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邪帝独宠:盛世小毒后 > 正文 第153章 必先予之
    “母亲,就算没有小八,宣王就会娶我了吗?”谢雨柔暗自垂泪。

    “如果他想娶的话早就娶了,根本就不会等到现在。”

    袁筝自然知道,宣王看中的是谢萧晟的兵权,所以才对小八万般拉拢,“我们可以再想别的办法。

    “如今大局已定,林妃执掌六宫,宣王必定会是太子的人选。”谢雨柔卷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着,在眸底沉下一片暗影。

    “母亲您不是没有看到,在那天的祈福盛典上,所有的贵女千金全都把目光盯在宣王的身上。”

    “那又怎么样,他现在不是谁都没娶吗,别人都能耐心等待伺机而动,为什么偏偏你要这么冲动。”

    袁筝皱了皱眉头,他不明白自己这个乖巧听话的女儿为什么变成了如今这副样子。

    现在谢扶摇虽然看似占尽了优势,可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

    她和宣王至今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无论他事后是否嫁给宣王,他的名声都已经毁了。

    “宣王现在不会缺女人,以后更加不会,谁都想飞上枝头做凤凰,可是这个机会并不是等来的,只有主动出击,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谢雨柔早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脑,根本什么话都听不进去。

    “趁着他现在对我还有情意,我必须要牢牢抓住,女儿不仅想要站在小八的头上,还要现在天下所有女人之上。”

    自从那天在祈福盛典上看到林妃号令六宫,接受朝拜的威仪景象,谢雨柔便幻想着自己有一天又能登上凤位,成为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

    “你为什么就是听不进去呢,母亲还能害你不成?”袁筝的眼眸之中多的几分愠色。

    “母亲,欲先取之,必先与之,一直退守家门,隔岸观火,就能保证你的计划一定会成功吗?”谢雨柔嘴角噙笑,眼神阴戾。

    袁筝心下一沉,这么多年以来,她第一次有了这种深深的无力感,自己一手栽培的女儿终究是长大了。

    袁筝最终还是没有阻止的了谢雨柔,辘辘的马车声越来越远,地上掠过了一道雅致的倒影。

    谢雨柔撩开车帘,望着远处那辆褐色的马车越来越近。

    小厮心中明了,驾驶着马车,踏风而行,面对前方的危险,没有任何躲避,反而是奋勇向前。

    “吁……”

    两匹骏马发出了撕裂的鸣叫,前蹄高高跳起,带着马车转了一个弯儿,两辆马车直直的碰上。

    谢雨柔一阵晕眩,扶住车窗,这才勉强稳住了身形。

    “好大的胆子,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冲撞宣王殿下?”来喜心中大怒,手中的马鞭直指面前的小厮。

    谢雨柔勾了勾嘴角,从马车上走了下来,惊慌失措道,“王爷恕罪,都是臣女管教无方。”

    卫峥原本心中恼怒,想让来喜好好教训一下这些不长眼的东西,可是听到马车外的声音,瞬间变了脸色。

    丝绸所织成的帘子被轻轻撩开,卫峥探出头来,打量着自己面前的女人,玩味的笑道,“谢小姐?怎么是你?”

    “臣女原本想去宛香坊,挑选一些胭脂水粉,没有想到在路上竟然冲撞了轩王殿下。”

    谢雨柔说的坦诚,白皙细嫩的脸颊上,染上了一抹红晕。

    “原来是这样,看来本王和谢小姐,真是缘分非浅,每次都能莫名其妙的遇到。”

    卫峥薄唇微启,嘴角擒着一抹放荡不羁的笑意。

    这句话的确是卫峥的真心话,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这些所谓的偶遇,不过是精心设计下的伪装罢了。

    卫峥将目光放到了谢雨柔旁边的马车上,“谢小姐,你的马车已经损坏,估计不能再坐了,如果不嫌弃的话,不如到本王的马车上来,本王送你过去。”

    谢玉柔眼波流转,脸上竟是为难的神色,“这恐怕不太好,王爷想必还有要事要做,怎可因为臣女耽误了时间。”

    “谢小姐多虑了,本王并没有什么事情,不过是出来转转而已。”

    卫峥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完全不顾旁边来喜诧异的神色。

    “外面天寒,谢小姐身体娇贵,要是冻坏了,本王可是会心疼的。”卫峥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谢雨柔刚才的举动,只是为了装装样子而已,既然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她自然也不再拒绝。

    “多谢王爷!”谢雨柔莲步款款走到了卫峥的身边,出乎意料的是卫峥竟然伸出手来扶了自己一把。

    手掌间的温热猝不及防地传达到大脑,谢雨柔下意识地收回手,略显羞涩的低下了头。

    她知道,这个举动是卫峥乐意见到的。

    卫峥目光幽深,心里多了几分征服的欲望,这才是自己想要的女人。

    “主子……”来喜欲言又止,张了张嘴,最后将目光落到了马车里面,无奈地叹了口气。

    “该怎么做你心里知道,应该不用本王吩咐了吧。”卫峥冰冷的目光深深的剜了他一眼,悠哉悠哉的上了马车。

    临江斋。

    谢扶摇站在窗边,望着外面车水马龙的世界,一个雪白而晶莹的碎片,吹落在了自己的袖口。

    还没等谢扶摇反应过来,这晶莹的碎片变化为了水珠,融化在了簇新浅绯色绫袄上。

    “小姐快看,外面下雪了。”紫玉惊呼道。

    谢扶摇抬起头来,望着天地之间纷纷扬扬的雪花,细小而又密集。

    如同柳絮一般飘飘洒洒,或盘旋,或舞动,或直直的坠落地面,一会儿飘在人们的脸上,一会儿落在树杈上。

    周围像是拉起了一个白色的帷帐,如梦似幻,如醉似舞。

    谢扶摇伸出手去,仿佛想要接住这洁白晶莹的魂魄。

    这是自己重生之后下的第一场雪,没有想到陪自己看雪的人,竟然也只有紫玉而已。

    “咚咚咚”的敲门声打断了谢扶摇的思绪。

    她扭过头去,望着满身寒气的来喜,可能是在外面呆的久了,他的肩头一片湿润。

    “谢小姐,实在不好意思,我们家主子今天有要事要做,怕是来不了了。”来喜满脸歉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