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乙武神志 > 正文 第三章 羲武学院
    东羲城,是大京帝国东羲州的主城,位于帝国版图的南方,原是羲国的国都,天下大部分的羲族人都生活于此,一州人口有两万万,而主城东羲城在其中人口更有七千万,在整个亚西亚大陆上都是赫赫有名的大城市。

    一直到到二十多年前,大京帝国内部开始出现动荡,羲族和其他大大小小的国家这才独立出来,经历了这些年的征伐,像羲族这样还在坚持抵抗的已经寥寥无几了。

    白晋等人从伏霄村出发,也是马不停蹄的赶了十余天的路才抵达东羲城。

    “是南安山将军!南安山将军回来了!”

    城门口,看见南安山,南安林一行人回城,守卫的士兵激动的欢呼起来,城楼上立刻窜出不少士兵,举起武器挥舞欢呼。

    “南将军!南将军!”

    南安山见到众人的热情呼声,显得沉默,他一言不发,领着众人入城。

    白晋等人抬头望着那近五十米高的城楼,气势巍峨,他与姐姐白梨儿并不是第一次来东羲城,在年幼时父亲带着他们两来过一次,而慕容裕则是几乎每年都会拿着他村长父亲给的钱来这玩几天。

    “没想到再来东羲城竟是在这种情况下……”

    入了城,热闹的街道人流涌动,仿佛战争的阴霾都被那岩岩雄关挡在城门外,白晋想起儿时父亲带着自己和姐姐来此地游玩,心中不禁失落,白梨儿也同样提不起劲,失去亲人的悲伤,这种打击实在是太大,如今的他们已经没有“家”了。

    “他娘的!我一定要出人头地!等学院出来我要杀光那群京狗!”

    慕容裕的脸上看不见悲伤,更多的是愤怒,热血,他心中同样对失去亲人感到压抑难过,但是他更想抬头挺胸,让自己变得更强,这样才有实力复仇,这样的他在大家眼里显得狂热。

    从中午回城后一直到傍晚,众人才抵达城主府,因为大羲王兵败鹤原被俘,出来迎接的是现在的摄政南武召,他是大羲王南武进的亲弟弟。

    “安山!”

    南武召快步走向众人。

    “摄政大人!”南安山一行兵士毫不含糊,立刻抱拳行礼。

    “情况怎么样!”

    “我们还是去晚了……赶到的时候,京兵已经离开,幸存者只有十余人,就是身后这群孩子们……”

    说罢,这位威严魁梧将军眼眶已是见红。

    摄政王叹了一口气,这时他看向了南安山身后的白晋三人:“这三位……”

    “回摄政大人,白晋。”

    “白梨儿。”

    “慕容裕。”

    “他们是伏霄村的幸存者,除了那些幼童,就剩他们三个了,想参军报仇,这小娘子白梨儿还是位术士。”

    顿了顿南安山在一旁补充道:

    “若非是此难他们也是准备来东羲城参加武考的。”

    南武召听罢大手一挥:“来人,立刻安排两位少年的武考,这位姑娘安排进秦宿学院。”

    秦宿学院,是东羲城的术士学院,全羲族少数的精英术士都聚集于此,诺是学成出校地位非凡!

    安排完毕,三人也不在城主府多留,随着士兵退下。

    三人被领到了城中一处院府后,士兵对着他们说道:“这是居院,难民回城你们这些年轻子弟都住这一处,明天准备去参加考试,若是你们日后有军功或高阶实力,这些生活设施都会越来越好,努力修炼吧。”

    “喔……这是,男女都一起住吗?”慕容裕一愣,问道。

    “想什么呢,东羲城也是大城,地方多的很,人人一间,这是城中多出居院中的一处,这处应该有千余人。”

    望向院内,大门敞开但是因为已是深夜的缘故,不见人影,三人点点头,白梨儿又问道:“那与我们同来的那些孩童呢?”

    转身要走的士兵摆摆手道:“放心吧,他们都是统一去灵苗院学习。”

    听到回复白梨儿这才放下心来。

    夜色已深三人领着房牌到各自的居所后也是早早的洗漱睡下,从村子被毁到赶路回城,他们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第二天一早,众人都是早早起来,一出门,此时的院内热闹许多,不少和白晋他们年纪相仿的青年男女都是起来洗漱,有的则是已经穿戴好踏出居院。

    “哇,一个院子就有千人多,比我们村子还多的人啊!”慕容裕感叹一声。时别多日再次看到这满院子年轻人充满生机的场面,三人都是有些动容。

    就在三人驻足时,一位身材高挑身着白衣的年轻女子来到他们面前:

    “你们三个是昨天新到的吧,上面已经吩咐过了,白晋和慕容裕随我去羲武学院参加武考,白小姐休息片刻秦宿学院会有专人来接引。”

    “白梨儿真好啊,我也想有灵体做术士啊……”慕容裕羡慕的看向白梨儿。

    白梨儿则是沉默的微微撇头,她对这些东西没有任何想法,若是可以她只想回到伏霄村和弟弟白晋一起安稳的生活,现在村子没了她别无选择,但是流血的斗争,不是她想要的。

    羲武学院,东羲城亦是原羲国,整个亚西亚大陆上都有名气的著名武学园,为羲族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人才,剑圣南凌云也是毕业于羲武学院,可以说三万万人的羲族壮年精英,大多聚集于此,若是学成出来,功名利禄更是滚滚而来。

    进入学院,热闹的气氛让白晋和慕容裕再次恍惚,不同于市井商街的繁荣热闹,无数的青年学子身着学服,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有课后在休息讨论着什么的,也有切磋技艺的,也能看到不少导师在谈笑风生,而身着铠甲的军官也时不时出入。

    随着路牌的指引,两人来到了考试处,此时这的人并不多,羲武学园并没有统一的定期入学考试,只要想入学的年轻学子随时都可以来考试院报到,只要能够通过考核,就能够入学。

    “你好,我们是来考试的。”

    白晋上前,对着柜台的一位男子说道。

    “哦。”

    男子没有抬头看两人,只是微微点头,提起笔在翻开一本记录书:

    “姓名年龄籍贯……”

    在把基本信息都填完后,又问道:“嗯嗯……报考哪个系呢?”

    “有哪些能选呢?”白晋问道。

    “元武系,武具系,元医系。”

    “怎么没有军营班,我们想进军营班!”慕容裕听完道。

    男子手中的笔顿住,这才抬头看向两人,打量片刻后皱着眉头:“你们不过十七八岁,技艺如何能否考核过不说,军营班四个月就速成入伍,一上战场生死未卜,短短四月的学习在面对敌军也不过是炮灰,不要听着外面的蛊惑,年轻人应该珍惜自己的性命好好学习。”

    “那也无妨,就算折戟沙场也不枉为男子汉顶天立地。”慕容裕定声说道。

    男子叹了一口气,从一旁的抽屉拿出一个红章,在两人的资料最末尾处盖上鲜红的三字“军营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