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 正文 1.冲突【76/100】
    人在忙碌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几乎就在一转眼之间,时间就已经来到了1998年的3月份。

    3年的时间已经足够让纽约市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更多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取代了那些老旧的建筑。新科技不断的被发明,被应用,日新月异的时代,几乎每一天,世界各地都在发生奇奇怪怪的事情。

    而人们,已经习以为常。

    “唰”

    下午时分,在黄昏阳光的照耀下,一辆车身涂绘着黑白鹰标志的黑色的福特车停在了曼哈顿边缘的街道边。

    车门打开,穿着黑色制服,带着墨镜,一副严肃姿态的梅琳达特工从车里走了出来。她身边,还有两个同样带着墨镜的特工。

    “吉米,你留在外面警戒。”

    梅琳达用长官的语气对身后的两个特工吩咐到:

    “罗斯,你跟着我。”

    “好的,梅琳达长官。”

    两个特工回应了一声,那个黄皮肤的特工靠在车边,看着其他两个人走向眼前的夜总会。

    这个点,夜总会还没有正式开始营业,但门口已经停了好些车,其中不乏一些名贵的跑车。罗斯特工跟在梅琳达身后,他看着眼前的夜总会,他忍不住小声说道:

    “长官,我听说,这里是纽约最大的异类中立区,它背后有个神秘的大佬在经营,我们就这么闯进去,会不会引起一些麻烦?”

    “没错。”

    梅琳达语气平静的回答说:

    “这里是午夜老爹的地盘,他号称‘东海岸的巫毒之王’,是个地地道道的狠角色,任何敢在他地盘闹事的家伙最后都会死的不明不白。但罗斯,那些是闹事的人,我们...是来执行任务的。”

    她伸手拨了拨自己的短发,语气中多了一丝冰冷:

    “那个杀了人的混蛋就躲在这里,我们必须在它制造更多血案之前把它抓住。”

    在说话间,两人走到了夜总会的入口处。还是那个穿着背心的光头壮汉,他从旁边拿起一张卡牌,放在梅琳达眼前,他平静到近乎冷漠的说:

    “牌面是什么?”

    梅琳达伸手推了推自己的通灵墨镜,在墨镜的作用下,她隐约看到了一个图案,她说:

    “士兵!”

    那壮汉便侧过身体,做了个“请”的姿势。

    在她走入夜总会的那一刻,那个壮汉压低声音,用警告的声音说:

    “神盾局的杂碎们,收好你们的爪子,如果在这里闹事,谁也救不了你们!”

    “这就是我们需要担心的事情了。”

    梅琳达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她带着罗斯特工沿着那华丽的过道,走入了稍显冷清的夜总会中。

    这里劲爆的表演要到午夜时分才开始,据说那是在纽约能看到的最疯狂最猎奇的异类秀,每天的表演都会吸引很多异类前来观看,甚至还有些愚蠢的追逐疯狂的普通人。

    他们渴望看到“世界的真实”,但在这里,他们除了惊悚和疯狂之外,什么都找不到。

    梅琳达抬起手腕,看了看手上的女士手表,在手表的表盘上,一个红色的点正在跳动,距离他们相当近。

    她对身后的同伴打了个手势,两个人便顺着过道,一路走向夜总会更深处的包厢。

    不得不说,午夜老爹虽然是个巫毒术士,但他还挺紧随潮流,这夜总会所有包厢的门锁,都是电子锁,需要特定的身份卡才能打开。

    但这难不倒神盾局的特工们。

    在角落的小包厢外,梅琳达左右看了看,然后将自己的手表靠近那电子锁,轻轻的在手表上按了一下,伴随着一声低微的呲呲声,电子锁的灯顷刻间熄灭。

    她推开门,在她眼前的包厢里,是一副极其糜烂的场景。

    几个衣衫不整的家伙正趴在一起沉睡着,一个健壮的男人和三个打扮妖艳的女人,从地面上散落的酒瓶和那些可疑的注射器来看,这几个家伙昨晚应该是嗨了一晚上。

    “瞧瞧,狼人和魅魔,真会玩。”

    梅琳达对于眼前这种场景已经见怪不怪了,在昏暗的灯光中,她踩着布满污痕的地面,靠近了那熟睡的家伙。在双方距离只有3米的时候,那沉睡的男人猛地睁开眼睛,那是一双在黑暗中闪闪发亮的兽瞳。

    “你们不该在这的!”

