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贼人休走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一章:江湖人的思路,一向很复杂
    这日的阳光正好,晒得人衣衫都是暖暖的,迎面吹来的清风和煦,少了几分往日的寒意。这在临近小年的冬天,可以说是难得的好天气。

    千家楼的店门大敞,门口的石阶旁,一只野猫趴在那,慵懒地晃荡着尾巴。它的胡须颤动着,时不时地眯着眼睛打上一个哈欠。

    屋檐上,三两只鸟雀停留在那,叽叽喳喳地叫了一阵,又低头梳理起了羽毛。

    这时恰逢几个客人结伴登门,吓走了野猫,惊起了鸟雀。

    还在擦着桌子的半截仙连忙迎了上去,抖了一下手里的布头,笑着问道。

    “几位客官,要些什么呀?”

    “还是像往日一样,三盘瓜子两壶清茶。”走在最前面的客人熟门熟路地说道,他和他身后的两位朋友都是这店里常来的茶客,向来不喝酒,只喝茶。

    而且通常都是选在早间没什么人的时候来,喝到午间人多的时候走。

    “哎,得嘞,红姑娘,快来给客人看茶!”半截仙弯着腰应了一声,然后对着堂后叫道。

    “知道了!催得这么紧做什么,茶翻了你来喝吗?”

    李驷站在堂后倒着茶,穿着一身红衣,无奈地挑着眉头应道。

    说罢,他就端着两壶倒好的茶走了出来。

    看着李驷那副还没有睡醒的模样,三个客人苦笑着对视了两眼。

    开始的时候他们也没有感觉出来,最近才发现,这红姑娘做事当真是越来越随性了。

    不过这样也好,少了一些虚与委蛇的客套,反倒多了一点不太遮掩的性情,算是恰到好处,亦不至于让人觉得不快。

    这酒楼和青楼,终归还是不一样的。

    给客人们上好了茶和瓜子,李驷也帮着整理起了桌凳。而那三个茶客则是坐下,开始聊起了天。

    “哎。”一个穿着灰衣的茶客对着身边的青衣茶客抬了抬下巴,嗑着瓜子问道。

    “那事,最近有什么新的消息了?”

    “这两天已经没什么消息了。”青衣茶客喝着茶摇了摇头:“大概是已经过去了吧。”

    他们聊天的声音李驷自然是听得见的,而灰衣茶客嘴中的那事,他同样也是知道的。

    因为真要说起来,他与那事也算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如今已经是独孤不复离开酒楼的第十天,而这十天里,他一共与五个人交过手。

    除了第三天的江怜儿之外,第四天,他在城西与唐重巧遇,直接闹了个刀剑相向。第五天的城北驿站,他与燕今翎来了一场晚到的刀剑之战。第七天的城东湖畔,严亭之更是与他打得湖水倾翻。第八天的护城河岸,一个不知名的女剑客与他争执了一番,比了三剑,场面是天昏地暗。

    但是毫无例外,这些人最终都被独孤不复“请”出了明州城。

    独孤不复为什么要这么做,又有什么值得他这么做,这已经成了现在城里每个人都在讨论的问题。

    但李驷不知道的是,此时,不只是明州城,这事是已经闹得整个江湖都人尽皆知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与独孤不复动手的这些人几乎没有一个是来头小的。他们一个个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平日里随便拿出来一位做点什么事情,那都是举足轻重的存在。

    眼下独孤不复居然与他们都打了一遍,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魔教之事才刚刚过去,就又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这不符合常理啊。

    于是,无论是江湖人还是明州城里的好事者,都纷纷作出了自己的猜测。

    首先是千家楼里的一个酒客提出了一个说法,他说独孤不复出现在这段时间,刚好就是在红姑娘与荷姑娘出现之后。所以他认为,这是一场情感纠葛。红姑娘的来历没人知道,这背后一定有许多秘密。显然,这个说法里掺杂了许多说笑的意思,再考虑到第九天与独孤不复交手的人是个女子,这个言论也就不攻自破了。

    然后,就是江湖上广泛流传着的一个版本了。有人推测此事与盗圣李驷有关,原因很简单,因为传闻,独孤不复与这些人的交手时候,曾多次提到李驷这个名字。那么他们交手的原因很可能就是因为李驷,但李驷的身上又有什么东西是值得这些人争夺不休的呢?

    几经思虑之后,有人得出了一个最有可能的答案。

    那就是盗圣的宝藏。

    盗圣李驷横行江湖多年,从来没有人能够将他抓住,这些年来他偷了无数的奇珍异宝,有些还回去了,而有些则没有。那那些没有还回去的东西去哪了呢,这无疑是一个应当深思的问题。

    传闻,他曾经偷过画圣柳冉的数百幅墨宝,偷过皇家的几千坛佳酿,偷过藏剑谷的绝世名剑,偷过各门各派的不传心法,还有天火之秘(烟花)这种世人想都不敢想的宝贝,再加上他的轻功,他的内气法门。这些东西放在一起,价值几乎不可估量。如今李驷重病缠身,很有可能将不久于人世,那么他的宝藏就说不定便藏在这个世上的某一处。

    那会是哪一处呢,现在想想,明州城是江南的一座小城,而一十三年前朝廷发出江湖通缉令的时候,李驷似乎也正好就在江南。

    他在江南做什么,一没偷二没有抢,四处躲避着江湖人的追捕,最后被一个小姑娘抓进了天牢之中。当下看来此事之中显然尽是蹊跷,而那时却没有人多想。

    难道这一切都是李驷的预谋,用来掩人耳目的手段,朝廷和江湖人都被他玩弄在了股掌之间?

    而他的宝藏,会不会就藏在江南明州城!?

    得出了这样的一个结论,整个江湖都为之震动了,因为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李驷的心计当真好深。

    但是也没有人敢说这就是假的,甚至大多数的人都将之信以为真,因为独孤不复和一众朝廷江湖人士的争夺,都在增加着这个说法的可信度。

    盗圣的宝藏,就连独孤不复、唐重、燕今翎和严亭之这样的人都要参与争抢,那里面到底有什么?

    天材地宝,武林秘籍,金山银座,还是神仙丹药?

    以李驷的轻功,说那里面有什么,江湖人估计都会信。

    于是,江湖动了,为了那个无人知晓的宝藏。

    “哎······”千家楼里,李驷放下了手里的桌椅,敲了两下自己的老腰。

    真是老了,不用内气,搬两把椅子居然就觉得累了。

    也不知道独孤不复那家伙走了没有,一天到晚的找人打架,还希望他不要把这事闹得太大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