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是冒牌召唤师 > 正文 第46章 ,妖兽和人族的矛盾
    半响后,看着人族小女孩表情从恐惧到震惊,再到双眼放光,秀气眼眸中传来渴望,鬼狐王很满意得点了点头。

    鬼狐王对自己的眼力劲很有信心,更何况这还只是个人族小朋友。

    然后,鬼狐王很放心的一口咬下。

    身为王者,就应该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再然后,鬼狐王双眼暴突,两只爪子捂着喉咙发出嗬嗬声,上蹿下跳。

    半只烧鸡,掉落在地。

    数十只鬼狐从各处钻了出来,着急绕着鬼狐王打转。

    它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敢问。

    “这么轻易就逮住鬼狐王了?会不会有诈?”

    这是叶子烟的声音。

    “是啊,鬼狐王生性狡诈,诡计多端,小心为上。”

    这是魏风光的。

    “说来其实还是得感谢魏少爷这辣鸡啊,连一品后期的妖兽也承受不住这黑暗料理的威力,恐怖如斯。”

    陆承飞道。

    而刘燕儿就比较直接了,直接拔剑,杀向那群鬼狐。

    这是他们此行的目标。

    “燕儿妹妹别急嘛,只要鬼狐王在,他们不会跑远的。”陆承飞在后面提醒,也加入了战斗。

    陆承飞的武器,就是他的拳头。

    魏风光和叶子烟,也加入战场。

    叶子烟同样使剑,剑式缠绵悱恻又缥缈无踪,缥缈中隐藏杀机,长剑所到之处,自是带起一番腥风血雨。

    而魏风光……

    陆承飞眼角余光一直在留意着魏风光,魏风光加入他们队伍的目的不单纯。

    怕是有所求,但应该不是刘燕儿。

    一路上,也不见他展现实力。

    眼角余光,陆承飞见到了,魏风光的武器是短剑,不足三尺,剑锋之上依稀可见点点锈迹……

    锈?

    陆承飞一愣,但下一瞬,短剑所到之处,呜呼哀嚎声响起。

    但诡异的是,陆承飞看得清楚,那不足三尺的短剑,根本就没碰到鬼狐,离那往外滋血的伤口,还差数寸!

    演员?

    暗器?

    还是说……

    陆承飞忽然想起老爹说过,这青阳城魏家乃是魂修世家,看这架势排除召唤师,那唯有一种可能……

    幻师!

    以自身魂力构造虚无,虚空成像造成感官错觉,用于战斗中,能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

    就像现在,鬼狐以为自己躲过人族的攻击,可在魏风光看来,鬼狐却是直直往他剑刃上送去。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还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陆承飞感叹,看来有金手指也不能小觑大陆的天才,幻师还只是无数辅助手段中的一种,就有如此威能。

    其它副职业呢?或许只会更强。

    青阳城也有幻师,就在陆家的梦魇恐怖屋,但那幻师散修出身,离开恐怖屋和幻界石,虚空成像都很难做到。

    猎杀数头鬼狐,魏风光魂力消耗加快,那不足三尺的短剑露出了真身。

    果然如陆承飞所猜想的,是一柄五尺青锋。

    剑刃锋利,隐约间有锋芒流转,慑人心弦,果然,连上面的锈迹都是假的。

    陆承飞五爪用力一握,吧唧一声将一头鬼狐捏死,破布麻袋似的扔一边。

    没有任何悬念,盏茶功夫,场上的战斗结束了。

    整个鬼狐族群,就只剩下鬼狐王还在哀嚎惨叫,掐着自己的脖子满地打滚。

    “魏风光你这辣鸡……”

    “混蛋,我不是辣鸡。”魏风光暴跳如雷,几欲抓狂。

    “好吧,那么魏少爷现在还坚持辣鸡才是正宗嘛?看到没,这辣鸡就是黑暗料理,恐怖如斯的毒药啊!”陆承飞指着那半只烧鸡道,但看向那烧鸡时,却愣住了。

    只见那十三四岁的小女孩,正抱着半只烧鸡狂啃。

    狼吞虎咽,仿佛生怕有人跟她抢似的。

    “哈哈哈,陆承飞你还有何话可说!!这是垃圾?人间绝味也不过如此!”魏风光仰天长笑,一脸欣慰看着那小女孩,想不到在这遇到同道中人,这可谓是缘分呐……

    一时间,魏风光对小女孩的好感度不断+1,+1,+1……

    “小妹妹别急,小心被呛到,来,哥哥这有一壶水……”

    魏风光笑着拿出水壶,走向那小女孩。

    陆承飞也很无奈,在这地方怎么就刚好遇到一个吃辣的呢?

    不过也幸好这小女孩喜欢吃辣,否则刚才就露馅了。

    鬼狐王果然狡诈多疑,送上门的肉,竟然还知道找个试吃的。

    不过他们这计划也确实太糙了,时间有限,还是客场作战,想要尽善尽美不可能,能做的就是多想几个备用方案。

    侥幸的是,一举成功。

    “弟弟你说,明明人族和妖兽不死不休,为什么长臂猴还会和我们合作呢?”

    叶子烟忽然问道。

    “妖兽和人族的矛盾,跟长臂猴有啥关系?”陆承飞奇怪的看了眼叶子烟:“人族和妖兽之间的矛盾,还上升不到个体之间。”

    叶子烟眨巴着眼。

    “妖兽喂,你该真不会以为我们人族是在和全体妖兽战斗吧?”陆承飞震惊看着叶子烟:“你是不是太自信了?”

    “真要是全妖兽公敌,不死不休的那种,咱人族早就凉凉了。”

    陆承飞很确切说道。

    叶子烟也觉得很有道理,但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之所以不对劲,是这道理和你所谓的常识起冲突了。”陆承飞一针见血道:“你日常听到,一定都是类似“人族永不为奴”“人族和妖兽不死不休”“天地不仁,人族卑微如蝼蚁”的话,脑海中自然而然形成一种模板,人族和妖兽一旦相遇,狭路相逢勇者胜。”

    “这话不能说错,但也不全对,譬如遇到这鬼狐,生性狡诈暴戾,杀了就是。”陆承飞顿了顿道:“但问题是,就算遇到其它妖兽,这鬼狐也同样下会黑手啊。”

    “像刚才的长臂猴,本来高高兴兴走在路上,结果一踏入鬼狐王的地盘,还不是照样被抢?”陆承飞道:“猴在路上走,祸从天上来啊!”

    叶子烟若有所思。

    “妖兽本来就是一个大联盟,种类繁多,在长臂猴这妖兽眼中,我们人族和鬼狐族有啥区别?”

    “以它们自己为标准,我们都是长相模样好奇怪的生物。”

    “所以说,你所听到的那些话,完全就是某些人往自己脸上贴金啊!”

    陆承飞总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