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地球最强修仙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高手真能装啊
    此时的赵大宝也不好受,为了装B,为了装成超越现实、超越普通修炼者的世外高人,这一击几乎抽空了一半的劲力。

    但效果么,还是蛮震撼的。没见到在场众人惊骇而又热烈的崇拜目光吗?

    淡淡的一笑,宛如一缕清风,赵大宝微步向前,轻轻的一拂,早已崩飞的血刀刀鞘被送到了郑家俊的面前。

    “郑师傅,别忘了你的承诺。”

    随即又带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瞠目如鸡的吴达,向刘钊一招手,风轻云淡的走出了蓝色海洋会馆,闲闲的、松松的,好一副世外高人风范。

    看着最先到来的“世外高人”,黒猴封全一惭愧不已,这才是真正的世外高人。以后赵先生即是我螳螂拳门的偶像,最终的奋斗目标。

    目光恭送赵大宝离开了三楼,早已站起来的血刀郑家俊目光如血的看了一眼吴达,“呸”的一声,他狠狠的吐了吴达一脸吐沫,

    “吴达,今天算你有狗运,竟然请到了赵先生。放心,既然我血刀答应了赵先生,我一定会做到的。但你要记住喽,半年之后把脖子洗干净,我定取你狗命。”

    说完,身形一转,拔起插在墙上的血刀,掠空飞出了三楼,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当黒猴封全一正要离开的时候,原本惊魂未定的吴达突然清醒过来,连忙请封全一留步道:

    “封大师,请留步。”

    封全一面带疑惑的看着吴达,疑惑中带有丝丝温怒,“吴老大,还何事情?”

    对于吴达,封全一是恼怒异常,要不是这家伙,也不会让他师徒二人双双受伤;要不是这狗东西,也不会让他黒猴封全一丢了这么大个面子。

    面对蕴藏怒气的问话,吴达也知道自己不待见人,但不留住封全一不行啊。

    “封大师,这二百万还请你笑纳。”

    吴达深深的弓着腰,一幅尊敬异常的样子。

    看着吴达这幅恭敬的模样,封全一面上的怒色消散了不少。

    “吴老大,钱我是不会收的了,无功不受禄。再有,今天你得以逃过一劫,那是赵先生的威慑,我封某人没有一丝功劳。还有的是,我警告你一声,以后别称我为大师。有赵先生在,我没有脸面称为大师。”

    “好好,我都听封馆主的。我想问的是,封馆主你所在的宗门有像赵先生这样的大师么?我想请一位。”

    “请一位像赵先生的大师?你今天能错打错着的请到赵先生,只能说你得了狗屎运。你一位明劲大师是那么好见的,别说你这小小的黑道老大,即使像血刀这样的厉害人物都不一定见得到。明确告诉你,你别再痴心妄想了。”

    说吧,封全一一拂袖子,转身领着一干弟子离开了三楼。

    看着离去的封全一,吴达一屁股坐在最边上的椅子上,目光惨淡的看着混乱不堪的大厅。随着眼珠的不断转动,他那惊吓过度的苍白脸色逐渐有所好转。

    此时,吴达的一位小弟凑到身边,低声问道:“大哥,赵先生要的五百万,我们真的送去么?那可是我们在绥市三个月的利润。”

    “啪”的一记耳光,狠狠的甩在小弟的左脸上,吴达 极度愤怒中夹杂着丝丝惧怕,

    “M的,你的脑袋是吃屎了?连赵先生的钱还敢不送?你真是一头猪,不,是一头蠢笨的、只知道吃屎的猪。TM的我怎么会收了你这样蠢笨如猪的家伙?记住喽,立刻、马上,今天就给我送去。”

    “记住喽,要给赵先生送去的是银行卡,没看见赵先生今天是多么的低调么,赵先生一定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身份。”

    说到这儿,吴达的脑袋突然灵活起来了,一招手把负责日常业务的老二叫了过来,

    “老二,吩咐下去,让绥市的所有兄弟见到赵先生时,一定要像见到我一样。不,要超过我,就像见到我们的祖宗一样,记住喽,是我吴达的祖宗。听见没有?”

    “同时,通知我们所有有业务往来的帮派。就说是我吴达说的,赵先生是我们绥市黑道的贵宾,最尊贵的贵宾。如果有所冒犯,就是和我吴达过不去,和我绥市整个黑道过不去,知道了么?”

    “大哥,你是想让所有人认为赵先生是我们的祖宗?”

    “对,就是我们绥市黑道所有人的祖宗,明白了么?”

