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贼人休走 >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可惜术虎横也不是用剑的人
    “咳,大王······”术虎横虚弱地咳嗽了一声,似乎是想要从床上坐起来。

    但是中年男人却按住了他的肩膀说道:“哎,先生不必起来,躺着说就好。”

    “是。”术虎横像是有些动容地又躺了下来,出了口气说道。

    “回大王,此番派人前去中原,虽历经颇多波折,但是收获也亦是不少。”

    说着,他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一本谱子,递给了床边的中年男人说道。

    “这是那唐国的江湖兵器谱,谱中排的是唐国使用各类兵器的江湖武人的排名。我先前去唐国之时,已经稍作过一番调查,可以确认这谱中的内容大多都没有错。”

    “是吗?”中年人像是颇有兴趣地接过了术虎横手中的书册,翻在手里看了看。

    突然,他笑了一下说道:“我看这书上写,唐国的第一剑客是一个叫做独孤不复的人,也不知道他和先生比起来如何。”

    病榻之上,术虎横摇了摇头,该是苦笑了一下说道:“这个没有真正的试过,我也不好妄下定论,但是······”

    说着,他的神色沉下了下来:“在那唐国,却是有一个江湖人,绝对不可小觑。”

    “哦?”中年人好奇地抬起了眼睛,重新看向了术虎横问道:“不知先生说的这个人是谁?”

    “他叫做李驷。”术虎横缓缓地说道。

    对于李驷这个名字,他所了解的也不多,大多都是从他安排另一些探子那里知道的。

    而他留意起这个名字,是从疆拔在天下剑盟被这人击败的时候开始的。

    疆拔是他的仇人,虽然是很就以前的仇了,但是对于疆拔的实力,术虎横还是有明确的认识的。

    就算是现在的他,想要拿下疆拔,也必须要付出一点代价才可以做到。

    但是听探子传回的消息说,李驷击败疆拔的时候几乎都没有受什么伤。

    这就说明了一点,恐怕就连他也不会是那李驷的对手。

    而在三个月前的一个晚上,他对这个叫做李驷的人的武功也有了一个更加清晰的认识。

    那一晚,李驷救走了术虎女,术虎横想过出手阻拦,但是李驷的轻功却让他错失了出手的最好机会。

    李驷的轻功很快,作为一个剑客术虎横自然明白,快与慢之间,就是生与死的区别。

    所以如果可以,他不想与李驷交手。

    可是如果真的交了手,术虎横也不是完全没有把握,就算他轻功可能不如李驷,但是他可以杀死李驷,这是他的自信,所以他才会追去江南。

    然而术虎横不知道的是,那晚他看到的李驷其实并不快,因为他还带着另外一个人。

    而且他也没有想到,在江南的那座破寺里,会有一个他完全不敢直面的高手。

    想起江南的那座寺庙,术虎横的心中又是一颤。

    床边,看到术虎横说出了李驷这个名字后就陷入了沉默,中年人皱了一下眉头继续问道。

    “不知这个李驷有什么特别,让先生这么在意。”

    “嗯。”术虎横回过了神来,低了一下头,对着中年男人说道。

    “他的名字并没有出现在这本兵器谱上,但是我打听过,他是唐国当下轻功最快的人。而且,我总是感觉他会对我们有所阻碍。”

    “是吗?”中年男人的眼中上过了一丝不明的神色,顿了一下,说道:“那我会让人留意他的。”

    “还有。”术虎横犹豫了一下,又说了一句:“在那唐国的江南······”

    “我知道,那江南暂不可动是吧。”中年男人抬了抬手,打断了术虎横的话。

    这已经是最近几日,术虎横第三次同他提起江南这两个字了。

    根据术虎横自己所说,是他在那里遇到了一个绝对不可以招惹的人物。

    但是在中年人看来,一个人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不过就是一个人而已,成不了一国的阻碍,只有他们是一群人的时候,才会需要去特别留心。

    “嗯。”看着中年男人不是在意的样子,术虎横也只好先暂且作罢。

    他知道他不可能劝眼前的这人放下对唐国的心思,他现在只能希望,那寺庙里的人不会离开山门了。

    “相比于这些。”中年男人认真地重新看着术虎横:“我还是希望先生继续同我说说,你对那唐人江湖的看法。”

    术虎横点了点头,继而说道。

    “除去刚才的那些,唐人的江湖里鱼龙混杂,但大多都是些随性自由之辈,自持武力,不服朝廷管束。谋财害命者常有,鸡鸣狗盗事亦多。这其中,以长乐门、血衣楼、风雨楼等势力为首,有不少在野的江湖组织,只要花钱就可以让他们我等办事。人命消息,皆可买卖。所以只要布置足够,我等应当可以让一部分江湖人为我等所用,甚至,让他们倒戈相向。在必要的时候,给予唐国的朝廷毙命一击。”

    “如此,甚好。”中年人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笑容。

    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是有间隙的,即使对外再固若金汤,也可以从内部悄然瓦解。

    就像是金国的那句古话一样,没有牛羊的肚子里是不生虫子的。

    “那么,我会派人去接触一下那些江湖人的,术虎先生就好好养病便是。”

    说着,中年人就起身拍了拍术虎横的肩膀,没有再要久留的意思,他只要知道这些就足够了。

    术虎横已经给了他很多,他要接触的江湖人和江湖组织都已经在这些消息里了。

    “嗯,谢大王。”术虎横也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他不能再管了,再管的话,他就管得多了。

    这也为什么他现在会“卧病在床”的原因。

    中年人离开了。

    房间里,只剩下了术虎横一个人静静地躺着。

    半响,他突然对着房门外叫道:“阿女,帮我拿一灌水进来。”

    可是好久,门外都没有一点动静。

    术虎横沉默了一下,好像是才反应了过来什么,没有再说话,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

    也许,她逃出了这里,也不是一件坏事吧。

    术虎横这样想着,缓缓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应该是睡了过去。

    他床下的角落里,放着一只积着灰尘的拨浪鼓,那是很早很早以前,他给一个小女孩买的。

    只是,他至今也没有送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