    他察觉到了危险,吼叫一声就要冲过来。但梅琳达手中的电击枪显然更快。

    “唰”

    一道小渔网一样的东西打在了这狼人的身上,还没等这家伙完成兽化,那在他全身上下疯狂窜动的蓝色电流,就将他整个人都快速麻痹。

    在那三个被惊醒的魅魔小姐的惊呼中,梅琳达冲上前,从腰间抽出一个金属的注射器,精准的刺入了那麻痹的狼人的脖子中。

    在为异类特制的高强度昏睡剂的作用下,这蛮横的家伙摇摇晃晃的还试图反击,但他刚挥起半兽化的爪子,就被梅琳达一脚踹在了心口,整个人都朝着后方翻倒,砰的一声撞在沙发的棱角上,然后眼睛一翻,就此昏迷。

    在梅琳达身后,持枪的罗斯特工看到狼人被打晕,他将手枪插回枪套,从腰间取下一副黑色的,特制的手铐,给那昏迷的狼人套上,然后有些吃力的,将这沉重的家伙从地面上抓了起来。

    “任务完成。”

    梅琳达潇洒的甩了甩头发,朝那三个受惊的魅魔小姐挥了挥手,示意她们赶紧离开,然后就打算带着被抓获的犯人,离开这夜总会。

    但就在她走出包厢的时候,5个手持各种武器的壮汉,就挡在了她的去路前。

    那几个壮汉的皮肤在灯光下闪耀着不正常的暗青色,他们身上贲张的肌肉健壮到根本不像是正常人,他们的表情冷漠到几乎面瘫,而他们的眼睛则是一片让人惊恐的苍白,就像是完全没有瞳孔一样。

    最重要的是,这几个壮汉身上,都散发着一股浓烈的,混杂着臭味和古怪刺鼻的草药一样的味道。

    “是腐尸怪。”

    梅琳达飞快的抽出装满了圣银弹的手枪,她护在自己的队员身前,他拿出自己的证件,对那几个腐尸怪厉声说:

    “我是战略危机干预与后勤保障局四级特工梅琳达.梅!我正在执行抓捕任务!请不要妨碍公务,让我们离开!”

    腐尸怪顾名思义,就是被用巫毒制作的尸体战士,他们是没有思维和智慧的。

    在S..L.D.已经待了3年的梅琳达很清楚这一点,她说的话并不是给这些难缠的腐尸说的,而是给在背后操纵腐尸的巫毒术士说的。

    这是一种自我身份的表明,也是一种警告。

    不过,梅琳达的警告似乎并没有起到作用,那五头腐尸怪就那么站在那里,既不向前,也不后退,就像是将两名特工彻底困住了一样。

    在夜总会的更高处,在一间装饰的和宫殿一样的大包厢中,夜总会的老板,东海岸最凶狠最让人恐惧的巫毒之王,午夜老爹正坐在沙发上,在他眼前的桌子上,五颗国际象棋的士兵棋子正在闪闪发亮,代表着巫毒术士对自己的战士的控制。

    午夜老爹,这是个看上去有40多岁的黑人。

    他身体健壮,甚至近乎臃肿,他穿着一件黑色的格子西装,带着夸张的大礼帽,在脖子上和手臂上,带着金色或者点缀宝石的夸张装饰,在他手边,还有一个镶嵌着大块水晶的镀金手杖。

    就像是个搞嘻哈音乐的潮流大叔一样。

    但他的眼睛,那泛着绿色光泽的眼睛,却代表着他真正的身份。

    他来自地中海的一个传承古老的巫毒世家,在他父亲那一辈,为了躲避战乱,举家迁徙到了纽约。这家夜总会不但是午夜老爹的父亲留给他的遗产,更是午夜家族的新据点。

    他的家族用了两代人的时间,才在整个东海岸打出了名头,让家族重新回到了强力巫师家族的行列。

    对于午夜来说,这个夜总会存在的意义,要比任何金钱和宝物都更贵重。

    而现在,两个年轻人就这么闯入了他的大本营,还试图带走他的客人,这简直就像是一巴掌抽在了午夜的脸上,这让成名已久的巫毒术士怎么才能心平气和的接受呢?

    但午夜并非是一个鲁莽的人,他并没有操纵着腐尸怪冲上去,将那两个特工分尸。

    相反,他将他们困在那里,他知道,这些特工不足为惧,真正麻烦的,是站在这些特工背后的那个人。

    那个在最近3年里,联合魔法国会的傲罗,纽约警察局的警探以及来自政府其他部门的力量,用尽各种手段,成功的给纽约异类世界套上了一层枷锁的人。

    “‘渡鸦’梅林...”

    午夜默念着这个名字,他手里把玩着一枚骑士棋子,他知道,今天必须有一场会面。

    他和梅林的会面。

    “呜嗷!”

