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地球最强修仙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修炼者是什么?
    但人情就不一样了,人情属于虚无缥缈的轮回中的一情,这就像前世今生一样,欠了就得还。不还的话,还不知道出现什么未知的事情来呢?

    当然了,赵家母女是例外,现在她俩是属于赵大宝的亲人行列。

    而秦香芋此时说的是诊金,不仅可让赵大宝正大光明的收下这辆车,避免了人情相欠一事。还由此结识了赵大宝,为以后进一步相@交,打下了良好基础,简直是一箭双雕。

    对此,赵大宝微微摇了摇头道:“S90不作为诊金,可以作为疗伤报酬,如果秦老的老伤不能治愈,这辆车仍属于购买物品。”

    秦老听赵大宝这么说,有些激动的问道:“大宝,我老头子倚老卖老一回,也称你大宝吧。怎么?你有把握治愈我的老伤?”

    “能不能治愈再说,我先给秦老检查一下。”

    说完,赵大宝抬起右手,轻轻的搭在秦老的手腕上。九转内劲微微运转,一丝内劲灵蛇般游走在秦老的筋脉中。

    当内劲到达心脏部位,通过九转内劲,赵大宝清楚的感觉出心脏靠下位置有一滴黑色的气团,这不是其心脏血液的滞留,而是修炼者的内劲留存。

    如果不能用内劲将其化解,即使世界级的外科大夫做开胸手术也没办法解决。因为他不是组织病变,而是内劲滞留,看不见、摸不着。

    救过秦老的古武世家高手说的不无道理,先由明劲高级修为的修炼者用内劲化解这滴黑色内劲,再用小还丹药力来调节伤处位置的心脏组织,保证其迅速恢复。

    而在赵大宝这儿就不用那么麻烦了,他仅仅运用九转内劲化解黑色滞留内劲后,其九转内劲自带的疗伤功能即可将心脏组织进行恢复。

    撤出九转内劲后,赵大宝对秦香芋道:

    “秦总,你给我找来笔纸,我给你开个药方,等你把药方所列的药材找齐了,我可以开炉炼制一种丹药。再辅助内劲,秦老的老伤即可完全治愈。当然了,在丹药炼好之前,我会用内劲先期给于调理,保证秦老的伤势不会出现任何恶化情况。”

    对于秦家的实力,从简单的对话中,赵大宝已然有所了解。他是想借助秦家势力来炼制一种提高修为的丹药——小还丹(在天球星上叫练气丹)。当然了,这种小还丹不仅仅作为修炼之用,还有疗伤效果。

    当赵大宝将炼制小还丹的十几种药材写明后,秦老着重让随身警卫,也就是那个精壮汉子——刘钊去找寻药材,同时通知家族力量要完全配合。

    安排完所有事宜后,赵大宝对秦老进行了第一次的内劲调理。短短几分钟后,秦老明显感觉出心脏的舒适,对赵大宝的修为信心更加的充足。

    至于沃尔沃S90,当然在赵大宝离开汽车城的同时开走了,至于相应手续则办理的是妥妥当当。

    同时还赠送赵大宝三部手机,在90年代,手机还属于稀有物品,既然秦香芋想送,赵大宝当然不客气的要了三部。

    当赵大宝离开后,秦香芋陪同父亲一同回到绥市的别墅中。

    秦老有三子二女,儿子从政从军,女儿则在商界发展,这种政商结合是夏国大型家族的基本发展模式。秦香芋主要负责家族北方生意,其妹妹秦香玉负责家族南方生意。

    此时,秦香芋的女儿张春琳正在给秦老倒茶。

    张春琳,年满二十,貌有沉鱼落雁之姿,刚从英国剑桥大学归国,帮助其母打理家族生意。

    对于今天秦老想要结识赵大宝之心,秦香芋早已看出,也按着老爷子的意思赠车。但有一点不明白的是,赵大宝真的有那么大的投资价值么?

    秦老听着女儿的疑问,在外孙女张春琳疑惑的目光中轻轻的品了一口香茶,舒适的吐了一口气道:

    “香芋,你常年打理家族生意,有一些情况可能不太清楚。我考考你,一个家族如何从省级一流家族踏入国家一流乃至顶级家族行列?”

    秦香芋稍微思考一下回答道:“爸爸,省级一流家族上升到国内一流家族,一是要在政界出现副国级的领导干部;二是在商界有顶尖的集团企业,为家族政界提供从政资金。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微微的点了点头,秦老道:“不错,三闺女,你的答案可以说对了一半。”

    “对了一半?爸爸,那另一半是什么?”

    “对啊,姥爷,妈妈说的全对啊,怎么能说只对了一半呢?我在英国学习的是时候,也仔细研究了英国名门望族的发家史,几乎和妈妈说的一模一样,怎么能说只对了一半呢?”

