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 正文 41.博弈
    世界另一边,在涌流不息的大海之下,在最深邃的海沟中,诞生于黑暗的生物们在悄无声息的活动着。

    那些有阴郁鳞片,长着丑陋面孔的海沟鱼人们在暗淡无光的水流中游来游去。

    它们有和鮟鱇鱼一样发光的触须,那是这方无光之海里唯一的光源。

    苍白的,就如黑暗中浮动的诡异气泡,那光源之下交错的利齿和扭曲的脸,让这片无人知晓的海域更显危险与狰狞。

    这片海沟曾经是亚特兰蒂斯的王国之一。

    但是在史前大陷落的灾难中,这个王国以及其中的居民都被诡异的能量扭曲成了现在这样的无脑恶徒。

    在维科通过亚瑟,寄给梅林的几本亚特兰蒂斯史学家撰写的历史书里,有一种说法是,在大陷落的灾难发生之时,这片海沟的维度被撕开,不幸连接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方...

    无光海,真正的无光海。

    那片孕育了无尽混沌的世界里癫狂的能量与那些灵的思维如倒灌的海水一般涌入现世。

    将可怜的亚特兰蒂斯人扭曲成了这副堕落的样子。

    混沌的思维充斥着它们的脑海,让它们抛弃了曾经高贵的信念,变成了无恶不作的混沌仆从。

    现在,这片海沟里的黑色鱼人们被称之为“海沟族”。

    而这片充斥着无尽黑暗和扭曲能量的海沟,也被亚特兰蒂斯的其他几个王国,当成了代替死刑的流放之地。

    嗯,小亚瑟的妈妈亚特兰娜王后,就是被残暴不堪的奥瓦克斯国王丢入了这里。

    亚特兰蒂斯人人都说亚特兰娜王后已经死了,但梅林知道,那王后还没死,但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不过今天的主角可不是亚特兰蒂斯人。

    准确的说,它甚至不能算是人。

    大魔鬼梅菲斯特以魔鬼的形态在这无光之海里溜达着。

    它有赤红色的皮肤,黑色的头发,脑袋上顶着两根精致的魔鬼角,穿着红色的立领风衣,精赤着上身,下半身则穿着和马尔杜克同样款式的袍子。

    它就那么悠悠闲闲的走在海底,完全无视了恐怖的水压。

    甚至还有心情随手抓住一条深海鱼研究一番。

    这是大魔鬼在散步啊。

    从各个方面来讲,大魔鬼梅菲斯特都是个很奇特的地狱大君。

    它喜欢讲冷笑话,喜欢用契约而非暴力诱惑灵魂,喜欢没事到处窜来窜去,遇到什么有趣的事情都想要掺和一下。

    在各个维度煽风点火,一心渴望着让世界更有趣一些,但偏偏在某些意义重大的事情上又非常遵循原则。

    一个标准的魔鬼,一个地狱生物中的谦谦君子。

    当然,这是它自封的。

    实际上呢,在整个地狱里,可没人会喜欢它。

    哦,对了,不能忘记最重要的一点...

    梅菲斯特有着整个地狱维度最华丽的络腮胡,这一点非常重要。

    如果少说了,那么大魔鬼就会很生气。

    后果,就会很严重了。

    “嗯,算算时间,可怕的克拉肯这会应该在打盹吧,一个拜访客人的好时间啊。”

    梅菲斯特溜溜达达的走到海沟深处,大魔鬼用锋利的爪子抓着下巴,它躲在珊瑚后面,鬼鬼祟祟的左右看了看。

    在确认那让神魔都恐惧的上古神孽并不在这里巡逻之后,它才装模作样的咳嗽了几声,然后从藏身地走了出来。

    它沿着上一次希芙将军走过的路,朝着海沟最深处的山洞走去。

    上一次希芙在这里被神孽克拉肯堵住,暴揍一顿之后留下的痕迹还在。

    那恐怖的凹陷,如面包一样被击碎的石渣,还有那被砸断的石柱等等,甚至还有希芙的盔甲碎片插在地面的石块上。

    嗯,看来从上一次希芙到达这里之后,到现在为止,这么长的时间里,这里很少有访客。

    “砰、砰”

    梅菲斯特走到石洞尽头,它伸出爪子,在阿斯加德的封印石门上敲了敲,就像是在敲门一样。

    低沉的声音顺着水流传出好远,但那些凶狠的海沟族们,却完全当梅菲斯特不存在。

    没有哪个脑子不好用的鱼人会靠近大魔鬼...

