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剑魔逆神 > 正文 第571章 判官笔
    迷宫般的断壁残垣对于有能力直接翻越而过的宁越四人而言,根本算不上阻碍,轻而易举就来到了归琥遗迹的正体面前,那座看上去就知道年代悠久的宫殿,岁月变迁带来的沧桑蔓延在古朴墙壁上,留下无数纹路。

    “竟然没被偷袭,这一点很出乎意料啊。”

    停下脚步时,堀媛轻轻舒了一口气,但是眼神中的警惕并未彻底散去。危险已经确认,不过迟早的问题。若是等到进入到了相对封闭的宫殿再动手,对于她的战法而言就有些束手束脚了。

    扫了一眼四周,一片死寂,宁越随即仰首望向夜空,距离破晓时分还有些时间。而前方,宫殿大门的位置上,勉强辨认出一层细微的波动。

    “选择在这个位置再动手,是你们太仁慈了,还是有恃无恐。”

    一声高喝,并没有换来任何回复。

    “猜错了?”

    心中一怔,他再环顾一圈周围,并未察觉到丝毫变化。但是,从踏上石桥开始所遇到的种种不对劲,都指向了唯一的一个可能。

    “既然不自己出来,就让我来把你们都揪出来好了!偶尔换一下位置,变成被猎杀的一方,我不知道对你们而言会不会更有趣些。但是可以肯定,那很致命。”

    话音落时,宁越纵身一掠而起,腾空之际瞬息抽剑,背后双翼展开一振,迅疾的身形拖拽着几抹流光跃至不远处一支石柱上,借以能够俯瞰这一片区域。

    视线中,昏暗中的断壁残垣犹如一只只蛰伏的魔兽,蓄势待发。最恐怖的莫过于能够察觉到已经有杀气锁定住了自己,却无法断定究竟来自于哪一个方向。

    “这样的激将管用吗?”

    下方,苏芊摇头一叹,能够犯下那么多起暗杀的袭击者,如何能够在已经被点破了的时候再现身。要她说,这个法子从一开始就行不通。

    乒!

    未曾想到,她心中的唏嘘还未结束,一声激撞鸣响骤然回荡在沉寂的夜空下。不远处,石柱侧面溅起一片碎屑灰尘,立足其上的宁越摇晃一坠,竟然从石柱顶端摔落,直击大地。

    “不好!”

    冷杉急忙一喝,掠身赶去。瞬息之后,另有两声破空之风响起,扭头一望,赫然看见两道黑影从不同位置蹿出,一同攻向宁越坠落位置所在。

    “堀媛,跟上。”

    跃出的同时,苏芊回首一喝,猛然间一愣。因为她发现,堀媛的身影再一次消失了。

    暗中而来的袭击者速度很快,再加上距离更近,赶在冷杉到达前率先抵达位置,反手一抽持出短刀斩落,在他的视线之中,一道剑光突然间暴起,斜起一挑正中短刀。

    乒——

    “上当了哦。”

    咧嘴一笑,宁越背后黯淡双翼瞬间爆发全新光泽,推进一冲,劲力注入三尺锋芒上,啸动的暗煊古剑划动一斩,只闻见一声崩裂之音,短刀断裂,剑光余势吻过袭击者的肩头。

    下一刻,顺势而起的剑光一转,弧形的赤色再迎向第二人。那名袭击者望清眼前变故之刻,动作显然迟滞些许,本欲后撤,奈何身后传来的劲风也是迅疾逼近,已然陷入两面夹击的困局。

    “可恶。”

    狠狠一喝,那人别无他法,侧身一转,右手一掌击向后方冷杉轰出重拳。左手挥动长剑反削,对上啸动暗煊古剑。

    叮!嘭!

    两声鸣响,一声尖锐,一声沉闷。转瞬之后,遭受夹击之人仰首嘶吼着,右臂如同被抽取骨骼般软绵绵垂下,而在他颈脖左侧,剑尖已经抵上。

    另一侧,之前被宁越一剑击伤的第一名袭击者疾步后撤,忽觉一点冰冷从身后袭来,尚未来得及做出反应,贯穿的刺痛从左肩击出,莹绿色的剑刃如同火焰般燃烧着,光亮不足以撕裂多少漆黑,但完全能够战栗人心。

    “你打算往哪里逃呢?”

    在其身后,现形的堀媛在冷笑。之前偷袭宁越的一击出自她手,而非那些袭击者的同伴。既然激将不成,那就引蛇出洞,让他们误以为进攻的号角已经吹响。

    当然,这也是在赌,赌那些袭击者有好几人,而且不聚集在一起。不然的话,将完全失去效果。

    “说,你们是什么人?”

    五指紧紧一合,冷杉单手拽住第二名袭击者的左肩将其拎起。然而,回望他的目光中没有多少恐惧,反而是一股幸灾乐祸。

    “我也想问,你们是什么人呢?这样的能耐,老大会很高兴的。”

    双眉一翘,冷杉怒喝道;“你们老大是谁,来自哪个宗门?”

    “你以为,就这种有一点动静就忍不住跑出来送死的小喽啰,有能力知道那种问题吗?”

    突然间,又一个声音传来,却是来源于一根石柱顶端。在那里,一名黑衣少女随意坐着,纤细的双腿在半空左右来回晃动着。在她怀中双臂合抱,搂着一支长度有些夸张的无鞘长剑。似乎,还要超过她的身高。

    “那么,问你应该有结果吧?”