    几分钟之后,伴随着一声尖锐的渡鸦鸣叫,暗红色的守护灵从打开的窗户,飞入了午夜的包厢中。

    这只虚幻的灵体鸟收拢翅膀,落在了午夜那点缀着绿宝石的吊灯上,它用自己暗红色的眼睛盯着下方的午夜,午夜看着它。

    他知道,这是梅林的使者,在过去3年里,每一次当一个异类团体在凶狠的打击下覆灭的时候,这只鸟都会出现在现场。

    它就是梅林的眼睛。

    “嗡”

    在光线突兀的扭曲中,梅林通过移形咒来到了午夜的包厢里。

    他的打扮几乎和三年前一模一样。

    灰色的休闲西装,无框的眼镜,带着黑色手套的手里提着一个有点破旧的手提包。

    和三年前相比,此时的梅林更成熟了一些,他眼睛中少了一丝锐利,多了一丝温和与平静,充满了巫师们特有的书卷气,看上去文质彬彬。

    但午夜知道,这个年轻人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的。

    在他推进纽约异类新秩序的时候,他的双手已经沾满了异类的鲜血,从低级的劣魔,小恶魔,到高级的吸血鬼和狼人,甚至是罕见的妖精和矮人。

    上百个异类小团体在他的命令下覆灭,数以千计的异类被他扔进了神盾局的“孤岛监狱”里。还有更多的反抗者,在他统帅的S..L.D.和魔法部的联合打击下失去了生命。

    这是个必要时可以极其狠手的家伙。

    “你想见我?”

    梅林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他推了推眼镜,轻声说:

    “我来了。”

    “坐!”

    午夜挥了挥手,一名美丽的少女走上前,将一把椅子放在梅林身边。

    这少女身上没有任何异味,但梅林不需要去看,也能感觉到,这是被特殊处理过的尸体...她的本体,应该是一名漂亮高贵的精灵。

    但梅林没有在意这些事情,他坐在椅子上,看着午夜,他说:

    “把我的特工们放了,他们只是在执行任务。然后我们好好聊一聊。”

    “他们冲入我的地盘,不打招呼就要抓走我的客人。”

    午夜摩挲着下巴,这个黑人用那双让人畏惧的眼睛盯着梅林,他说:

    “几年前,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帮了你!结果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这是在羞辱我?还是说,这是一个信号,代表着‘可怕’的S..L.D.终于要对我动手了?”

    面对午夜那压抑的愤怒,梅林的表情一片平静,他慢条斯理的说:

    “首先,那不是你的客人。那头狼人在过去一个周里,在布鲁克林区残杀了5名普通人,抢走了数以百万计的珍贵物品。他是个罪犯,他需要得到惩罚,还是说,你的中立区,已经变成罪犯们的藏身地了?”

    梅林看着午夜,他挺起身体,他轻声说:

    “午夜阁下,你曾经对我的帮助,我一直没有忘记。我希望我们之间可以维持一种友善的关系,这也是这3年里,我一直在避开你的夜总会的原因,我相信,我的善意,你不可能感觉不到。”

    “你们可以在任何地方抓他!我根本不在乎那个杂碎的死活!”

    午夜指了指自己脚下的地板,他沉声说:

    “但惟独不能在这里。我要做生意,梅林,你要明白,一旦名声臭了,我的生意可就全完了!”

    “你看,这就是问题所在了。”

    梅林弹了弹手指,他说:

    “那个杂碎杀了人,一路逃到了你的地盘,躲了3天,他知道,你可以庇护他。他知道,S..L.D.会刻意避开你的夜总会...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午夜阁下,我是在帮你!如果这样的情况不断发生,就算我能容忍,你觉得已经下定决心重塑北美巫师界秩序的魔法国会能容忍吗?”

    “也许,下一次来找你谈话的,就不是我了。”

    梅林说:

    “那些终于腾出手的傲罗们,估计不会这么心平气和的和你聊天,午夜阁下。”

    午夜老爹阴沉着脸不说话,他当然知道梅林的意思。

    但他也有看重的东西,这看上去似乎不可调和。

    在双方对峙了近一分钟之后,梅林叹了口气,从手提包里取出一样东西,放在了午夜面前的桌子上,他说:

    “这就是我善意的证明,魔法国会和S..L.D.决定在纽约设立几块异类的保留区,免得逼得他们狗急跳墙,这是保留区建立的正式公文,只要签了字,你的夜总会就是正规的中立区了。”

    梅林将一支笔递给午夜,他轻声说:

    “考虑一下吧。”

    “我们想和你做真正的朋友,所以,你的意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