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微尘传 > 正文 第三卷 中洲侠影波澜起 第一百八十八章 入城见疑迹,追踪反追踪
    观察了一番下方的环境,徐飞远挑选了一个较为隐蔽的地方。

    “就在这吧!”

    一边说着,徐飞远已是调整形向着地面落去。其余众人听到徐飞远的话,也是向着下方落去。十二道遁光虽是有先有后向下落去,但最后却是几乎同时到达地面。遁光散去,十二道影显露出来。他们迅速依照先前安排,各自找到各自的队友。不到一息的时间,三支四人小队迅速组合出来。

    “大家保重!”

    对着其余人客气了一声,李钊与马致远已经带领着赵明和陈凌快速离开。

    过了约有半盏茶时间,四人已经走远了。这时候徐飞远对着所有人一点头,也是客气了一句。

    “我们也走了,你们保重。”

    徐飞远转向着西境郡的城池走去,公孙静对着云扬与白子月一招手,三人一同跟着走了上去。

    “呵!就剩下我们了。”

    看了下站在一起的许成林与陈洛雪,已经一旁略显孤单的李汉鑫,苏云鹤突然有种想笑的感觉。

    “走吧,我们也过去。时间隔得太长,容易和他们走失。”

    察觉时间约过了半盏茶,苏云鹤也是招呼几人一声一起离去。

    小队的人数最终定为四人,这是一群人经过商议之后认定最合理的人数。人数多了容易引起注目,人数少了遇到况难以应付。正所谓多一人不美,少一人不足。而离去时间间隔半盏茶时间,也是他们商议出来的。用灵力做的标记不会持续太久,也不能让它持续太久。灵力标记持续太久,则会有被人发现的可能。第一队顺手做下标记,第二队人找到标记后正好它消失,他们再顺手做下标记,到了第三队人则是只需要寻找标记就好了。

    西境郡城门之前,苏云鹤四人略微停了一下。而就趁着这停顿的片刻,许成林已是放出神识查探清楚了周围的一切。

    “城门两旁以及钟楼上方,都有侦测灵力的特殊法阵。”

    收回神识,许成林来到苏云鹤边提醒了一句。

    “哦?我来看一下。”

    苏云鹤的目光飞快飞快在许成林说的三个地方转了一下,接着他的双眼却是一缩。

    “这阵法有些高明,不像是随随便便布置的。这城中应有一个不小的修行组织,不然不会花大力气在这侦查阵法上。”

    “城中有许多修行者存在,听说好像有一个什么神教存在。”

    李汉鑫不知从什么时候来到了苏云鹤的旁,他声音虽然不大,但还是吓了苏云鹤一跳。

    “李师弟你是怎么知道的?”

    奇怪的看了李汉鑫一眼,苏云鹤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别说是他,就是许成林也有些莫名其妙。

    “刚刚我趁机找人谈了几句,这些消息就是他

    们告诉我的。”

    微微一笑,李汉鑫指向了几个离去的行人。

    “李师兄比较擅长报收集,就在你们查看阵法的时候,他已经收集了不少报。”

    看着有些疑惑地二人,陈洛雪不失时宜的给他们解释了一下。

    “原来如此,那寻找标记的事就交给李师兄了。”

    笑着一点头,许成林已是将一枚敛息符递给了李汉鑫。

    “这是自然!”

    说话之间,李汉鑫已是发动了手中的敛息符。灵光一闪之间,李汉鑫上的灵力波动完全消失。若是无人得知他的份的话,相信无人得知他会是一名修行者。

    “不得不夸云扬一句了不起,只是一枚小小的敛息符便将我们上的灵力波动隐藏。”

    苏云鹤掏出一枚敛息符,也是迅速的激活。如同李汉鑫一般,他上的些许灵力波动也是瞬间被隐藏。

    “这东西我们就省下了!”

    露出了一个狡猾的笑容,陈洛雪的气息在苏云鹤与李汉鑫面前缓缓消失,直至消失不见。

    还没有等二人说出什么感慨之词,二人又是见到许成林上也出现了相同的况。这一刻苏云鹤有些恍然,怪不得先前许成林会递给李汉鑫敛息符了,原来他根本用不上。

    “你这小子,原来还藏着这一手!”

    上下打量着气息消失不见的二人,苏云鹤瞬间也是明白了什么。二人上出现的况相同,显然是出自同一种法术。对于许成林与陈洛雪间的关系,苏云鹤又是了解的深了一些。

    “走吧!抓紧时间与他们汇合!毕竟这进城只是第一步,真正的目的是查处那些作恶的修行者。”

    小声的招呼了三人一声,苏云鹤率先向着城门走去。三人不着痕迹的点了一下头,也是快步跟了上去。

    城门上的侦查阵法很高明,但却架不住四人将灵力波动用特殊方法掩藏了起来。毕竟这阵法只能被动监测,而不能主动探查。就比如门是被动的防备君子,而不能主动的防备盗贼。四人若无其事的通过城门,顺利的来到了城内。

    西境郡与北沧大陆的城池没有多大区别,除了两旁的房屋形式不同,街上行人的服饰不同外,其他几乎全是相同。这说起来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毕竟以前七个大洲是一个整体。房屋的区别,只是因为地域和环境不同造成的而已。几个大洲的关系其实很有意思,总结起来就是穿着不同的衣服,住着不同的房屋,用着稍有差异的文字,说着差异不大的话。其中有许多相同,也有许多不同。

    到了城内,李汉鑫迅速观察了一下况,他在第一时间找到了上一队人留下的标记。

    “跟我走!”

