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废材逆袭:鬼帝的异能狂妃 > 正文 第3024章 最毒毒不过你!
    手机阅读

    乐翰然他们的目的黎千紫早就猜到了,她知道,乐氏一族不可能一直甘于被压制的命运,他们如此努力的扩张势力都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夺回属于他们的一切。

    但现在的苍龙城接二连三的发生内乱,百姓苦不堪言,再加上即将发生的大事件,很不利于他们夺权。

    “这个时候就不要再想着这些事情了,赶紧离开苍龙城吧。其实什么权势财富,不过是过眼云烟而已,再说了,你们乐氏一族已经有足够多的财富能够让自己过上好的生活,所以,你们还是放弃报复,远远的离开这里吧。”

    黎千紫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劝解。

    乐翰然沉默会儿后,抬头看向她,迷惘的目光变得坚定:“既然这是你和太子殿下的意思,那我们自当遵从,我立刻传令下去,让乐氏一族的人全部退出苍龙城。”

    黎千紫得到他的答复,心里很是欣慰。

    “你也去一趟皇宫吧,让皇甫景仁下令让百姓们迁移出城去。”

    黎千紫看向窗外暗沉的夜空,眸光暗沉下来。

    这些天,城里已经死了很多人了,她不想再有太多的牺牲。

    乐翰然沉默会儿后,点头答应:“好吧,我给族人发出撤退的信号弹后,这就进宫去。”

    二人决定后,立刻行动。

    ……

    半个时辰后,皇宫。

    皇甫景仁站在勤心殿中,此刻的他穿着一袭华丽龙袍,他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眼里满是得意之色。

    “等待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这天了!以后,我将是这天罗国唯一的帝王,我将君临天下!”

    皇甫景仁摊开双手,脸上露出无比得意的笑容。

    就在这时,一个太监急匆匆的来报:“殿下,乐先生求见。”

    “有请!”

    “是!”

    皇甫景仁看着太监离去的身影,嘴角勾起一抹阴险的冷笑。

    不一会儿,乐翰然来到大殿中,当他看到穿着龙袍的皇甫景仁时,眸光一惊。

    这个家伙如此急切的穿上龙袍,该有多想登基为帝。

    还真是利益熏心啊。

    如果不是黎千紫和乐修寒的劝阻,他是不会让他得意太久的。

    “乐先生,您看我这一身新定做的龙袍怎么样?”

    皇甫景仁一脸得意的向他展示了一下自己的龙袍。

    乐翰然才没有什么心思去欣赏他的龙袍,他急切的说:“太子殿下,眼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国师可能会做一些危害社稷的大事,还请您赶紧下令,带领大军撤出苍龙城去。”

    皇甫景仁闻言一惊,他目光狐疑的看向他:“乐先生,您在说笑吧,国师可是神仙般的人物,他一向爱民如子,又怎么可能会做出祸害天下社稷的事情呢?”

    乐翰然不想跟他解释太多,他脸色一沉,态度强硬起来:“我没有说谎,我要求你这么做也是为了保全苍龙城和你,如若你再不下令撤退,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皇甫景仁见他态度如此强硬,不由得怀疑起他的用心了:“这空口无凭的,我怎么相信您呢?乐先生,白天你和国师斗法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输给了国师,所以特意跑到我面前来冤枉国师,好借助我的力量来对付他,”

    乐翰然的脸色阴沉下来。

    这个阴险的狐狸,在有求于他的时候,对他毕恭毕敬,言听计从,现在,他重掌大权了,就开始猜忌和排挤他了。

    不过,对付这种小人他有的是办法。

    “我不想多跟你废话,如果你硬要跟我翻脸的话,那也就休怪我翻脸无情了,现在形势紧急,如果你不听从我的吩咐,我会断掉你的解药,让你痛不欲生的死去!”

    乐翰然凑过去,眼底闪烁着阴险冷笑。

    之前,为了防止皇甫景仁不听话,他让他吃下了一颗毒药,每隔三天给他解药。

    如果不按时吃到解药,他就会毒发身亡。

    当时皇甫景仁为了得到他的帮助,便忍痛吃下了那颗毒药。

    皇甫景仁听他的威胁后,眼底掠过一抹惊恐,他急忙握住他的手,向他妥协:“乐先生莫要生气,我这就按照您的意思办。其实,这皇宫里上上下下都是您的人,虽然我表面上是这宫里的主人,但还不是您手里的傀儡么?现在,那自然是您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乐翰然冷哼一声,目光鄙夷的说:“你知道就好,速速传令下去,我这么做,也是为了百姓着想,等日后,你就知道我的良苦用心了。”

    “是是是,您先去殿外等着,我这就让他们草拟圣旨。”

    皇甫景仁像只小绵羊般温顺,对他言听计从。

    乐翰然没有多想,转身朝殿外走去,然而,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皇甫景仁眼底杀气一闪,他闪电般的一掌出击,“砰!!!”一声惊响,乐翰然痛呼一声,整个人被拍飞了去。

    落地后,不等他爬起,皇甫景仁如风一般飞掠而去,手一扬,一把锋利的利剑架在了乐翰然的脖子上。

    乐翰然喷出一口血后,抬头看向他,眼里满是震惊:“你竟然暗算我?”

    他好意前来拯救这些人,没想到,他竟然被这个阴险的小人给暗算了!

    皇甫景仁冷哼一声,阴险说:“自从大仇得报之后,我早就想除掉你了,但我忌惮你那高超的修为和城府,不敢轻举妄动。我本以为还要精心筹谋一段时间呢,没想到,你竟然去挑战国师,还被国师给重伤了。你现在身受重伤,到是给了我一个除掉你的大好机会。呵呵,乐翰然,你可别怪我,我们都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既然利用完了,就该灭掉了!”

    乐翰然气得要命。

    该死的混蛋!

    没想到,这个恶心的人竟然早他一步对他动手了,他到底是小看了他内心的阴暗和功利心。

    “你现在杀了我,难道就不怕你没有了解药,会毒发身亡么?”乐翰然咬牙问。

    皇甫景仁不以为然的冷笑:“你还不知道吧,其实我从小就患上了一种怪异的疾病,这些年,我吃遍了各种丹药,其中不乏很多含有剧毒的丹药,所以,身体的抗毒性很强,你给我吃的毒药对我并没有什么影响,我之前那都是做戏给你看的。”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