    就连这些混蛋的仆从们,也会对力量敬畏不已,哪怕只是地狱大君的一个分身投影,那也一样。

    力量,总是需要被敬畏的。

    “嗨喽?有人吗?”

    梅菲斯特一边敲门,一边扯着嗓子问到:

    “奥丁?你在看着这里吗?”

    几秒钟之后,没有回声传来,梅菲斯特咧开一个古怪的笑容,它做了个推门的动作,它说:

    “那我就进来咯。”

    “唰”

    大魔鬼的身影轻松的穿越了这道封印,在光芒闪耀中,它出现在了封印大蛇的神殿里。

    在这朴素阴冷的神殿中,梅菲斯特绕着大厅中央,点缀着双翼飞蛇的石棺走了两圈,它没有去碰触它。

    在大魔鬼眼中,那石棺上闪耀的卢恩符文的光芒几乎耀瞎它的眼睛。

    虽然梅菲斯特在纯粹力量上并不如神王奥丁那么强,但那只是对于它们这个层次而言的。

    作为一名地狱大君,谁要是觉得梅菲斯特好对付,那才是真正晕了头了。

    它不喜欢用暴力,不代表着梅菲斯特不会使用暴力。

    “喂,我来都来了,你还闷着声不说话!你这主人当的也太失败了吧?”

    大魔鬼站在石棺前,在不会触动奥丁封印的安全距离上,对石棺说:

    “你看,你拜托我做的事情呢,我已经做到了,你是不知道,为了完成你的要求,我费了多少苦心,又演了多久的戏...”

    说到这里,大魔鬼似乎很得意,它一边抚摸着自己完美的络腮胡,一边说:

    “啧啧,现在的年轻人可真不得了,尤其是你那个契约者。”

    “他还不知道怎么和我的一个旧相识勾搭在一起了,陪他们演戏是真的累,不过也算是本色出演,你是没看到他们当时脸上的表情,我给你说,简直绝了!”

    “看在我付出了这么多的份上,你都不说声谢谢吗?”

    梅菲斯特喋喋不休的在大蛇的墓地前说着自己的功绩。

    在好几分钟之后,大蛇似乎无法忍受了,他低沉沙哑的声音在这神殿中响起,就如虚幻的幽灵一样。

    “我拜托你的事情很简单,只是让我‘亲爱’的侄子回到他的命运中...这对你来说真的是困难的事情吗?真的值得你如此的夸耀功劳吗?”

    “它一点都不难。”

    梅菲斯特呵呵笑了一声,大魔鬼眼中闪过一丝利芒,它说:

    “对我而言,真正困难的是猜透你这么做的心思。”

    “你为什么非要让奥丁家的傻儿子摆脱凡人之躯?为什么一定要让托尔重新成为雷神?难道你和奥丁的关系不如传言中那么恶劣?”

    “不会吧...当年你们兄弟相残的时候,我可是亲眼看到的。”

    大魔鬼摩挲着下巴,它似乎在回忆着当年发生在金宫大殿里的那一幕,它说:

    “我看到奥丁用永恒之枪刺穿了你的胸膛,在雷霆闪耀下的那种狠劲,啧啧,真的是让人毛骨悚然啊。”

    “你真的想知道吗?”

    大蛇的声音越发低沉,越发悲凉,像极了一个孑然一身,已经什么都不在乎的老头子,它说:

    “那我就告诉你吧。”

    “不!别告诉我。”

    大魔鬼挥了挥爪子,它眨了眨眼睛,说:

    “我突然又不想知道了,为什么要破坏这种惊喜呢?凡人说得好啊,生活就像是巧克力一样,你不打开它,就永远不知道下一颗什么味道...”

    “这世界已经够无聊了,就让我们保留一些对未来的期待吧。”

    “......”

