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废材逆袭:鬼帝的异能狂妃 > 正文 第1110章 一朵奇葩
    手机阅读

    老者擦擦眼角的泪水,解释说:“我在这个鬼地方已经一整年没有见过人类了,现在突然见到同类,相当于见到亲人一样,倍感亲切啊!”

    “原来如此。品 书 网    . v o d t  . c o m ”

    纳兰楚韵顿生同情,这位老者被困在这里一整年,跟那只怪物斗了一整年,也实在太苦了。

    “老先生,你为何会来到这帝王墓?”纳兰楚韵疑惑的问。

    老者清咳一声,朝他伸出手去,咂嘴说:“这个么,说来话长了,咳咳,小伙子,你有酒么?”

    纳兰楚韵一窘,这位老先生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啊,一般人算渴了,也会问有没有水喝,而他一张口问有没有酒,可见是个爱喝酒的。

    “还有一些。”

    纳兰楚韵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壶酒,那老者一看到酒,恍如行走在大漠里饥寒交迫的人突然看到了水源,顿时两眼发亮,激动万分。

    他凑过去深深一嗅,久违的酒香袭来,让他一阵狂喜。

    “啊哈哈,终于有酒喝了啊。”

    老者从纳兰楚韵手里抢过酒壶,麻利的打开瓶塞后,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

    一壶酒没有多少,很快,老者喝完了。

    “诶,小伙子,你还有没有酒啊?”意犹未尽的老者伸出手去,再次问纳兰楚韵讨要酒喝。

    纳兰楚韵只好再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坛子酒给他,叮嘱说:“我的储物空间里只有这么多酒了,这些酒都是极品佳酿,很难酿制的,市面都没有出售,你要省着点喝。”

    他刚说完,只听见一阵“咕嘟”声传来,他抬眼望去,惊讶的发现他刚刚才拿出来的酒坛子已经空了。

    “呵呵,这酒实在太好喝了,你还有么?”老者嬉皮笑脸的朝他伸出手去再次讨要。

    纳兰楚韵脸色一沉,顿时无语。

    这老先生喝酒的速度也太快了吧,只是几秒钟的功夫,他将一整坛子酒喝光了。

    不过,他的酒是极品佳酿,一般人喝一杯会有醉意了,而他,喝了一壶和一整坛,一点醉意也没有,这酒量真是令人惊讶。

    “小伙子,你还有没有酒啊?”老者着急的询问。

    纳兰楚韵擦擦脸的冷汗,无奈的回答:“没有了,在下并不是好酒之人,所以出门的时候,也只带了这么多。”

    老者一脸失望:“哎,这没了啊,真是扫兴。”

    说着,他摆摆手,找到一块相对干净的岩石,往一躺,很快睡去了,而且还打起了响亮的呼噜。

    纳兰楚韵:“……”

    君钰:“……”

    这老者还真是朵葩啊,见到他们什么也不问,也不防备,要了酒喝,喝完了,直接躺下睡了,真是让人拜服。

    纳兰楚韵和君钰对视一眼,二人无奈的摇摇头,决定不再理会这个老头,他们自己去寻找出路。

    由于之前的狂轰滥炸,山涧里一片狼藉,然而,这样的混乱情况维持了没多久,山涧的地面忽然猛的一震,那些滚落下来的碎石突然间纷纷自动往飞,被炸塌的山体诡异的开始复原,不到片刻,整个山涧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更诡异的是,那只被杀死的怪物,流出来的鲜血渐渐的往回流了,大有复活的趋势。

    “这是怎么回事,一切都诡异的复原了?!”纳兰楚韵一脸惊愕。

    “这里的一切实在太诡异了,没有出路,没有退路,而且被毁坏的一切还能在短时间里复原,真是令人匪夷所思,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君钰惊得满脸冷汗。

    “卧槽,你们是谁?”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惊呼声,吓了二人一大跳。

    二人回头看去,发现原本在睡觉的老者突然醒来,正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看着他们。

    纳兰楚韵脸色一沉,解释说:“我们刚刚才见过面的!”

    “刚刚?”老者眼珠子一转,目光落在那只死去的怪物身,一时间回想起了刚刚发生的一切,他慌忙伸手掐了把自己的胳膊,很痛,看来不是在做梦。

    他一阵狂喜,一把扑过去抱住了纳兰楚韵,哭嚎说:“嗷呜……,原来我不是在做梦,我真的见到亲人了,还真的喝到酒了。”

    纳兰楚韵低头看着老者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往他身蹭,顿时露出生无可恋的表情。

    哎,在死胡同里遇到了一朵老葩,真是不可思议。

    “老先生,你待在这里一整年,想必对这里很了解吧。”纳兰楚韵询问说。

    “是的。”

    老者松开手,顺带着拿着他的衣角擦了擦脸,纳兰楚韵低头一看,雪白的衣角黑了一片,他嘴角一抽,别告诉他,这朵葩已经一整年没有洗脸了!

    “你知道出口在哪里么?”君钰冷声问。

    “知道。”老者淡定的回答。

    二人一惊,纳兰楚韵纳闷的问:“既然你知道出口在哪里,那你怎么还会被困在这里一整年的?”

    老者不悦的瞪了眼那只死去的怪物,吐槽说:“当然是因为那只阴魂不散的怪物了。那只怪物永远也杀不死,而它不死,会阴魂不散的缠着我,让我哪里也去不了,所以我只能被困在这里。”

    “永远也杀不死?!你的意思是,它很快能复活过来?”

    纳兰楚韵看向那只怪物,那只怪物的头已经渐渐的向身躯靠拢了,他眸光一冷,一掌拍出,“啪!”的一声,将那只怪物的头拍飞到远处,这样一来,算它能复活,也得费些时间。

    “那只怪物每次被杀死后,不出半个时辰能活过来,然后到处追杀我,实在是让人厌烦透了。”老者吐槽说。

    “那你为何会来到这里,是为了盗墓么?”君钰疑惑的问。

    “什么盗墓,别把我看得那么俗气好么,我端木世家里什么宝物没有,我还用得着来盗墓么?”老者一脸不屑说。

    纳兰楚韵一惊:“你说的是南楚国的端木世家么?”

    “那是自然。小伙子,你身有我熟悉的味道,想必,你是我端木世家某位后人的朋友吧。”老者猜测说。

    本书来自 品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