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地球最强修仙 > 正文 第 八 章 反击开始
    在秦岭监狱的东北角设有一简单的工棚,犯人就在这工棚中劳动。

    赵大宝整个监舍的一半犯人今天的任务是编织一些草帽,编织好后再将草帽送到工棚旁边的一个仓库中。

    看着天上随风飘浮的白云,赵大宝努力的观察监狱周边的山势、地形,为以后的逃狱做着精心的准备。

    观察中赵大宝发现,在监狱东南方向的半山腰上遥遥而起一股白色的炊烟。

    经历丰富的赵大宝知道,这缕炊烟应该是进山的药农或猎户做饭燃起的。

    目测了一下距离,应该在六七公里左右,他暗暗的在心中记下炊烟的位置后,赵大宝把目光移向了工棚。

    在今天,他准备开始对两个曾经的威胁下手。

    临近中午,正是犯人将编织后的草帽搬送到仓库的时间。

    看到高个的杀手正在搬运草帽,赵大宝对二愣子两人一使眼色,自己率先跟了上去。二愣子与三炮子心领神会的也跟了过去。

    当赵大宝走进仓库后,二楞子与三炮子立即站到门的两侧,身体微微倾斜,将仓库门遮得严严实实,从而挡住工棚向仓库看的目光角度。

    监狱中,打架斗殴是家常便事,只要不是群体性的骚乱,狱警几乎是不管的,他们盼不得这些犯人天天内斗呢,只要内斗即说明犯人之间存在矛盾。

    狱警不怕犯人内斗,就怕犯人抱团,一抱团,百分百的出幺蛾子——不是越狱、就是搞什么活动。

    远处的狱警一看二愣子两人的动作,立马知道要有人在仓库里决斗,只要没当场打死人,他们是不会插手管的。

    当二愣子两人一挡在仓库门口,矮个子立刻知道情况不妙,扔下手中半成品的草帽,径直向仓库门口跑去。

    但还没等他跑到仓库门口,即被与二愣子关系好的几个狱友推搡着把他紧紧的拦住。

    在监狱中,成帮结伙是最好的生存方式,尤其像赵大宝这样的家伙更是处于牢房内食物链的顶端。

    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所判处的刑法——死刑缓刑两年,即使不犯错误减刑了,最少也得是无期或二十年。

    今生恐怕是无望出狱,所以像赵大宝这样的犯人还会怕什么?

    在监狱中,像赵大宝这类出狱无望的囚犯,打架斗殴即成为生活乐趣之一,同时下手的时候也往往凶狠无比。

    不像一些刑期较短的,一门心思的惦记着减刑出狱呢,所以在平常的服刑期间异常的守规矩。

    以前的赵大宝由于性格上原因,一直较为孱弱,要不然也不会出现那么多的意外了。

    从惩戒室出来后,赵大宝一反以前的懦弱表现,变得异常凶悍。

    但也没有让二愣子等人意外,他们还以为赵大宝是受到惩戒室死亡威胁后,想开了、想明白了,才会有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

    赵大宝昨天夜里和二愣子哥俩商量,要在仓库中收拾高矮两人,为的是以后能舒心的服刑。

    赵大宝特意交代二愣子两人不要插手,在门口给他拦人即可。

    主要原因是赵大宝不想出事后牵连二人,毕竟二愣子哥俩的刑期不是很长,再有一两次的减刑,很有可能提前出狱。

    而这次清除威胁的行动中,弄不好得出人命。反正他赵大宝已是死缓,出了人命他一人扛着就是,也没什么可怕的。

    高个在进入仓库后,把草帽放在地上,扭转身躯想往外走。

    甫始扭头,一片黑呼呼的草帽猛的出现在面前。

    惊吓中,双手猛抬挡在面前,想要遮挡砸来的草帽。

    手刚刚抬起,一只穿有绿色帆布鞋的大脚狠狠的踹在高个的胸膛上。

    “咣”的一声,高个的身体向后仰去。

    赵大宝右脚踢中目标后,左脚狠狠的一跺地面,修长的身躯顺势而起,双手十指相扣,紧紧相握,铁锤般的从上往下狠砸高个的前额。

    他知道,以现在身体的敏捷、力量,还不足以施展出原有的一些厉害招式,所以双手相扣,使得力量发挥到最大程度。

    以身体飞起下压的惯性,再加上双手的力量,这一大力手锥狠狠的砸在高个的额头上。

    高个被瞬间的一踹、一砸,一下子就蒙B了,身体在倒向地面的一刻,赵大宝的身体整个的压在高个的前胸位置,双手双脚连连凿、打、踹、跺二十几次,直到高个再没有一丝反抗力量,像条死狗似的趴在地上。

    赵大宝一看已然解决了高个,回头向二愣子打了声口哨,二愣子欣喜之余,带着三炮子冲向了矮个,在几个狱友帮助下把矮个生拉硬拽的弄到了仓库里。

    矮个一进仓库,看见同伙生死不明的躺在仓库中间,恐惧中疯狂的想挣脱众人的拽扯,欲要逃离仓库。

    但他的逃脱还没来得及实施的一刻,赵大宝一顿疯狂的冲拳,猛击矮个的胸腹。

    几十拳带有怒火的狂击,瞬间让矮个口头白沫的瘫倒在地。

    赵大宝示意众人把高个、矮个弄到一块,顺势蹲立在二人旁边,手里随便的拿起一根编织草帽用的竹条。

    赵大宝面色冷酷的看着二人道:“哥们,今天这番动作,你俩也应该明白为什么?从你俩进来的第一天开始,针对我的动作就不断。我知道,你们一定受了某个人的指示,今天咱们就做一个最后的了断。”

    “你们也知道,我是以杀人罪名被判刑的,刑期是死缓,即使认真的老实服刑,这辈子也可能出不去。在这种情况下,你俩还敢接受委托来杀我,不知道是说你俩胆大,还是愚蠢?”

    这时高个总算缓过来点气,口齿有点不利索的道:“赵大宝,我俩不是杀你的,只是受人之托,给你添点麻烦而已。”

    “添点麻烦,说的轻巧,这点麻烦把我都弄到惩戒室去了,要不是我命大,真就死在里面了。说吧,狱中还有没有你的同伙?别说不知道,要不,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面对赵大宝的问话,高个子眼睛一翻,意思不言而喻。

    嘿嘿冷笑中,赵大宝面容酷厉,宛如一块万年寒冰般生冷,左手微微摆动中,猛然往下一沉一挑,尖锐的竹条“噗”的一声渗人般的爆响。

    在高个面庞扭曲与惨叫声中,一颗带着血滴的眼珠随着竹条飞向了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