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地球最强修仙 > 正文 第十五章 骚乱
    随着狱警平息骚乱,最终的肇事者浮出水面,赵大宝又一次如愿的被关进了惩戒室。只不过上一次是欲要其命的被动,这一次变成了想要脱身的主动。

    在十五盏两千瓦强光灯亮起的一刻,赵大宝立即坐立身体,快速摘下近视镜。

    双手一用力,“咔”的一声,眼镜被拗成两截。将两块带有镜片的镜框叠在一起,准确的聚光在一颗螺丝帽上。

    时间一分一分的流逝,两个镜片聚起的热量果然很大,要远超实验时的一片镜片。

    不到十分钟,螺丝帽慢慢的在变幻颜色,当其有点发红时,赵大宝撕扯下一块狱服,折叠几层垫在手指间,狠狠的一发力扭动起来。

    在其希翼的目光中,螺丝帽缓缓的旋转起来,十几秒钟,第一颗螺丝帽被顺利的拧下。有了第一颗,剩下的三颗也快速的被扭转下来。

    双手指尖扣在这一米见方的铁板上,微微用力一晃,铁板被掀开,一股带有冷意的水汽扑面而来,虽说略带有一些臭气,但其味道却令赵大宝兴奋不已。毫不犹豫的抽身跳了下去,随手又把铁板放好。

    这是一个约有一米多高的圆形下水道,底部约有十公分的流水,赵大宝顺着流水的方向向下走去。

    上次从惩戒室中出来,赵大宝打听到惩戒室的看守规律。一般情况下,惩戒室的狱警会在每次接班的时候查看一下惩戒室,主要是看看犯人会不会提前死亡。这也就是说,每八小时会查看一次。

    所以说,留给赵大宝逃跑时间不到八小时,计算上开启铁板的时间,现在他还有七小时零十几分钟。想到这里,赵大宝的脚下不由的加快了速度。

    下水道并不长,七八分钟后,赵大宝已经很清楚的看到透亮的下水道口,透彻的视野中可以看见外面那一抹令人心神向往的绿色。这绿色代表的不仅仅的生命,更代表了自由。

    连走带跑的到了出口处,当看到出口周围的地势时,不由惊得赵大宝张大了嘴。到了跟前,他才知道为什么作为监狱的一个下水口竟然没有设置栅栏之类的防护。

    原来这一下水口竟然处于一处峭壁上,从上往下看,距离下面至少有三十七八米的高度。对于普通人,如果想要从此绝壁爬下是绝无可能。

    探出脑袋,赵大宝仔细的观察一下地势,令其稍微舒了口气。只见废水通过峭壁直接往下流入一条小河,这条小河宽有四五米,水流并不湍急,看样子是从山上流下来的,估计是山泉或是雨水组成的。从前阶段雨季上判断,雨水汇集的可能性要大一些。

    想到这儿,赵大宝不由得庆幸的点了点头,还是逃跑计划实施的早,要是晚一些,到了秋季,在没有雨水的情况下,即使逃到这儿,也无计可施了。

    目测了下水道口到小河的直线距离,约有十五六米,这种长度已然远远超出国家级运动员的弹跳距离,之所以下水口没有设置任何防护,与它的距离和高度是由直接关系的。

    赵大宝计算了一下,以自己原有弹跳能力,加上这阶段九转玄功的身体改造,当其全力奔跑后的助力一跳,基本能达到近十米,但无论如何是跳不到小河的上方。

    略微的想了想,赵大宝毅然原路奔跑的返回。当然,他不是回去自首,而是要把惩戒室卸下的那块铁板弄过来。

    一米长的铁板被赵大宝狠狠的插在出口的一个石头缝里,翘起的角度约有七十度。他是想利用铁板角度,从而加大弹跳时的速度。

    原有的弹跳距离,再加上铁板的助力,有可能达到十五六米的距离,至于能否成功,赵大宝心里也没底。

    而且他还不知道小河的深度能不能承接住赵大宝三十七八米高空而下的体重。

    然而现在已经没有选择了,要是让赵大宝退回去等死,还不如拼一下呢。无论是企业家型号的,还是修炼者内容的,这两种不同类型的赵大宝血液中皆充满了赌博色彩。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什么事情最后都要拼一下。

    既然内心下定决心,赵大宝立刻开始实施,绝不浪费一丝时间。

    他往后退了能有二十七八米,口中狠狠的闷喝一声,双脚猛的发力,使出吃奶的力气向前飞奔。即使在齐脚踝的废水中,赵大宝的速度也达到了奔马的速度。

    冲至洞口的一瞬,双脚同时发力,猛的一踹铁板,身体呈一斜向上的直线窜了出去。

    在冲力完全消失的刹那,赵大宝将身躯完全打开,呈一个大字,平平的落向小河。

    吸气、吐气,赵大宝迅捷的运转九转内劲,为的是降低身体下落的速度,虽说效果不明显,却也聊胜于无,能起点作用就算点作用。

    “啪”的一声巨响,赵大宝的身躯狠狠的砸尽小河中,溅起无限的水花。这要是参加跳水比赛,完全是失败一跳的零分。但在这逃命减速的一刻,却完全达到了目的。

    即使在赵大宝极力扩张触水面积,巨大冲力也让其身躯砸到了河底。还好在接触河底的同时,惯性冲力已被河水抵消了,他双手一撑河底,身躯迅速的浮起。

    还好他砸进的河面正处于河的中心,即是河水最深的位置。

    迅速的游到河边,但赵大宝没有上岸,只是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方向。他所在的位置在监狱的后面,现在逃跑的路线只有两条,一是顺流而下,二是逆流而上。

    观察完所在位置,赵大宝毫不犹豫的选择逆流而上。他是这么考虑的,顺流而下,速度是百分百的提高,但作为追击者,也一定会这么考虑。至于逆流而上,却很有可能跳出追击者的思维范畴。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前两个月,赵大宝曾经看到的炊烟是处于小河的上流。也就是说,逆流而上,他很有可能达到炊烟的位置。

    秦岭监狱地处大山深处,鲜有人烟,更别说人类聚集的村镇了。而赵大宝身上穿的是犯人囚服,不立即找到平常服装的话,一旦让警察之类的暴力执法人员看到的话,逃跑会变得异常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