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废材逆袭:鬼帝的异能狂妃 > 正文 第2267章 夜大爷清白不保
    手机阅读

    她气呼呼的反驳说:“我才不是什么鬼呢!哼,我可是这襄阳城里的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第一绝色美女。品书网 ”

    说着,她勾唇一笑,朝夜樱茗抛了个媚眼。

    夜樱茗与她对视一眼,身躯一抖,差点儿要吐了。

    “你这样,还第一绝色美女?你别逗我了。”夜樱茗吐槽说。

    “你不相信么,哼,来人呐。”

    那女子一声令下,下人们速度的来到房间里,他们排好队,恭敬的向那女子行了一个大礼。

    那女子看向他们,一脸得意的一甩额头的刘海,说:“你们都说说,我美么?”

    下人们连连点头,一个个笑眯眯的夸赞起来。

    “大小姐,您貌美如花,倾国倾城,在这襄阳城,再也找不到出您更美的女子了。”

    “大小姐,您美若天仙,气质出尘,出了这襄阳城,您也是排名第一的绝美女子。”

    “大小姐,像您这么美丽的女子,那简直是国花啊,算是陛下见了您,估计也会被您那特有的风姿迷倒的。”

    ……

    听着这些人的夸赞,夜樱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低声吐槽说:“没想到,这里的下人都是瞎了眼的。”

    那女子呵呵一笑,看向夜樱茗说:“听到了么,我可是公认的第一美女啊。”

    夜樱茗无奈的抽了抽嘴角:“好了,我知道了,你可以起身了么?再压下去,我怕我会一命呜呼了。”

    那女子不高兴了:“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我很重很肥么?”

    夜樱茗翻了个白眼,说:“大姐,你本来很重很肥。”

    “哪有,你胡说八道!”

    那女子怒斥一声,立刻把一个下人叫过来躺下,然后她一屁股坐在那人的身,她问:“我重么?”

    那下人喷出一口血,惨白着脸回答:“大小姐,您一点都不重。”

    那女子闻言很是高兴:“看吧看吧,我一点都不重。”

    夜樱茗指着地的那滩血,吐槽说:“诶,他都吐血了啊!”

    那下人急忙解释:“我血多,不怕,噗——”

    他再次喷出一口鲜血,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额,人晕过去了啊,你还说你不重。”夜樱茗吐槽说。

    那女子起身,一脸淡定的说:“什么晕过去了,他只是睡着了而已,来人,把他抬出去。”

    下人们立马把那人抬了出去,很快,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二人。

    夜樱茗一脸鄙视的看向那个女子,这年头,没想到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明明长得极度丑,却偏偏自欺欺人的说自己长得美,是天下第一的绝色美人,还有那帮下人,一个都是瞎了眼的。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得赶紧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厚脸皮的女人才行。

    念及此处,他身形一晃,想要速度的跳窗而去,不想,那女子一个箭步冲去,将他强势拦截了。

    “帅哥,你跑什么?难道,你不想对我负责了么?”

    她阴沉着脸质问他。

    夜樱茗脸色一变,他立马后退了几步,指着她怒吼:“喂喂喂,你可别乱说我,我可什么都没有做。”

    那女子闻言一震,忍不住捂脸痛哭:“天呐,我看你长得俊美,以为你是个好人,没想到,你竟然是个不负责任的负心汉!”

    夜樱茗急忙捂住****的前胸,气愤的反驳:“喂,大姐,你别睁眼说瞎话,我刚刚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反倒是你,一屁股坐在我身,差点儿把我给压扁了。”

    那女子指着他,反驳说:“你刚刚是什么都没有做,但你昏迷的时候,你对我做过什么,你都忘记了么?”

    夜樱茗一脸懵逼:“我做了什么?”

    那女子立马羞红了脸,娇羞说:“是那个啊!”

    “什么那个啊?”夜樱茗依旧懵逼。

    “啊呀,是那个那个啦。”那女子红着脸解释。

    “什么那个那个啊,你到是解释清楚啊!”夜樱茗焦急的问。

    那女子白了他一眼,跺脚说:“那个是洞房啊!”

    “什么,洞房?!!!”

    夜樱茗惊呼一声,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他低头看看自己赤、裸的身体,又抬头看看对面那一脸娇羞的丑陋女子,顿时崩溃了。

    “喂,你别胡说啊,我……我怎么可能跟你洞房呢?”夜樱茗焦急说。

    “喂,你别不承认啊,我们两个确实是洞房了的,所以,你得对我负责啊。”那女子仰起头,一脸坚持说。

    夜樱茗见她态度如此坚决,再次崩溃了。

    天哪!!!

    他堂堂的天下第一大美男,清白竟然毁在这个厚脸皮的大丑女身了!

    不!

    他完全不能接受啊!

    “啊!!!我不相信这是真的。”夜樱茗抱头,一脸崩溃的大吼。

    那女子见他一脸崩溃的目光,嘴角勾起一抹阴谋得逞的浅笑,她走前去,搂住他的胳膊,说:“啊呀,你也不吃亏啦,你想想啊,我可是天下第一大美女啊,你娶了我,那绝对是赚了。”

    夜樱茗一把甩开她,并速度的往后退了几步,他一脸惊恐的问:“谁要娶你了?你个不要脸的,你给我老实交代,你昨天晚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那女子低下头,一脸娇羞说:“刚刚不是说了么,洞房啊!”

    “我人是昏迷的,我怎么可能会跟你洞房呢?”夜樱茗焦急的反驳。

    之前他人昏睡得跟一头死猪一样,半点反应也没有,在那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会跟一个女子洞房,一定是这个臭不要脸的女人欺诈他的。

    那女子看了他一眼,解释说:“洞房不是一男一女睡在一张床么,除了睡觉,还能干什么?”

    夜樱茗眸光一惊:“昨晚,我们只是睡在同一张床,然后,没干别的?”

    那女子点头:“对啊,难不成,洞房还要干点别的?”

    夜樱茗听她这么说,心窃喜。

    看来,昨晚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生,他的清白还在。

    “喂,我们两个都洞房了,你得娶我啊。”那女子来到他身边,一把抓住他,强势说。

    “喂,我们两个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为什么要娶你啊,你给我走开,我要回家去了。”

    他一把推开那女子,快步朝房门的方向跑去,不想,他刚冲到房门口,一众手持大刀的下人突然冲了过来,拦住了他。

    本书来自 品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