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宠妃难为:皇上,娘娘今晚不侍寝 > 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都有年少轻狂的时候
    看着云黛走出去的背影,牧尘在旁小声说:“爷,皇后娘娘似乎有点生气。”

    “本王知道。”

    “您别总是欺负人。”牧尘说,“皇后娘娘有身孕呢,被你欺负的怪可怜的。”

    赵纾看他一眼:“本王欺负她了吗?”

    牧尘诚实回答:“欺负了。”

    “那,怎么办?”

    “道歉?”牧尘说着便摇头,这可不是自家爷的性子,“这说起来,姬姑娘喜欢您,也不是皇后娘娘的错,对吧?只能怪王爷您太能招人……”

    “你说的有道理。”

    赵纾站起身,出去叫住了云黛。

    云黛道:“摄政王殿下,您还有什么吩咐?”

    赵纾走到她面前,伸手把她手中的地契房契拿回来,说道:“这件事的确不该是你的责任,我会自己解决。”

    “那汤圆圆……”

    “他会照例送消息给你。”

    “那就多谢王爷了。”云黛说话带了几分讽刺,随即又顿了顿,缓和了语气说,“王爷,我能寄一封信给皇上吗?”

    皇帝是微服私行,具体在何处,除了秦王,连云黛也不知道。

    要联系到赵元璟,唯有通过秦王的渠道。

    赵纾道:“你要寄信可以,但是皇上绝不会允许你这样去北齐。为了你,以及你肚子里的孩子着想,本王劝你安心待在宫里。至于北齐那边,我会密切关注。根据我的推测,北齐皇帝一时半会还死不了。”

    “你怎么推测的?”

    “北齐皇帝的病由来已久,并不是急症。既然已经缠绵病榻多年,也不至于撑不过这几个月。还有一件事你别忘了,北齐皇室手中,还有姚水碧。”

    “姚水碧?”云黛还真是忘了这个女人的存在。

    赵纾说道:“姚水碧是如霜的师妹,医术和毒皆擅长。即便她不能医治好北齐皇帝,想法子为他延续时间,还是做得到的。”

    云黛想起姚水碧制作出来的那些神奇的毒,在心里认同了秦王的说法。

    赵纾分明看见她的眉头轻轻展开。

    “所以,这段时间,你还是安心养着。北齐那边的消息,我还会让人送给你。但你在生下孩子之前,不要想着去北齐。便是在这期间北齐皇室真的死了,也不行。”

    “我知道了。”云黛道,“你啰嗦什么,难道我还不知道孰轻孰重吗?”

    “你知道就行。”

    “还好意思说我……”云黛嘀咕。

    “你说什么?”

    “王爷自己做事常常出人意表,不顾后果。如今倒教训我。”云黛壮着胆子说。

    她以为自己说出这话,秦王必定发怒。

    谁知他只是沉默片刻,说了句:“谁都有年少轻狂的时候。”

    云黛抬头,他已经转身走了。

    只留下一道高大背影。

    赵纾拿回房契,直接扔给了牧尘。

    牧尘:“??”

    “这件事你去解决。”

    “哎?”牧尘愕然,“爷啊,这事儿跟属下有什么关系?您不能以权压人啊……”

    “本王不能欺负皇后,还不能欺负你吗?”

    “……”牧尘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