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贼人休走 > 正文 第两百四十四章:奇怪老人真奇怪
    “砰!”

    老和尚举起了戒刀一刀劈下,呼啸着的内气直接将山道劈开,但也不知道是有意无意的,他避开了那座孤坟,没有将之也一并毁去。

    奇怪老人抽身退入了迎亲的队伍里,他手中若有若无的丝线飞舞着,内气顺着丝线涌入了那无数的人偶之中。

    一时间,原本保持着静默的人偶似乎都躁动了起来,就像是一只只鬼怪闻到了新鲜的人肉,贪婪地注视着老和尚。源源不断的内气在它们的身躯之间涌动着,使得它们的衣衫扬起,肉眼可见的血色凝结在它们的身上,又随风逸散,仿佛是一只只妖魔在那里张牙舞爪。

    “啊!!!!”

    除了依旧默默地坐在轿中的“新娘”之外,几乎所有的人偶同时张开了下巴,共同发出了一声凄厉无比的“尖叫”。

    这叫声如是百鬼哭嚎,激得山林震荡,鸟兽奔行。

    但与其说这是“尖叫”,倒不如说这只不过是由内气震动所发出来的声音。

    与普通的尖叫声不同的是,这种声音极其刺耳,能叫听者心摇神晃,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其震伤耳鼓,从而短暂失聪。

    而作为震动了内气的人,奇怪老人体内的内气与外在的内气同样震动着,所以他不会受到这种声音的影响的。

    凄厉的“尖叫声”传响而过,老和尚身上的衣袍翻鼓,随后,他的身周就立起了一尊金身大佛,盘坐在山路之间,拦断了山腰。

    浑厚的内气阻断了奇怪老人诡异的招数,下一刻,和尚就再次举起了戒刀杀向了那鲜红的亲队。

    奇怪老人身侧的百鬼也毫不示弱,只见他们姿态各异,或是从嘴中吐出了尖锐的口器,或是从手臂里扯出了长刀,或是衣袍破开,伸张出了八只手臂匍匐在地上狞笑着。

    血色的内气将它们裹挟在其中,使得他们看上去一个个都形如厉鬼邪魔,长发飞舞,大红色的衣袍更是让他们那没有五官的面貌显得更加惨白了一分。

    “啊!!!!”