    面对秦香芋母女的疑问,秦老慈爱的呵呵一笑道:

    “也罢,今天恰巧有时间,我就给你们娘俩说说。对于各国的家族发展,大同小异。家族发展之初皆是政商结合,但到了一定程度,也就是瓶颈期,想要从一流家族冲击顶尖家族时,必须要有修炼界的强力支持。”

    “修炼界?不就是刘钊那样练武的么?他们有那么大的能力么?还能左右家族的发展?”

    秦香芋有些迷惑的问道。对于武者,她是了解的,比如秦老的侍卫刘钊即是一名武者,曾经的王牌特种兵。

    “刘钊?他只不过是一名武者,不是修炼者。这样说吧,刘钊他们是属于江湖,或者说是武林。而在他们这些武者之上才是修炼者。武者,练至巅峰可产生内劲,内劲一生,力量无穷,比如各国特种兵部队的总教习等。”

    “而内劲武者作为人类巅峰存在,分为初级、小成、大成、圆满,为各国的高端武力,具有极大的威慑作用。即使内劲武者练到圆满,他还属于人类。唯有突破内劲圆满的限制成为修炼者,才脱离人类固有寿命限制。”

    “据说修炼界的明劲层次,即可延长寿命一甲子。所以说即使刘钊是内劲武者,在修炼者的眼里也是蝼蚁一般,只不过这种蝼蚁比普通民众较为强壮而已。”

    说到这里,秦老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哎,对于我们秦家,自建国开始后逐渐发展到现在,在省内也算是一流家族。但自从八十年代中期,无论是政界,还是商界,秦家逐渐的放慢发展速度。到了九十年代,甚至可以说原地踏步不前。”

    “你们以为是我不想继续发展么?不是的,因为到了咱家这种程度,如果没有修炼界人士作为靠山,即使再怎么发展,最终都可能成为其他顶尖家族的嫁衣。”

    听闻秦老说到这儿,秦香芋面色凝重的问:“爸爸,为什么说会成为顶尖家族的嫁衣?有这么严重么?”

    “我说的绝对没有言过其词,在国内的那些一流乃至顶尖家族,其背后皆有修炼者的支持。就拿国都王家来说,其家中有一位修炼者,据说已经突破到了暗劲层次,身怀鬼神莫测之功,被其王家尊为供奉,也是王家的保护神,一旦有人侵犯王家重要利益,其人出手取其性命易如反掌。”

    “什么?还会有性命之忧?我国不是法治社会么?不是有警察军队的保护么?”张春琳娇美的面庞满是不信的表情。

    “法治,那是对普通人说的,即使像我等这样家族之人,实际上已凌驾在普通人之上。无论承认与否,在很大一部分,警察军队是为我等这样有背景、有身份的人服务。”

    “而对于修炼者,警察军队在其眼里与武者或我等家族一样,皆是强大的蝼蚁。但是再怎么强大,也是蝼蚁,永远达不到修炼者的高度。可能你俩会说,修炼者再怎么强大,也是血肉之躯,在枪炮的威力下也会死亡。”

    “但真正高深的修炼者,据说已然脱离枪炮的威胁,比如说王家的那位供奉。当然,作为供奉,也不是简单的保护家族,他还有可以延长家族重要人物生命的重要作用。你俩也知道,王家的那位开国功勋现在已达百岁,却仍然康健”

    “你们说,仅凭这一点,对家族的重要性有多大?而我现在也八十出头了,如果没有修炼者的帮助,最多也就再多活几年。一旦我百年之后,咱们老秦家还能发展么?”

    听到这儿,秦香芋以一种不确定的语气问道:

    “那父亲的意思是想招揽赵大宝,让其成为我秦家供奉?但我看赵大宝这人也太年轻了,能有力量作为我们家族的保护神么?”

    莞尔一笑,秦老面色沉静的道:

    “招揽赵大宝成为秦家供奉?香芋,你太小瞧修炼者的骄傲了。王家能请到供奉,一是王家出了一位国家级的开国功勋,但最主要的是王家对其供奉有相助之情。”

    “据说王家在开国前曾经救助过修炼者的家中父母,所以那位修炼者才答应王家供奉位置的邀请。而赵大宝如此年龄即可治愈我的老伤,说明其修为至少要超越明劲中期,而他的年龄又如此之年轻,等其日后修为很有可能超越王家供奉。”

    “我现在只是全力结交赵大宝,至于能否请动成为我秦家供奉,谁也料不到,只能是尽力而为。我这样说,你们娘俩知道了吧。”

    通过秦老的解释,秦香芋二人点头称是,也明白了秦老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