    大蛇沉默了。

    片刻之后,一道紫色的光芒从神殿顶端砸下来,正砸在梅菲斯特身上,把猝不及防的大魔鬼吓了一跳。

    嗯,大蛇太虚弱了。

    它几乎把所有的力量都借给了梅林,导致它完全伤害不到梅菲斯特的投影。

    “我怀疑你是来浪费我的时间,或者干脆是来嘲笑我的,梅菲斯特!”

    大蛇的语气中带上了一丝厌恶,它好歹也曾是九大王国的君主,它厌恶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行为。

    “快滚吧!”

    “呵呵,都说你们阿斯加德人无情善变,现在看来果然是这样的。”

    大魔鬼摊开双臂,极其不满的说:

    “是你主动找上了我,是你请求我帮你做件事,现在事情做完了,你就要把我一脚踹开...啧啧,大蛇啊大蛇,你还真是无情啊。”

    “我请求你也无非是你早有计划,你答应我的请求也不过只是顺手为之。”

    大蛇冷声说:

    “被一群小辈坑了一把让你怒火中烧,就算没有我的干预,你也会对他们实施诡计,你从来都不是一个愿意忍气吞声的魔鬼...”

    “当年你还不是地狱大君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现在你还是依然如此。”

    “虽然我不知道你在策划些什么,但我不会愚蠢到认为梅林和他的朋友们真的赢了...他们确实是不错,但相比你,他们差的太远了。”

    “他们让你损失巨大,我相信,你的报复来的也只会更猛烈。”

    “说吧,你需要我为你的帮忙付出什么代价...”

    “说吧,赶紧说完!”

    大蛇的语气中充斥着不耐烦,看来它是真的不喜欢梅菲斯特,两个邪恶的家伙在虚与委蛇,不过从它们交谈的内容来看,它们两似乎联手策划了一些事情。

    “哈哈哈,啊,还是老一辈人了解我啊,你可真是我的知己呢,大蛇。”

    大魔鬼梅菲斯特弹了弹锋利的指甲,它脸上的表情变得阴狠起来,它对大蛇说:

    “我打算给梅林小子一个一生难忘的教训,但不是现在...”

    “总之,等待我的消息吧,我会有需要你配合的时候的。不过在这之前,我需要确认一件事情。”

    它看着大蛇的石棺,它说:

    “梅林对你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你渴望向奥丁复仇,但那需要你先逃离这个鬼地方...”

    “梅林小子一看就不是那种喜欢搞风搞雨的人,他很无聊,所以我不喜欢他,但也许,他对你来说很重要呢?”

    “不。”

    大蛇的回应相当简洁:

    “只是迫于无奈的合作,斯卡蒂之锤可以有无数个主人,而梅林也只是无数个之一。”

    “很好,我知道了,这样我就能掌握住报复的度了。”

    大魔鬼打了个响指,它抬起手腕,装模作样的看了看时间,哪怕它手腕上根本没有一个手表。

    它对大蛇说:

    “等我的消息吧,我现在要走了,我还要忙着去参加一场告别宴会呢。”

    “对了,大蛇,有一件事情你没说错...那帮年轻人们以为自己赢了,但实际上...他们并没有!”

    “他们输了...”

    大魔鬼张开双臂,它的投影快速消散在这深海之下的封印中,它以一种极其神棍的口吻说:

    “从他们撺掇着黑心越狱的那一刻,不,从他们开始实施这对准我的阴谋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输了。”

    “凡为攻击我而造的武器都将被摧毁!凡为诋毁我而产生的流言都将会破灭!凡针对我的阴谋都将败亡!”

    “哈哈哈”

    在狂笑声中,大魔鬼消失在这神殿里,而在阴郁的神殿中,大蛇低沉的声音也在回荡着:

    “一个引用圣经的地狱大君...梅菲斯特,你真的是病的不轻啊!”

    “但托尔,我亲爱的侄子啊,能看到你回到自己的命运中,哪怕是与这样的疯子为伍我也愿意...”

    “让预言实现吧,让它实现吧。”

    “让阿斯加德最高贵的血脉在自相残杀中灭绝吧...金宫的血腥将重演,王国会失去国王,妻子将失去丈夫,而父亲将失去儿子。”

    “奥丁啊,奥丁...”

    “我亲爱的弟弟,不会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