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地球最强修仙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高手终于出手了
    微微的笑了一下,赵大宝轻轻的摆了摆手,意思是吴达你这边不着急,有些事我先问清楚喽。

    “血刀郑家俊,是吧?”

    “对,年轻人,我是血刀郑家俊。”

    “好的,那我称呼你郑师傅,没错吧?这样吧,我想知道你回到绥市有什么目的没有?”赵大宝面色上露出一丝兴趣的道。

    “年轻人,你想问我回绥市的目的?你想问,我一定会回答么?”郑家俊脸色一正,很是郑重的反问道。

    “呵呵”,一声轻笑发自赵大宝的口中,“我明白,郑师傅的意思是我有什么凭借问这话。那好,我证明给你看。”

    说话间,但见赵大宝轻轻一挥手,一股无形的劲力飘出。

    地上一沓夏国币腾空而起,宛如被一只无形之手托起,在众人目光尚未追及到的瞬间,“啪”的一声脆响,原本下垂在吴达面前的刀鞘尖被猛然撞开,那一沓夏国币也顺势掉在了地上。

    “摘叶飞花!”一声惊呼出自血刀郑家俊的口中。

    摘叶飞花,传说中神级绝学,只能出自于明劲层次修炼者的手中,即使圆满内劲武者也做不到。

    神级绝学一现,不但同是内劲武者的郑家俊、封全一及刘钊、东豹等人知道,即使普通武者的黑道老大吴达也知道,这是碰到传说中修炼者了。

    在吴达的希翼中,郑家俊、封全一的惊骇目光中,赵大宝面带一丝微笑道:

    “郑师傅,这回我有问话的条件了吧?”

    双手一拱,血刀郑家俊面色严肃的深施一礼。

    这不是世俗界的恭敬,而是作为一个练武者对修炼界的惊骇与恐惧。修炼界,一入修炼,成仙成神。即是不在五行中,不受阴阳管。

    “赵先生,既然您是修炼界的宗师,那我就简单说一下我与吴达的结怨过程。在二十年前,吴达勾引众多江湖人士,杀我手足兄弟,重伤于我在绥市,最终逼的我远走海外。你说,我能不回绥市收回以前的血债么?”

    微微的点了点头,赵大宝赞同的道:

    “嗯,理由充分,是可以寻仇的。这样吧,我既然出现在这个会馆里。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今天到此为止。郑师傅,你看如何?”

    “今天到此为止?”

    血刀郑家俊沉思了一下。如果按照赵大宝的话,他真是不甘心。

    但不甘心又如何?他可是见识过明劲层次的修炼者,与其差距简直是天地之比。但就此收手,郑家俊心却不甘。

    看出了郑家俊心中的犹豫与不干,赵大宝眉毛微挑向上,一双不大的双眸精光闪烁的道:

    “这样,郑师傅,你接我一招,如果能接下我一招,今天的事我绝不插手。但如果你连一招都接不下,那就按我的意思办,如何?”

    听到这里,郑家俊还未回答之时,吴达嚎叫起来:

    “赵先生,赵先生,我可是出了五百万了,先生您能不能一绝后患?今天郑家俊是放了我,但日后再来怎么办?赵先生,我再加五百万,求您今天把郑家俊灭在此地,如何?钱不够的话,我再加钱。哦……..”

    还没等吴达嚎叫完,赵大宝面色一沉,“䄆噪”!

    手掌微微一挥,“啪”的一声脆响,一股无形劲力扇的吴达左脸,他那原本三角的脸庞骤然而肿,一丝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淌下来。

    “吴老大,我说话的时候哪有你插嘴的机会,告诉你,今天救你一命,不是看在钱的面子上,而是老刘给你的机会,还有你讨价还价的余地?”

    看见赵大宝这么给面子,血刀郑家俊也知道该怎么办?这位年轻的赵先生不是怕他血刀,而是想给他个台阶下。

    但见郑家俊拱手道:

    “赵先生的好意我老郑心领了,这样,如果我接不下赵先生一招,我郑家俊保证半年内不找吴达的麻烦。”

    “好,郑师傅,快言快语,那你准备好,就接我一招。”

    说着,赵大宝一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好,那我郑家俊斗胆讨教赵先生一招,请赵先生赐教。”血刀刀鞘当胸一竖,郑家俊摆出了一招防守的架势。

    “哦,郑师傅,你不取回你的血刀么?”说话间,赵大宝轻轻的一挪嘴,方向正是被插在墙上的血刀。

    “不敢,赵先生当面,郑家俊不敢动兵刃,只敢用刀鞘请赵先生指教。”

    血刀郑家俊真是老江湖了,以刀鞘领教,摆明了是请教的意味。

    既然知道面前的年轻人是修炼者,他怎么还敢动兵器,万一惹怒了这个修炼者,他郑家俊怎么死的都可能不知道。

    对于修炼者的可怕,他可是有过惨痛的教训。

    轻轻的用手指弹了弹衣角,赵大宝风轻云淡的向前走了两步,闲闲的站在郑家俊的五米前的位置。

    “赵先生,可否亮出您的兵器。”

