阵势不小啊。”

    顾墨之不知道西凉人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一撩战袍,单腿踩塌城墙之上,微微一笑,暗运内力,声音温润,却清亮犹如泉奔石涧,回音阵阵:“我长安乃是礼仪之邦,对待来客一向热情,讲究来而不往非礼也。相信金大人也已经领教过了。”

    金乌占“呵呵”冷笑:“贵国的非常手段的确是领教过了,顾总兵非但功夫,就连这用兵之策也倒的确是让我西凉皇子刮目相看呢。”

    “过奖,过奖。”顾墨之谦逊道:“金大人竟然单枪匹马闯入我长安阵地,这份胆识也令顾某刮目相看,是想与顾某一较高下吗?”

    “非也,”金乌占一举手中免战旗:“今日来此不为攻城。”

    “喔?”顾墨之讶异挑眉,缓缓扫过他身后的两万士兵:“如此劳师动众,不为攻城,又是为何?”

    金乌占自怀里摸出一张金子打造的请柬,朝着顾墨之晃了晃:“此次前来,乃是奉我家皇子之命,前来请贵国凤萧夫人前往我西凉做客吃酒。”

    城墙之上的士兵皆哗然。

    暂且不说,这西凉人请花千树前去有什么目的,两国交战,西凉就是龙潭虎穴,前往他西凉营地,不是自投罗网吗?

    西凉人竟然将主意打到一个女人身上,真卑鄙。

    顾墨之缓缓转动着手指上的扳指:“多谢贵国二皇子好意。等到我长安铁骑将你们送回你西凉都城那一日,我们凤萧夫人一定请你们二皇子多饮几杯你西凉的庆功酒。”

    “这是不敢吗?你们长安人也就只能逞口舌之快。”

    顾墨之“呵呵”一笑:“那烦请金大人回去告诉贵国二皇子一声,我长安也请他前来卧龙关吃茶。二皇子胆识过人,相信一定会降尊纡贵,亲自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