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带着宠兽系统闯异世 > 正文 第133章 无名三式(为读者@-@打赏加更!)
    林翔扶了扶,有些晕晕沉沉的脑袋。

    这猴儿酒,香是香,就是喝多了,后劲有些猛。

    还记得昨天,无名一代剑道大师,开始林翔拿出猴儿酒时,他还推诿说:“老夫,已经滴酒不沾,很多年了。”

    可当林翔,将竹筒塞子打开时,酒香扑鼻。

    无名老者,顿时坐不住了,说:“老夫隐居之前,品鉴过各类佳酿。

    这酒,为何如此香醇,老夫尝尝。”

    这一尝,就一发不可收拾。

    没想到无名老者,实力高强,酒量也不孬。

    林翔好不容易,扫荡来的百筒猴儿酒,近半入了他的肚子。

    喝完后,还脸不红,心不跳的,他借着酒劲,为林翔,演示了一套惊天地泣鬼神的剑法。

    这套剑法,以意御剑,总共就只有三式:斩天,斩地,斩神魔。

    虽然,剑招看起来简单,就是普通的劈斩,但这剑式,在无名老者手中,气势逼人。

    虽然,无名老者,没有针对林翔进行劈斩。

    但他站在不远处,却感觉这剑式的攻击范围,将他笼罩起来,气机被锁定,周身不得动弹,这威势,居然恐怖如斯!

    演练完这套剑法后,无名老者也意兴阑珊,向林翔挥挥手,转身走进,不远处的茅草屋。

    林翔会意,知道这是无名老者,下的逐客令,便踩着有些酒醉,飘飘然的步伐,回到了御兽宗内院,分配给他的庭院。

    林翔摇摇头,笑道:“真香定律,居然在这异世,也能大放光彩。”

    想到,无名老者演示的无名三式,林翔又有些郁闷。

    这三式剑法,威力惊人,光气势,便能将他困得动弹不得,其威力,绝对不逊色于天阶魂技。

    问题是,剑法虽好,但施展出这无名三式的前提,是要领悟剑意。

    剑意,这么高端的东东,显然林翔一时半会,捣鼓不出来。

    这无名三式,光有剑招,没有剑意,也是没有丝毫威力。

    至于剑意,林翔只能慢慢悟了。

    林翔收拾好心情,打算出门,拜访一下朋友。

    这几天,忙着进行内院考核,也没什么闲工夫。

    好不容易,闲下来了,他打算去看看秦轻语和秦飞两兄妹。

    来到秦轻语住处,林翔发现她的院子里,倒是蛮热闹的。

    内门弟子,不比内院弟子的独门独院。

    一间院子里,住了好几位内门弟子,但是每位内门弟子,还是有独立的房间。

    此时,秦轻语房门口,两队人马,怒目而视,颇有一言不合,便拳脚相向之势。

    不用想,这两拨人,必定是垂涎秦轻语的美色,大清早的,便赶到她门口,争风吃醋来了。

    不过,秦轻语这小丫头片子,魅力还挺大的嘛!

    林翔在这两队人马之中,居然还发现熟人了。

    “哟,石松师弟,这是闹哪样?又想跟人火拼了?”

    林翔这“师弟”二字,还特意加重了语气。

    这石松,果然不愧为纨绔子弟。

    一天天,不想着提升修为,尽想着跟别人争风吃醋。

    对于此时的石松,他是一点都看不上。

    虽然这几个月,石松也升了一阶,但相对于五阶的林翔来说,完全不是一个牌面!

    “咦,是你,怎么可能?你不是死了吗?怎么还晋升内院弟子了!”石松大骇道。

    “哈哈,拜你们所赐,我不仅没死,还又有了奇遇。

    这次还是内院考核的第一名,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林翔向石松调侃道。

    “你你你,你都成了内院弟子,还来这里干嘛!”石松有些色厉内荏的说道。

    “喏,这房间里的女孩,是我的好朋友,好妹妹,你说我来干嘛!”林翔笑道。

    “什么,你也是来和我们抢秦轻语的?”另一队人马中,一位油头粉面的公子哥,说道。

    “你是?”林翔斜瞄了,这纨绔子弟一眼,眼中满是不屑。

    这家伙,连石松都不如,实力才二阶。

    再看其着装,花里胡哨,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本公子乃是黎霸,黎昊是我哥,是你们内院第二天王,怕了吧。”这二货,眼望着天,一脸傲娇的说道。

    WTF?黎霸?你爸?这名字,有够坑的!

    “我道是谁?小泥巴,你不跟你哥在家,好好玩泥巴,跑来这学人家,追什么女孩子啊!”林翔笑骂道。

    “你。。。。。。”这黎霸被林翔,怼的一脸通红,敢怒不敢言。

    “你什么你,还不跟我滚蛋,想尝尝我砂锅般大小的拳头,是吧!”林翔扬起拳头,吓得黎霸脸色发白。

    “你敢,信不信,我叫我哥,打的你,生活不能自理!”黎霸大喝道,理不直气要壮,这是他多年横行御兽宗,总结出来的法门。

    “不信!你再不走,信不信,我现在就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林翔将拳头,挥的呼呼响,吓得黎霸带着手下,屁颠屁颠的跑出了秦轻语住的院子。

    “你给我等着,有本事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到时候,我让我哥收拾你!”黎霸边跑,还边放狠话。

    “哟,小样,还敢恐吓我,记住了,爷爷叫林翔!滚远点,下次我再见到,你骚扰我妹,见一次打一次!”看到这黎霸这么识抬举,林翔也懒得动手了。

    门外,黎霸的一名手下,不解的问道:“霸哥,我们这么一群人,他就一个,怕他干啥?”

    黎霸一巴掌,拍飞这名手下,道:“你傻,我又不傻,你没看到人家,穿的内院弟子的服饰。

    听说,还是内院考核第一。

    内院考核门槛是四阶,他拿了第一,最少也是五阶。

    就我们这些人,最高不过三阶。

    说不定,都不用别人一招,就被放倒了。

    我又不是受虐狂,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哥可是六阶中期。

    到时候,让我哥将他收拾了,看他还敢在我面前嚣张,看他还敢跟我争秦轻语,呵呵。”

    “霸哥,果然是英明神武。”刚被拍飞的那名小弟,一记马屁送上。

    黎霸很是受用,拍了拍,这名小弟的肩膀道:“小子,别看你三阶,要学的东西,多着呢!跟着我,绝对是你,最明智的选择。”

    “是,是,是,霸哥,威武霸气!”这名小弟,又是一记马屁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