    冷杉扭头一哼,重重将手上擒得之人砸在地上,不管其死活纵身一跃,轰出一拳击向那支石柱。虚无中,涌动汇聚的玄力在疯狂汇聚,旋动的劲气拳风,隐隐凝为一只咆哮饿虎。

    “我当然知道——只是,为什么要告诉你?”

    黑衣少女冷冷一笑,猛然间翻身而起,与纤瘦身躯形成鲜明对比的巨大长剑抡动在半空呼啸一划,斜斩出一阵凌厉。

    铛!

    激撞瞬间,回荡劲风将少女之前所立石柱上半段震击粉碎,然而冷杉一拳之力也止步于此,顺势落下。半空中,黑衣少女双手拖动长剑一退,也随即落在地上,一脸的轻松惬意。

    “有意思了,之前那些没用的人,没几个能这样正面抗衡我的剑的。”

    话音刚落,少女主动出击,一剑上挑掀起凛冽狂风,涌动的剑气之中分裂三道寒芒突进,在那之后,隐约瞥见竟然同一时间有七道虚影在舞动挥剑。

    “谁都不许插手,我一个人来对付她!”

    一声怒斥,冷杉双手齐出,拳在前,掌在后,夹带着雄浑劲力迎击呼啸剑意。

    后方,宁越摇了摇头,轻叹道:“恐怕,我们想插手都难。”

    在他与堀媛还有苏芊的四周,另有五道黑影围上,个个气息波动不凡,手中兵器也是各异。

    “小哥哥,这一次真的很麻烦啊。”

    皓齿一咬,身为日蚀之阴的本能警觉在心中翻涌,堀媛下意识后撤一步。粗略判断,眼前五人都是乘风境高阶。

    这样的战力在轩武州不算罕见,只是摆在他们面前,可就未免过于棘手了。

    “更麻烦的恐怕还在后头。仅仅只是这几人的话,根本没有能力灭掉连续几支宗门的队伍吧?不过,不解决他们,又如何能够见到幕后之人?动手吧,小心点,活下去!”

    交代完毕,宁越率先出剑,翼狩诀幻化双翼全力一振,腾空翻转而起,续而迅疾坠落,挥动之剑借助下坠冲击之势,恍若流星划过夜空,降临的璀璨宣告着致命冰冷。

    同一刻,五人中跃出两道人影,左侧一剑呼啸,右边双钩交错,三股力道同时交织,无形中好似形成一道锁链,将击落的暗煊古剑牢牢困住封锁。

    叮叮叮叮叮——

    连绵长鸣,四样兵器交锋的一瞬,三道人影踏动穿梭在一处,旋动的寒芒狂风逐渐加剧。乍眼一望,根本分辨不出三人究竟谁是谁。

    “不好。”

    苏芊失声一叫,正欲踏出驰援,余光瞬间瞥见又一人迎来,钻动的长枪突刺而至。那一刹,喷涌的烈焰分裂成数道利刃,先于长枪轰击而至。

    另一侧,堀媛挥剑之际,第四人出手,兵器组合是武者中很少见的一剑一盾。攻守兼备的沉稳战法下,死死咬住迅猛风格的凝光剑刃不放,纠缠于一处。

    最后剩下的第五人没亮兵器,而是背负双手冷冷看着眼前的四处战团,嘴角边微微一挽,哼笑道:“让我来猜猜看,哪一边能够最先结束呢?”

    轰隆隆!

    似乎正是在回应他,一声爆裂轰鸣惊起,搅动升腾的炙热炎浪中,两道身影分开溃散,其中一人急促合击双钩想要阻挡追击长剑,奈何差上少许时间,突刺的凌厉贯穿而过,狠狠钉入他胸膛正中。

    嗤——

    抽剑带出一弧滚烫鲜血,猩红还在风中飘落,宁越横身一挪,长剑倒持一削,再击向第二名败退之人。也就在这电光石火中,剑灵的示警声响起。身躯左侧,破空之声嘶吼而至。

    叮!

    左腕凝光剑刃浮现,斜起一格堪堪挡下第五人的偷袭,被剑刃所架住的兵器竟然是一支毛笔,准确的说,是一支通体由特殊金属锻造而成的判官笔。

    而且,那判官笔是一对!

    另一支融入着厚重之力的判官笔再点出,击在本欲追击的暗煊古剑侧面将其格开,出手阻拦的第五人借此横身拦在宁越前方,再迅速抽回双笔交错一划,一枚苍劲有力的古怪咒符顺势显现,狂涌力量击向正前。

    乒!乒!

    双剑斩击,宁越强行击碎咒符,借力后撤之刻,背后双翼一振,再腾起身躯于半空,居高临下俯瞰着那分持判官笔的武者。他的双眼,就此微微一眯。

    奇门兵刃,最难对付。况且,那个人的实力恐怕不止乘风境,应该是凡尊境一重层次!

    “凡尊境甘当冒头打手,我现在更加好奇,你们背后的老大究竟是什么人?”

    下方,那人按下双笔,不屑回道:“兴许,在你临死前的最后一刻,我会大发慈悲告诉你的。”。

    “为什么就不会是,你临死前求饶的最后一刻呢!”

    咆哮,剑吼,重新凝聚的剑意宣泄而下。禁忌的力量,就此唤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