    它们尖叫着,从四面八方扑向了冲来的老和尚,好似群魔乱舞,欲将血肉分食。

    天门山里,金身大佛怒目圆睁,身后是一片佛光万丈,如同金刚降世,手掌并拢,长绫鼓动,一掌拍向了面前的妖魔。

    而那无数的人偶,则像是一只只荒山厉鬼,哀嚎哭吼着,带着绵绵无垠的恨意和不甘,露出了自己的爪牙,扑咬向了佛陀。

    两者相撞的时候,是天地一滞。

    佛陀一掌拍在了山壁上,发出了一声遏止行云的巨响,使得山石破碎,土木倾塌。

    但百鬼却躲开了这一掌,扑在了佛陀了身上,或是用利爪撕扯,或使用尖牙啃食,或是用骨刀削刺,破开了佛陀的金身,使得那一缕缕金光飞散。

    一只鬼怪冲到了老和尚的面前,却被那戒刀直接开膛破肚,变作了一地的残躯摔下的山谷。

    “老鬼,只靠你这些破木头,可杀不死我。”目光森冷地看着被人偶围在其中的奇怪老人,圆寂和尚淡淡地说了一句。

    “杀不杀得死你,不是由你说了算的。”奇怪老人静静地站着,扯动了自己的一只手指,冷漠地回答道。

    不得不承认,他的声音很好听,干净纯澈,温润人心。如果不是那诡异的妆容和红得刺目的衣袍,他本该是个叫人羡艳的君郎。

    老和尚的眉头挑动了一下,随后,他就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抓住了自己的脚。

    下意识地低头看去,他看到了一截苍白的手臂正死死地抓着自己的脚腕,那是他刚才打烂的一个人偶的手臂,血红色指甲还是那么的醒目。

    “看来你这些年也不是一点进步也没有。”老和尚嗤笑了一声,内气一震,便将那手臂震飞了出去。

    奇怪老人继续扯动着手指,无数的残肢断臂再一次抓向了老和尚。

    雨下得越来越大了,乱雨里,鬼怪和佛陀厮杀着,血色的内气和金光相互纠缠。孤坟无声的立在远处,墓碑前空无一物。

    “啊!!!”鬼怪的尖叫声和佛陀的怒吼声混杂在一起。

    看着老和尚逐渐被无穷无尽的“鬼怪”的残躯所束缚。

    花轿里的那个新娘终于站了起来。

    她的身上红裙翩然,眉目间是一点朱砂,薄唇上的轻红像是晕开了这一片茫茫的雨色,

    奇怪老人没有去看她,而是从让一个人偶从怀中取出了一张红布,轻轻地盖在了她的脸上。

    “当!”另一个人偶敲响了手里的铜锣。

    就像是真正的大婚之日一样,奇怪老人握住了新娘的手,走向了“门堂”。

    再一次劈开了一只人偶,老和尚的身子是已经几乎动不了。混杂着奇怪老人那独特内气的断肢断臂将他紧紧地锁在那里,使得他连弯曲一下手肘都做不到。

    花轿被人偶放了下来,没有参与相杀的人偶排在了山路两旁,敲锣打鼓,好不热闹。

    仿佛是有无数的人来参加了这场婚礼,奇怪老人牵着新娘在“人群”的注视下走到了老和尚的面前。

    “我说过,我会让‘她’亲手杀了你。”

    说罢,新娘的手掌就无声举了起来,如同是一柄锋利无匹的刀刃,缓缓地翻开了老和尚的血肉,一点一点地没入了老和尚的胸膛。

    “呵。”老和尚笑了一下,就在这时,他的内气是又猛然涌动。

    金光再一次从他的身上绽开,戒刀裹挟着磅礴的内气劈向了奇怪老人的脖颈。

    看着落下的刀刃,奇怪老人的目光是又黯淡了一分。

    “当!”一声铮响之后,戒刀被新娘用手接了下来。

    而老和尚的身子也已然抽身退开,他的胸口鲜血还在潺潺地向外流淌着,但他却恍若未觉似的,继续向外凝结着内气。

    “你以为我这些年就只是再念经了吗,那和尚没法拔掉我给他种下的念头,就像是他没法自我了断一样,他也没法自绝前路。”

    说罢,和尚重新看向了奇怪老人,脸上露出了个毫无佛性的狞笑:“我的天资一向比你高。”

    “砰!”随着一股浩瀚的内气卷开,原本已经几近消散了金身大佛再一次凝实了起来,或者说,它是比之前变得更加凝实了一些。

    万丈的佛光射出,破开了云雨,照亮了天色。

    金身佛陀睁开了双目,面容狰狞,像是要驱净这天下的魔障。

    却不知,它本身就是最大的魔障。

    奇怪老人牵着身边的新娘,面色平静地看着眼前的佛陀,半响,对着身侧的百鬼说道。

    “登堂。”

    转息之间,锣鼓平息,鬼怪们皆转头看向了佛陀,露出了自己的闪烁着寒光尖牙和被涂成了血色利爪。

    “吼!”

    佛陀的手掌拍下,鬼怪们不闪不避欺身而上,

    金红两色的内气再一次相触在了一起,也就是在相触的一瞬间,数不清的人偶便灰飞烟灭。

    但是它们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做到,它们前赴后继的在佛陀的身上扯开了一道口子,并一点一点的加深着。

    奇怪老人和新娘被人偶护在其中,顺着被它们破开的道路缓缓地走向了老和尚。

    没有任何多余的招式,这就是纯粹的内气比拼。

    终于,奇怪老人走到了老和尚的面前。

    老和尚笑了笑,抬起了自己的一只手,向着奇怪老人推出了一掌。

    而奇怪老人也牵着新娘的手,迎上了这一掌。

    “砰!!!”

    卷开了云层的内气冲天而起,叫得风雨一乱。

    那一天的天门山,震动不休。

    ······

    当李驷闻讯赶到天门山中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天上还在下着雨,地上到处是四散破碎的人偶,断了一半的花轿横倒在路边,早已没有了之前那贵气的模样。

    老和尚走了,奇怪老人跪坐在那里,胸口上插着一把戒刀,身边倚靠着同样残破不堪的新娘。

    鲜血顺着他的身子流下,混杂在雨水之中,淌了一地。

    “驷儿。”应该见到了李驷,奇怪老人有些艰难地抬起了自己的头来,笑了一下说道。

    “你来啦······”

    “嗯。”李驷没有惊讶于奇怪老人为什么会说话,他只是站在那里,手中握着朽木剑,握得指节发白。

    奇怪老人看着李驷的样子,眼睛低了低,半响,他该是想到了什么,手指颤动了一下,操纵着新娘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一颗沾着血的方糖,递到了李驷的面前笑着说道。

    “驷儿,吃糖。”

    李驷一言不发地看着面前的方糖,过了好久,才接了过来,将之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甜吗?”奇怪老人问道。

    “苦的。”李驷淡淡地答了一句。

    “是吗?”奇怪老人无奈地笑着,双眼看着远处,其中的神采愈发黯淡。

    “那下次,我再给你买。”

    说罢,他侧目看了身边的新娘一眼,这一眼里,似乎是包含了他这一世所有的温柔。

    “绣娘,我来娶你了······”

    这次,他笑着靠在了新娘的身上,再没有了一点声息。

    残破的新娘搂着他,眉眼之中带着的,是她这一世最美的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