    没有丝毫的耽搁,他立即带着三个人朝着

    标记赶去。

    标记只要找到一个,找到下一个就极为容易了。一个一个标记的找下去,终于他们四人看到了先前两个队伍的影。

    苏云鹤一喜,就要快速赶去会合。然而此时,李汉鑫却是一下拦住了他。

    “他们八个人聚在一起,虽是没有互相交流,却是引起了别人的注目。”

    低声地解释一下,李汉鑫一一点向八人周边的几个人影。

    “你看那里,那里,还有徐师兄的后。这几个人眼神飘忽形躲躲藏藏,显然就是长于盯梢的人。”

    顺着李汉鑫指的方向看去,三人果然见到那里有几个人行为举止颇为怪异。

    “我们还是疏忽了!”

    许成林叹了口气,似乎想到了什么。

    “也怪我!我也是没有想到。”

    李汉鑫苦笑一声,也是叹了口气。

    “怎么了?”

    看着陷入自责的两个人,苏云鹤感到莫名其妙。

    “我好想明白了一点。”

    盯着不远处的八个人,陈洛雪若有所思的说着。

    “八个人虽然互相没有交流,但他们上的衣饰与气质太过出众。想不引起别人的注意,简直太难了。即便是用敛息符掩藏了灵力波动,也是难掩上的那份出尘气息。我相信他们现在自己也感应出来了,不然不会找这么一个显眼的地方来提醒我们。”

    说到这里,陈洛雪恰巧收到了一人的传音。她目光一移,恰巧对上了公孙静投来的目光。

    不着痕迹的点了一下头,陈洛雪看向了其余的三个人。

    “刚刚公孙师姐传音告诉我,他让我们先不要与他们会合。周围盯梢的几个人似乎也是修行者,那几人不知如何注意到了他们。”

    “嘶,这事有点难办了!”

    听了陈洛雪的告知,苏云鹤已是不知该如何,不由得有些犯难。

    “其实也不难,我先可以按照现在的队伍原封不动。以四人小队为形式,各自独立的行动。但要注意一点,随时保持联系。”

    略一思索,许成林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想法不错!不过我觉得可以稍微改改。”

    听了许成林的看法,李汉鑫先是点头,但随即略一犹豫还是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哦?怎么个改法?”

    好奇地看了一眼李汉鑫,许成林突然来了兴趣。他很想知道,这个擅长打探报的人有什么高明的手段。

    “将计就计,追踪与反追踪!”

    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李汉鑫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自信。

    “李师弟不要卖关子,赶紧说说怎么回事。若是主意不错,我们赶紧传音与他们。”

    苏云鹤没有给李汉鑫卖关子的机会,直接开口问了出来。

    略一沉思,李汉鑫组织了一

    下语言,这才缓缓道出。

    “他们两队人现在被盯上了,我们可以让他们继续装作不认在城中闲逛。这样盯住他们的人就会各自尾随,而我们作为第三队并没有被发现,可以分出两人各跟一组来一个反追踪。盯住他们的人不可能不与人接头,到时候我们只要小心一些顺藤摸瓜,自然可以知晓事的原委。只不过这个点方法需要我们三队人默契配合,任何一队出了问题都会功亏一篑。”

    这简短的几句话,却是很清楚的交代出了事的轮廓。苏云鹤将这事在脑中一过,觉得颇为可行。没有半刻犹豫,苏云鹤就要凝音成线进行传音。哪知这是,陈洛雪却是一下拦住了他。

    “苏师兄莫慌!周围的几人全是修行者,若是贸然传音给他们,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就暴露了行踪。这事就交给我吧!神识传信,相信不是神识高出我几个层次的人,是不会轻易察觉的。”

    颇为自信的一笑,陈洛雪淡淡的露出一个笑容。

    “好,有劳陈师妹了。”

    看了看许成林,苏云鹤也是反应了过来。同样的法术,许成林神识十分强大,这陈洛雪相信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陈洛雪眼底灵光一闪,神识瞬间分为数道。不到一息的时间,汇合在一起的八个人却是怔了一下。随即这八个人不着痕迹的互相看了一眼,纷纷向着两个方向离去。与此同时,负责盯梢的几名修行者也是对视一眼各自离去。

    “我们两个先走了,你们小心一点。”

    向着二人嘱咐了一声,苏云鹤与李汉鑫追着李钊那一队离去。他们二人一起行动没有丝毫问题,许成林与陈洛雪的组合也是让放心的。这样的分配,苏云鹤觉得十分合理。

    看着离去的二人,又看了看另一队离去的方向,许成林叹了一口气。

    “这世道真是变了,以前根本不知道我们生活的中洲大陆竟这样混乱。”

    “那又有什么办法!好在现在有散修联盟的存在,即便是乱也不会乱到哪里。”

    陈洛雪无奈一笑,也只能这样说道。

    “赶紧将需要解决的事办好,我现在很想知道白云村怎么样了。”

    “我也是!”

    二人一边说着,已经向着徐飞远所在的队伍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