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乙武神志 > 正文 第一章 入伍
    黑云蔽日,狂风四起,乌黑厚重的云层不时惊雷划过,却许久不见雨来。

    “爹……”

    看着眼前已经变为一片焦土的村庄,白晋的意识有些恍惚。

    他的一旁,一位穿着布衣的妙龄女子按住白晋那略显颤抖的肩膀,清秀的脸上看得出她因为愤怒而紧蹙的柳眉。

    “白梨儿!白晋!”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大吼,随即一道身影便是出现在两人身后,看着眼前的惨像忍不住骂道:“这群没妈养的京人,迟早有一天我要把他们统统绞死!!”

    白梨儿调整了一下情绪,微微撇过头对着这个暴躁的青年说道:“慕容裕,孩子们都安全转移了吗?”

    名为慕容裕男子点点头,眼神中的怒火不见冷却:“啊,当时京人来的突然,老爹第一时间就让我组织村子里的孩子先撤到后山,现在都躲在那呢,他们屠完村子就离开了,也没有来搜山,应该是安全了。”

    就在两人谈话间,一队人马突然从村子远处的小道出现,白晋马上就注意到了他们,打了个手势,白梨儿和慕容裕立刻领会,三人弯下身子依着草地观察这队骑兵。

    这支队伍约莫二十人,身着红色铁甲,除了带头的两个中年男子外每个人都手持一柄长枪,在看到已经变为焦土的村庄后,便放缓了速度。

    “京狗!”

    村庄的惨状激怒了所有人,他们怎么样也没用想到京人竟然敢做出如此残暴的屠戮行为,那已经被烧光的断壁残垣下依旧能看到那些没有能够逃离这场噩梦的百姓,烧焦的躯体能勉强辨认在这之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你们看,他们的铠甲,是羲族起义军。”

    白晋马上就辨出了这支队伍的身份,白梨儿和慕容裕一听,立刻站起身,白晋也呼了一口气,缓缓起身道:“走,我们去问问他们,京族人屠村才过几个时辰,他们就出现了,肯定知道些什么。”

    三人合计了一下便朝着这支队伍走去。

    “队长,那有人!”队伍中的一名骑兵马上就发现了不远处山丘上赶来的三人,立刻用长枪指了指白晋三人的位置,二十人都是一顿,做出了警戒的态势。

    被称队长的中年男人定睛看了看,身上散发的杀气收了回去:“不是京人,三个小孩子,应该是村里的幸存者。”

    虽这么说但是众人的注意力却没有丝毫的放松,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很清楚无论什么意外情况都不能放松警惕,谁能保证来的三人不是乔装的敌人呢?这么想着三人已经赶到了众人面前。

    “来者何人。”队长的质问带着严肃与警惕。

    不等白晋和白梨儿,慕容裕马上回道:“我们是伏霄村的幸存者,我叫慕容裕,村长慕容虎是我父亲。”

    “白晋。”

    “白梨儿。”

    看了看激动的慕容裕,队长又打量了同样充满警戒的白晋,白梨儿两人后,叹了一口道

    “我是南安山,这是我弟弟南安林,我们是羲族起义军的,昨晚得到京族屠村的消息后立刻赶来,看来还是晚了……”

    叫做南安山的队长和另一位队长下马后朝着白晋三人上前几步。

    “他们是什么时间到的,大概多少人,什么时候走的?”

    南安山顿了顿,旋即补充道:

    “……还有其他幸存的村民吗?”

    此时的白晋已经恢复了冷静,在短暂的回忆后回答道:“昨晚寅时到的,这会村子都没人醒着,多少人实在分不清,村子里的狗叫了一会大家才惊醒,我和姐姐跑出去的时候京兵已经放火,我们和慕容裕都在村子靠后的位置才得以跑掉……村长在第一时间把一部分孩童组织转移到了后山中,整个村子都没了,加上那些孩子和我们,就十四人还活着。”

    听到白晋的回答,南安山心中不禁对这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些许的肯定,在村子遭遇如此暴行后,短时间就能恢复镇定,回答从容不迫,一般人经受这种打击怕已经是精神崩溃了。

    “现在大京帝国各民族都纷纷起义,你们又遭此劫难,这帝国已无安顿之地,此时此刻正是我们所有羲族人团结的时候,你们有什么打算吗。”

    “我本是想恳请大人能够收留我们村子的孩童们……”

    白晋说着便停住了,盯着南安山,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

    “唉……消息传得很快啊……”

    南安山叹了口气:

    “连你们都知道大羲王被京兵俘虏的消息了吗。”

    听到南安山的回答后,白晋点点头:“前段时间消息已经传遍了,大羲王在鹤原与京军决战兵败被俘虏,如今想要恳请大人收留孩子们也是怕给起义军添麻烦……”

    说罢,白晋三人都是身形一立,紧张的等待南安山的回答。

    “情况是这样,大羲王是被俘虏了,但是眼见我们羲族同胞遭难见死不救,那这场起义的意义何在?这些孩子都是我们羲族的种子,虽然在鹤原的战事失利但是我们起义军的主力尚存,京帝国二十二州仍有两州能为我们羲族控制,你们放心,这些孩子们我是不会丢下不管的。”

    “安林,你马上组织一小队,去后山护送孩子们回东羲州主城安顿。”

    听到肯定的回答,白晋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和慕容裕交换了一下眼神后再道:

    “南大人,京人于我们血海深仇,屠村之恨非我们亲手将他们千刀万剐难以解,希望大人能够收留我们入队!与起义军一起!”

    “等等!白晋!”没等南安山的回复,一旁的白梨儿突然急了。

    “不要去参加起义军!爹爹在的时候就已经劝过你了!羲人是受京人长久的压迫,可这种方式只会是无尽的斗争,永远不会有结束的那天!”

    听到白梨儿的劝阻,白晋,慕容裕与南安山都是一愣。

    白晋撇过头,不敢和白梨儿对视,但语气无比坚定:

    “不用流血就能够让我们羲族人免受压迫的话,那种方式如果有的话!就不会有今天这个局面了姐姐!他们屠了我们的村子,你怎么能够说出这种话,现在每一个羲族人都凝聚在一起希望能够报仇!”

    “可这样的方式……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只是希望我们姐弟能安稳的活着,爹爹走了,我不想你也走了啊!”

    说着,白梨儿急了,看见白晋参军的决心如此坚定,她无论怎么劝说都不为打动后,眼眶湿润起来,一时间让众人有些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