    一丝明悟爬上了老二的胖脸上,他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大哥,我知道了,百分百的执行到底。但是,老大,这么做,要是让赵先生不高兴了怎么办?他可是……”

    说着,老二担忧的手往上一指,意思是赵大宝可是神仙一般的修炼者。

    “放心,赵先生不会在意的,作为一个高高在上的修炼者,不管我们如何的尊敬,他不会不高兴的。只要赵先生偶尔露出我们是他的人,或者提及我们一句话,嘿嘿,我们就万事无忧了。”

    说罢,嘿嘿笑声中体现出老狐狸般的笑容。

    ------------------------------------------------------------

    在送赵大宝回鸿兴小区的路上,面容恭敬的刘钊心里宛如烈火旺炉上沸水翻腾不已。

    离身而出的凌空劲力,竟然能一击而折百练钢刀刀鞘,这是多么大的力量。

    而凶悍如虎的内劲大成武者,在赵先生面前却不堪一击,一掌败内劲大成武者犹如闲庭信步般随意。

    赵先生的修为倒底有多高?真的是明劲中级么?

    作为秦家的黑道生意掌控人,刘钊也见识过多位明劲层次的修炼者,但怎么感觉这些修炼者与赵先生有莫大的距离呢?难道赵先生不是明劲修为,而是暗劲修为?

    一想到这,刘钊的脑袋“嗡”的一下。暗劲修为的修炼者,那可是夏国顶尖家族的保@护@伞、威慑邻国众多武者的核武器啊!

    他刘钊何德何能啊?能和这样的天神一般的人物接触、结交?

    刘钊的思索不无道理,以今天赵大宝的内劲修为上看,他早已远超一般的明劲高级的修炼者。如果一定要有所判断划分的话,以赵大宝的修为完全可以媲美暗劲初级修炼者。

    这是和他所修炼的九转玄功有关,毕竟仙人所创的功法,怎么能和一般修炼的功法相比较。

    将赵大宝送至鸿兴小区,刘钊一脚油门返回了秦老的住宅。

    当刘钊走进秦家那宽敞明亮的大厅时,他意外的发现,秦家的三爷,也就是秦老的三儿子秦远征正给秦老倒茶。而女儿秦香芋,外孙女张春琳环绕而坐。

    见刘钊走入客厅,秦老示意刘钊坐下,而秦远征等人也纷纷点头示意。作为秦老的贴身侍卫、黑道生意的负责人,在秦家的地位还是蛮高的。

    轻轻的将茶壶放下,秦远征面容沉稳的道:“爸,这次转任绥市市委书记,您还有什么吩咐的么?”

    手指轻轻的扣动几下沙发扶手,秦老略微停顿一下道:

    “远征,你也知道,你来绥市当书记,是为两年后的省委班子换届做准备的。我希望你要谨慎、谨慎再谨慎,现在不要求你做出任何政绩,而是要保证任期内不出任何问题。”

    “这样,在家族力量的推动下,两年后提任省委副书记的把握可以说十拿九稳了。对了,税务总局的工作交接完了么?什么时候可以来绥市?”

    面对父亲的吩咐,秦远征想了想道:

    “爸爸,我知道您的想法。可以这么说,如果仅是单一的求稳,我是可以做到的。但是,这么做,是不是过于平庸了?至于税务总局的工作,也交接的差不多了。下周回景市把程序走一遍就可以了。至于绥市的工作,随时可以开始,毕竟文件已经下达了。”

    “远征,你不要小瞧了求稳,在当今执政的七常委中,稳定已然是主旋律。至于发展,也要在主旋律的基础上开展。明白么?”

    随即,秦老对着刘钊展颜一笑道:

    “老刘,情况怎么样?确定出赵先生的真实修为了么?是不是达到明劲中级了?赵先生那么年轻,如果真达到明劲中级,那咱们一定要按家族供奉的最高礼遇对待,这可是秦家以后发展的基础啊。”

    “明劲中期修为?”

    听到秦老的问话,刘钊满脸不可思议的连连摇头,至今他还没有完全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

    “不是明劲中期?那是明劲初期?刘哥,你不会说赵大宝连明劲也不是吧?”秦香芋面容复杂的问着。

    对于赵大宝,秦香芋内心比较矛盾。如果赵大宝在这么年轻的岁数上,就达到明劲中期修为,这让天之骄女的秦香芋心里很不是滋味,说是嫉妒、恨,也不准确。

    怎么形容呢?总感觉,有一种原本属于自己骄傲东西,平白被陌生人夺走了。要是秦家的任何一位年轻人有赵大宝如此的修为,她都不会产生如此复杂的情绪。

    所以在秦香芋内心的潜意识里,她是不相信赵大宝有如此高深的修为。

    对于秦香芋的质疑,不仅秦老,就连秦远征也正襟危坐、面容严肃。他可是听父亲说过此事,内心也知道结交一位明劲中期修炼者的重要性。

    “明劲初期?还连明劲都不到?芋姐,你可真敢想!”面对秦香芋的问题,刘钊是哭笑不得。

    “倒地是什么修为啊?刘叔,你快点说啊,还卖什么关子?”张春琳娇柔中还带有一丝撒娇的意味。面对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刘钊,张春琳的心中还残留着儿时的温馨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