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废材逆袭:鬼帝的异能狂妃 > 正文 第1079章 恢复前世记忆
    手机阅读

    君钰面色惨白的望向夜空,夜空七个月亮的其六个渐渐的消失了,很快,只剩下一个月亮,异象结束,夜空恢复正常。品书网

    “啊!七个月亮的异象结束了!”夜樱茗惊呼。

    “哎,七月的异象只能维持一个时辰,现在一个时辰已经到了,所以异象消失了。”君彦一脸无奈的解释。

    没想到,等待了那么多年,辛苦了这么多年,居然是这种结局!

    实在太让人痛心了。

    君彦难过的泪流满面,心里绝望透顶。

    “怎么会这样,难道,错过了这次机会,我们翼族人再也没有重生的机会了么?”夜樱茗气得脸色发青。

    “轰隆隆……”

    说话间,广场的那道裂缝深渊渐渐的合拢,君钰激动的大叫:“不,不要合拢,我要再试一次,再试一次!!!”

    他跳下高台,疯狂的往裂缝深渊的方向跑去,夜樱茗大惊,急忙拉住他:“别往冲动啊,你会掉下去的!”

    “放开我!”

    君钰怒吼一声,挣脱了夜樱茗的手,他跑到裂缝深渊的边缘,祭出幻力想阻止裂缝深渊合拢,然而,深渊合拢的气势太强大,他根本阻止不了。

    很快,“轰咚!”一声,裂缝深渊合拢了,连那条深缝也很快消失在广场,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啊!裂缝深渊合了!”君钰看着恢复如常的广场,猛的一震,一双银色眼眸里满是绝望。

    七月异象结束,裂缝深渊闭合,那么,这是不是代表着翼族人将永远的被封印在不见天日的黑暗深渊里,他们所做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五千年的痛苦等待,十八年的日夜奔波,最终的结果却是,只放出了十万个恶鬼!

    这一刻,无尽的痛苦、无尽的失落、无尽的绝望、无尽的愤怒如决堤的洪水,汹涌而来。

    君钰紧握拳头,仇恨的仰天大吼一声:“啊,混蛋阳泽——!!!”

    这一声吼,震动整个天地,一股强大的力量从他体内涌出,化作一股飓风,向四周扫射而去,吓得在夜空叫嚣的恶鬼纷纷躲避。

    这一声吼,如雷鸣般在众人心头炸开,所有人的心猛的一跳,感受到了他内心狂乱的情绪。

    这一声吼,深深的震动了阳逻的心,他抬头看去,与君钰痛苦仇恨的目光对视的那刻,无数破碎的前世记忆在脑海里喷涌而出。

    “我问你,你有没有爱过我?”

    一个哀伤绝望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女子的身影。

    女子长相异,一头银白如丝的长发,一双纯净如水晶的银白色眼眸,身后还长着一对洁白的翅膀,她五官精致,绝色倾城。

    她看着他,哦不,她看着的是那个身穿帝王服饰的陌生男子,他看见女子哀伤的眼眸里闪烁着最后一丝希望。

    男子冰冷的目光注视着那张异常美丽的面容,嘴角忽然扬起一抹冰冷无情的冷笑。

    “舞依,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

    “啊?!”

    女子娇躯一震,眼里最后一丝希望全部寂灭,滚烫的眼泪从她的眼眶滑落。

    在那时,那个男子眼里杀气一闪,指着她大喊:“放箭!”

    “嗖嗖嗖……”

    无数只箭羽如暴雨般射来,女子目光一惊,不等她出手反抗,无数箭羽已经射进了她的身体里。

    她浑身下插满了箭羽,美丽的她犹如刺猬,鲜红的血液染红了她的衣袍。

    她低头看着满身的箭羽以及那触目惊心的鲜红血液,瞳孔骤然放大,痛苦和绝望恍如海啸,汹涌而来,很快将她整个人都淹没了。

    “阳泽……”

    她低声唤出那个名字,绝望的泪水从眼里汹涌而出。

    那个男子看着她,神色很是阴沉,他冰冷的目光落那鲜红的血液,嘴角渐渐的勾起一抹绝情而残酷的冷血,他一字一句说:“我以前没有爱过你,现在没有爱过你,那么以后……也不会爱你!”

    出人意料的,女子突然笑了,她擦掉眼角的泪水,笑得冰冷而仇恨。

    “阳泽,你这个无情无义的臭男人,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爱你了,永远都不会再爱你了。你我之间,只有仇恨,只有仇恨……”

    ……

    女子的声音在阳逻耳边轰然炸开,阳逻猛的一震,突然间清醒过来,一股剧烈的疼痛从心底爆发出来,他看向远处,滚烫的泪水从眼滑落。

    刚刚的情景是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反复做着的噩梦么?

    他们说,那个噩梦与他的前世有关,难道……他的前世真的是开国帝君阳逻?!

    根据那几个翼族人的描述,以及他噩梦里的内容,足以证明,他最崇拜的开国帝君阳逻是个无耻的混蛋。

    他欺骗那个名叫叶舞依的感情,还残忍的射杀了所有翼族人,刚刚……他亲眼看见,那道深渊里居然加了两道封印,可见阳逻的心机之重!

    没想到,他的前世居然是如此不堪的人,而他的诅咒,他的疯病,全是因为当年那个混蛋作孽太深!

    一时间,一股复杂而激烈的情绪在他心里爆了。

    愤怒,厌恶,憎恨,痛苦……

    “啊——!!!”

    无法承受如此激烈情绪的阳逻痛苦的大喊一声,整个人再次陷入疯狂的状态,他五官扭曲,双目血红,癫狂的大叫:“无耻混蛋,都是你害了我,是你害了我……啊!我要杀了你……”

    他拔出腰间的一把剑,凌空乱砍。

    在这时,对面的君钰眼里怒火一声,祭出神剑,朝着癫狂的阳逻斩来。

    “狗皇帝,我要你给我们翼族人陪葬!”

    狂怒的声音响彻夜空,雪白的剑气直刺阳逻的咽喉。

    电光火石之间,一把飞刀突然飞射而来,“啪!”的一声,打偏了君钰的剑,君钰目光一惊。

    “是谁?”

    “是我!”

    一个温润如玉的俊美男子从对面的屋顶飞掠而下,落在君钰身边,身后的夜樱茗抬头看去,惊呼一声:“纳兰小师傅?”

    来人居然是一直处于隐身状态的纳兰楚韵。

    本书来自 品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