    “兵器?呵呵,不用了,赵某就以这只右掌和郑师傅切磋一二。”

    “好,那请找先生出手赐教。”

    话音一落,郑家俊内劲狂涌,手中的血刀刀鞘微微一顿。右手狂舞,带动血刀刀鞘掠起道道白练,成一扇面布展在身前一米的空间。

    随即左手变拳为掌,掌中五指成勾,疯狂的向刀影抓出二十五爪。

    飞动的刀影,变幻的指爪,相互辉映、相互交@合,宛如一面刀扇爪山里外相容、上下相杂,玄幻出一面防守的盾牌,一副坚不可摧的坚实盾牌。

    “呵呵”的一声轻笑,赵大宝在郑家俊防守成型之时,也是他防守力量最强的一刻。

    九转玄功在体内快速的运转,一口内劲猛然灌注在左掌上。原本消瘦的手掌瞬间胀大了两倍,带起一股青青的气韵,随着左掌挥展出去。

    动作虽然轻柔潇洒,但带起的劲风宛如一片青云滚滚而出。这正是修炼者的内劲外放,也是明劲层次修炼者的最好说明。

    一阵青青的劲风狂摆,血刀郑家俊知道面对的年轻人百分百的是明劲层次修炼者,而且绝对是明劲层次的高端宗师。

    刹那间,郑家俊突目暴睛,空中狂喝如雷。

    掌与手合,刀与力合,瞬息间所有防守招式变为一招,变为毫无花俏的一招,化千万变化为一点,也使得这一点变成了最强的一点。

    如果说先前刀扇爪影为两倍防守力度的话,现在的一点防守强度至少提高了五倍。

    一股劲风对一点刀尖,行进中的狂野劲风爆烈于四周,另围观的众人“蹬蹬蹬”的不断倒退。

    但是劲风的强烈,刀尖的狂猛,以及四周不断后退的身影,并没有产生火星撞地球般的爆炸。

    但听“噗”的一声微微闷响,郑家俊钝拙如棍的刀鞘尖竟然不易而飞,带动着他的身形不断后退,随着每一步的后退,连连突出口口鲜血。

    退了七步,吐出了七口鲜血,在退到第七步的时候,“噗通”一声,郑家俊跌坐于地。瞬息间,原本红润异常的面庞变得苍白如纸。

    这就是明劲层次修炼者的威力?一股惊骇之意在黒猴封全一、刘钊等人的心中升起。

    要不然说,一入修炼,天地之分。但这分的也太大了,差距也太明显了。

    至于吴达这些所谓的绥市黑道混混更是惊雷在耳、狂啸如鼓,震的众人眼花耳鸣,这是武者么?这是人类么?这简直是仙人手段。

    血刀,多么坚硬的钢刀,劈高速运行的子弹宛如劈泥削木。至于承装血刀的刀鞘,同样是由精钢打制。

    如果比锋利,血刀一定利过刀鞘。但要论坚硬韧度,却以刀鞘为尊。

    而现在发生了什么,坚硬如磐石的刀鞘,在碰到赵先生轻轻挥出的一股内劲,竟然鞘折尖碎。

    要是赵先生挥出劲力于自己的脑袋上,那会有什么结果发生?我的脑袋会硬过子弹么?会硬过郑家俊的血刀刀鞘么?

    从这一刻起,吴达以及众多的喽啰手下,才真正意识到赵先生是什么样的人类?整个绥市黑道才真正的把赵先生当成整个地下世界的禁忌。

    从这一刻起,赵大宝成为绥市黑道的皇上之皇。

    众人看到的只是表面,有切身之痛、深刻感悟的是跌坐在地的血刀郑家俊。在血刀刀鞘与青色劲风相撞的一瞬间,他明确的感觉到刀鞘尖刺中的是一座大山,一座不可逾越的超级巨山。

    别说他手中的是一把血刀刀鞘,即使是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也会被这一股劲风撕碎碾平。

    但令郑家俊更加震撼的是,他知道赵大宝这一击绝对不是普通明劲修炼者的力量。

    他的师傅也是明劲层次的修炼者,但其威力与赵先生这一击相比,简直成了莹虫之光与皓月之明的对比,差距太大了。

    当然,郑家俊不清楚的是,此刻的结局是多方面的综合结果。

    首先,他是被动的防守,无一丝一毫的移动,使得赵大宝的劲风完全可以集于一点,这与他集防守于一点是相同的原理。

    但修炼者的内劲集于一点的话,其叠加的力量可不是三倍五倍的,那可是数十倍的叠加。

    其次,作为超越修炼者功法的九转玄功,可不是修炼功法可以比拟的,那可是彭祖独创的修仙功法。

    修炼与修仙,一字之差,可谓差之千里。所以才形成今天、今时之惊天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