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废材逆袭:鬼帝的异能狂妃 > 正文 第1499章 把她从心里踢出去
    手机阅读

    她看着轩辕郡,心脏砰砰乱跳起来,唯恐说出他们之间的事情。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面对轩辕鸿的询问,轩辕郡不由得看向花若雅,她的眼里充满了紧张和不安,她是在害怕,害怕他会说出他们之间的关系么?

    他的心狠狠一痛,仿佛被人捅了一刀,捅得很深很深,痛彻心扉。

    真是难以相信,在过去的两年里,他们如胶似漆,非常恩爱,在分别的时候,他对她承诺的,他很快会去找她,并求娶她。分别后,他计划回帝都,在两人重逢时,他向她表明身份,并给她一个大惊喜,可没想到,很快,他收到了她寄来的书信,那是一封分手信。

    这个女人在分手信说,他与她的地位和修为差距太大,他无法给予她想要的生活,也无法达到她父母的要求,她痛定思痛,最终决定两人分开,以后各自天涯,再不想见。

    这封分手信给了他沉重的打击,他打碎了之前精心准备的礼物,整日把自己灌醉了关在房间里,痛哭哀伤,连父皇的诏令也不加以理会,皇后的葬礼也不去参加,他的表现让皇帝和武百官颇为不满。

    过了一段时间后,父皇新封皇后的消息传来,因为封后大典,皇帝再次颁发诏令,下了死命令,让他返回帝都拜见他的新母后。

    在一众好友的劝说下,颓废很久的他终于走出房间,迎着灿烂的朝阳,他决定忘记那个绝情的女子,开始新的生活。

    他奉命回京,与一众皇子参加封后大典,一路,周围都是对新皇后的议论,那些议论褒贬不一,让他对那位新皇后很是好。

    今日一见新皇后,把他震惊呆了。

    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新皇后竟然是那个绝情抛弃他的女子!

    原来,她想要的生活是成为帝后,母仪天下,她要想要嫁的人,是他的父皇。

    与她相处三年,他竟一直不知道,她有着如此野心。

    见轩辕郡目光复杂的凝视着花若雅出神,轩辕鸿有些不悦,他轻咳一声,冷声说:“郡儿,你怎么了,你还没有回答父皇的问题呢?”

    轩辕郡这才回过神来,他朝轩辕鸿行了一礼,带着一丝嘲讽意味,说:“父皇,儿臣之前是喜欢过一个姑娘,但那位姑娘并不喜欢儿臣,是儿臣自作多情了。”

    这话一出,轩辕鸿和众位皇子惊讶不已,花若雅的心却是有些隐隐作痛。

    “郡儿,到底是谁家的姑娘,竟然会看不朕的儿子?”轩辕郡眸光微沉,好的问。

    “父皇,这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儿臣现在心如止水,已经将那个姑娘忘记了。”轩辕郡怅然说。

    见他不肯说,轩辕鸿也没有再追问,他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说:“郡儿,你是朕最优秀的皇儿,天下间倾慕你的女子多了去,你大可不必为了一个不喜欢你的女子伤心难过。”

    “父皇说的是,国有情有义的姑娘多了去,儿臣一定不会为了一个不懂得珍惜儿臣的女子伤心的。”

    轩辕郡说着,冰冷的目光瞥了眼花若雅,眼里满是嘲讽。

    花若雅的心里心虚又痛苦。

    现在她嫁给了他的父皇,一个都可以做她父亲的老头,他心里一定很鄙视她的吧。

    不过,事已至此,她也只能默默的承认这一切。

    接下来的仪式她一直都是提心吊胆的,唯恐轩辕郡会因为怨恨把她们之前的关系公布,因此,在仪式进行到一半时,她借故身体不适提前离开,并让人悄悄的把轩辕郡约到一处僻静的角落里。

    两人相见,气氛很是尴尬,轩辕郡免不了对她嘲讽一通,她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很是难看,终于,她忍不住开口反击了。

    “你有什么资格嘲讽我,你这个骗子,我跟你在一起那么久,你却一直对我隐瞒身份。”

    如果他一早告知她他的真实身份,她一定不会嫌弃他,她会毫不犹豫的嫁给他并帮助他获得皇位,可是他一直都在欺骗他,让她误以为他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商人,这才让她狠心下来将他抛弃。

    面对她的指责,轩辕郡笑了,笑得很是嘲讽:“在你眼里,权势和地位那么重要么?如果你一早知道我是皇子,你是不是不会离开我了?”

    “对!”

    花若雅瞪着他,冷着脸说:“如果没有权势和地位,会一直被人踩在脚下,过着没有尊严的生活,你是皇子,身份贵重,要什么有什么,从小到大所有人都在讨好你,你自然感觉不到平民老百姓的卑微和悲哀。”

    “对,我是皇子,从小到大没有过过平民老百姓的那种被人欺压的生活,但我从来不以身份欺压他人,也从来不会因为自己是皇子的身份而骄傲自满。”轩辕郡沉声反驳。

    “那只是你而已。你原本拥有最好的地位和资源,你自然不会再想着往爬,但我不一样。轩辕郡,我不管你是鄙夷我还是仇恨我,总之,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结束了,我警告你,如果你敢把我们之前的关系说出去一个字,我一定会让你身败名裂的!”花若雅阴沉着脸,冷声威胁。

    “怎么,你害怕了,害怕我会毁掉你好不容易得来的一切?”轩辕郡满脸嘲笑。

    “我才不会害怕,总之,你给我记住我刚刚说的话,如果你敢多说一个字,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你以为,你能威胁到我么?”轩辕郡恼了。

    “如果你想看着你的亲人和朋友一个个的死去,那你尽管去说好了。”

    花若雅阴险一笑,一甩袖子,大步离去。

    看着她决绝的身影,轩辕郡的心一阵抽痛,他真的看错她了。

    这个女子真的是利益熏心,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会做出任何疯狂的事情。

    “花若雅,你放心,过去的事情我不会再提,我会选择永远的忘记,你我,再无任何瓜葛。”

    在她的身影即将消失的那刻,他冰冷出声,声音里透着无尽的决绝。

    本书来自 品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