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废材逆袭:鬼帝的异能狂妃 > 正文 第1851章 猖狂逃离
    手机阅读

    两剑相击,“啪!”的一声惊响,强劲的剑势化作冲击波,向四周空扫射而去,霎时,云层沸腾,闪电轰然炸裂,响彻天地。品书网

    一剑对击之后,诸葛流云迅速使出第二招,犀利的剑光犹如闪电,犹如雷鸣,划过夜空,斜劈而去。

    黑影眸光一沉,手掌一扬,手里的利剑在空划过一道犀利的弧度,迎那一剑。

    诸葛流云身为天灵宗的长老,修为深厚,实战经验也颇为丰富,面对强大的魔物,神情淡然,一招一式稳固而强大,让人震撼,而那魔物的实力也是超强,无论诸葛流云的剑招有多强,多快,他都能及时挡下,只不过,面对诸葛流云的攻击,他脸的狂妄消失了,神情变得紧张。

    片刻之后,两人的对决越发的激烈,空的云层剧烈的沸腾,雷霆一道道的降落,轰然炸响,更有强大的剑气化作冲击波从空飞落而下,“轰轰轰……”一阵剧烈的声响,庭院里的建筑和花草树木被炸裂,一时间,碎片四射,尘烟冲天而起。

    “不好,快逃啊!”

    有人大喊一声,幸存下来的弟子急忙向四周撤退,以躲避冲击波的误伤。

    “我们也快点离开此地。”

    帝重烨揽住黎千紫往空飞去,速速远离庭院。

    月华府里的大动静很快轰动了全城,无数百姓走出家门,他们仰头望去,看见月华府的空乌云沸腾,雷鸣电闪,更恐怖的是,他们的城主正在跟一个黑**物激烈的战斗,所有人脸色大变。

    “天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那个魔物是什么东西,好厉害的感觉啊!”

    “很多年前,我听说月华府的后山禁地里封印了一个很厉害的魔物,我刚刚听到月华府那边传来喊声,好像是那个魔物冲出封印了。”

    “难不成,那个黑影是被封印在后山禁地里的那个魔物?”

    “估计是吧。”

    “我曾经在一本古书籍看到一段描述,说是那个魔物十分厉害,以吸食人的经血为食,它无影无形,鬼魅还要恐怖几分。天灵宗里的长老们为了镇压他,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呢。”

    “哦,我的天哪,好恐怖啊!不过,他不是被封印着的么,怎么会突然冲破封印跑出来的?”

    “谁知道啊。啊呀,现在他跑出来了,估计又要为祸苍生了啊!”

    “别担心,不是有城主顶着的么,城主那么厉害,他一定能打败那个魔物,保护我们的。”

    那人的话音未落,忽然,空传来一声巨响,一道电光轰然炸开,众人一惊,仰头看去,看见两把剑在空相击过后,竟同时碎裂,诸葛流云和那魔物同时惊呼一声,向下方摔去。

    诸葛流云身法矫健,在落地的时候,一个轻盈的后空翻,稳稳的落地,而那魔物却是狼狈的跌落在地,“轰隆——”,一声巨响,在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

    庭院里,远远的躲在石山脚下的一众弟子眸光一喜。

    师父赢了?

    这样的念头刚刚冒出脑海,诸葛流云突身躯一震,“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他双腿一软,狼狈的跌坐在地。

    “啊,师父受伤了!”

    有弟子惊呼出声,他们刚想冲出去扶诸葛流云,突然,对面的那个深坑轰然炸裂,那魔物从大坑里气势汹汹的飞掠而起,吓得所有弟子急忙缩回石山后。

    “诸葛流云,没想到你的修为还挺强大的,竟然重伤了我,不过,我是绝对不会再让你把我封印回去的。”

    那魔物说着,化作一股黑色的疾风,飞掠而,犹如一团黑云般从月华府逃走,朝城外的方向飞掠而去,然而,在他逃走的时候,迅速卷走了在街看热闹的一些人。

    “啊!救命啊——”

    一阵惨叫声在空响起,其他人吓得大叫一声,慌忙转身逃命而去,霎时,整座城池一片大乱。

    “今晚老子受了伤,你们作为补品,给老子补一补吧,哈哈哈哈……”

    那魔物狂妄的大笑一声,在临出城的时候,回头看向月华府的方向,目光犀利阴暗。

    “诸葛流云,你们给我等着,我很快会回来,把所有人都吸光的!”

    城的所有人脸色大变,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惧感涌心头。

    “这一次,我要大开杀戒,哈哈哈哈……”

    狂妄的笑声不断的远去,那团黑雾很快消失在黑暗的夜空。

    魔物消失之后,城里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惶恐,众人呆愣会儿后,纷纷往月华府的方向跑去了。

    月华府里,一众弟子从震惊回过神来,他们急忙从石山后冲出来,朝诸葛流云的方向跑去。

    “师父,您怎么样了?”

    为首的大弟子急忙去扶起诸葛流云,急切的询问。

    诸葛流云的脸色一片煞白,他呼吸急促,一缕缕鲜血从嘴角涌出,可见伤得不轻。

    他看向黑暗的夜空,一脸懊恼:“该死的,竟让那魔物逃走了。”

    有弟子回头看了眼四周塌陷的房屋,还有那满地的无头尸和鲜血,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惶恐说:“那个魔物好恐怖啊,我们在他面前,简直毫无招架之力。这短短的时间里,他不仅重伤了师父,还杀了我们那么多师兄弟,现在他逃走了,不知要残害多少生灵!”

    “我也没有想到,那魔物竟然如此厉害,哎,都是我的错,掌门派我前来镇守封印,而我却失职,让那个魔物冲破封印逃了出来,我真是该死。”诸葛流云自责不已。

    “师父,您不要自责,那魔物之所以逃出来,多半是今晚看守封印的那些弟子的错。您为了阻拦那个魔物,已经身受重伤,您真的已经尽力了。”大弟子急忙安慰他。

    “哎,俗话说,子不孝,父之过。我的弟子犯了错,那也是我的错啊。”诸葛流云低下头,叹息一声。

    “师父,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我们该想想,现在该怎么办啊?”大弟子着急的说。

    “我们分部死了这么多弟子,师父也受了重伤,要不,马派人通知总部,让总部派人前来支援吧。”一个弟子提议说。

    本书来自 品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