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废材逆袭:鬼帝的异能狂妃 > 正文 第981章 帝王的心,海底针
    手机阅读

    那男子看向黎千紫,狂躁的他迹般的冷静下来了,他的目光里满是无奈的叹息:“我不是懦夫,可是……面对残酷的现实,我无法反抗。品书网  ”

    黎千紫冷笑说:“天下间,没有过不去的坎,只有你不想过去坎。”

    男子一怔,注视黎千紫几秒后,疑惑的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不是很明显么?与其每天痛苦呻吟,寻死觅活,还不如奋起反抗,狠拼一把。说不定,一拼赢了呢?”说着,黎千紫迎着金色的阳光,灿然一笑。

    这一抹笑,恍如一道最灿烂的阳光,照进了那男子阴郁的心,他绝望的眼眸里,燃起了一抹希望的光焰。

    太监模样的年男子脸色大变,立刻回头训斥:“大胆刁民,休要胡说八道蛊惑我们少爷。”

    黎千紫白了他一眼:“什么刁民不刁民的,你也不过是一个奴才而已!”

    “你……”

    “你什么你啊!我外甥女好心救了你们少爷,你们这些奴才不感激算了,居然还敢恶语相向,这是你们苗人的礼数么?”端木启走前来不悦的质问。

    太监模样的年男子一时间哑口无言。

    “好了二舅,懒得跟他们那么多废话,我们进城去吧。”

    黎千紫回头冷冷的看了眼浑身湿透的男子,挽住了帝重烨的手,往城门口的方向走去。

    见黎千紫一行人离开了,围观的人群也渐渐的散去了,唯有那男子依旧站在河边,望着黎千紫的身影出神,脑海里一直回响起她刚刚说的那句话。

    “意思不是很明显么?与其每天痛苦呻吟,寻死觅活,还不如奋起反抗,狠拼一把。说不定,一拼赢了呢?”

    想着想着,绝望的心间居然燃起了一股斗志。

    见男子眼里的目光发生了变化,太监模样的年男子顿觉不妙,连忙劝说:“陛下,您可千万别听那个女人的蛊惑啊!”

    原来,这寻死的男子便是一个时辰前,偷偷逃逸出宫的帝君阳逻,而那太监模样的年男子是太监总管林公公。

    阳逻是先帝的第五子,自幼体弱多病,自七岁那天起,便患了疯病,每个月都会发作一次,多年来看遍无数神医,都无法救治。

    因为患有疯病,自幼很不得先帝的喜爱,甚至还一度被生母冷落,只有皇妹拈花公主与他最为亲近。

    先帝死后,先帝的几个儿子为了皇位之争引发了激烈的内斗,不料,最后却统统被心机深沉的拈花公主算计而死,皇位出人意料的落在了阳逻的头。

    登基之初,拈花公主顾念着亲情,一路扶持他,甚至甘愿引退,可自从一年前琴师君钰进宫之后,拈花公主性情大变,不再扶持他了,而是把他当成了傀儡皇帝,每天囚禁在回合殿里,被重兵看守着,每天必须服用特质的汤药进行沉睡。

    渐渐的,他犯疯病的次数越来越多,每回都需要君钰的琴声才能缓解,这让他严重怀疑,是君钰用魔音控制了他,他想要反抗,想要把君钰那个祸国妖人赶出宫去,可,他根本没有话语权,每回都被太监们拦了回去。

    囚禁的傀儡生活,以及疯病的折磨,让他彻底的绝望了,这才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但刚刚那个少女的话语,突然给予了他重新活下去的勇气。

    她说,与其每天痛苦呻吟,寻死觅活,还不如奋起反抗,狠拼一把!

    他忽然间想,如果,他真的奋起反抗了,结果会怎么样?

    他望向东边天空那轮升起的太阳,目光一亮,心里忽然做出了一个决定,他冷冷的扫了眼身边的人,严厉告诫:“林公公,还有你们,今日之事,你不可跟任何人提起,尤其是拈花公主和君钰,明白了么?”

    林公公和身后的护卫一愣,连连点头。

    随后,一行人回城,往皇宫的方向行去。

    ……

    太和城的街道十分热闹,黎千紫一行人走在街道,看着两边的店铺和摊位,觉得很是新。

    城里贩卖的东西都具有苗族特色,来往的行人也大多是苗人,尤其是穿着精致的苗服少女们,显得格外的漂亮。

    这时,黎千紫眼前白光一闪,夜樱茗大美男飘然而现。

    黎千紫见他出现,忍不住紧张起来:“喂,我们现在可是要去办正事的,你可别到处疯狂购物啊。”

    还记得第一天到滨海城的时候,这个家伙化身为购物狂,疯狂购物,害得她花掉了好多钱,甚至还有不明真相的路人说,夜樱茗是她包养的小白脸,让她很是尴尬。

    每每想起这件事都让她觉得很不爽。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购物狂大爷夜樱茗这次却一点儿也不兴奋,他扫了眼大街,神色有些迷惘。

    “怎么回事,我怎么觉得这里好熟悉,我好像以前来过,尤其是那座宫殿。”

    他摇手指向远处威严富丽的皇宫。

    黎千紫眸光一惊:“你还去过皇宫?”

    夜樱茗看着远处的皇宫,目光迷茫:“好像去过,但是又好像记不得了,或许是很久之前来过的吧。”

    难道,是几千年前么?

    “哎呀,别废话了,严府在前头了,你们两个快点儿啊。”

    已经走远里的端木启回头来朝她二人催促一声,二人收回思绪,立刻追了去。

    片刻后,一行人来到了一座华丽的府邸前,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是,府的护卫都是原人士打扮,府邸风格也跟南楚国的格外相似。

    端木启解释说:“这严家人祖是南楚国人士,只是为了逃避战乱才搬到苗疆的,所以他们家的很多习俗都跟南楚国是一样的。”

    说话间,一个管家模样的男子正好从大门里走了出来。

    端木启见了那管家,目光一喜,快步走前去:“严管家,我是端木府的二爷,请问你家老爷在家么?”

    严管家看见是他,脸色大变,仿佛见了鬼一样:“你们……你们不是死了么?”

    端木启和黎千紫等人眸光一惊。

    本书来自 品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