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乙武神志 > 正文 第八章 武灵的一击
    白晋的元力与武阶只是银牌武士,白梨儿虽不能与那些修炼已久的术士相比较,单论实力是比他强的。

    可即便如此白晋也是毫不犹豫的将她护在身后,自己最后的至亲,说什么也要拼着命去保护。

    进门的是三个穿着鲜红飞鱼服,头戴缠棕帽的起义军高手,白晋心头一紧,这衣着他怎会不知?今日在羲武学园军营中,那江雨薇近卫队的士兵就穿着黑色的飞鱼服,这是只有军团各近卫队才能穿戴的,而南武勋的豪彘军团用色就是红色!那日在伏霄村遇到的南安山、南安林两兄弟穿着红色铁甲,也是豪彘军团下属的部队。

    “奉南大公子之命,缉拿刁民白晋,白梨儿及同伙!”

    刚刚在门外冷声道的就是三人中间带头的那人,此刻再次厉声道:“不得反抗,否则就别怪我们没提醒了。”

    白晋面色铁青,这三人实力很强,只是这么对峙着,白晋已经有些吃不住他们的元力威压,这种压力虽远远不及江雨薇,但可以肯定至少是黄金武师的级别。

    即便如此,他也依旧保持随时战斗的姿态,只要他们敢上前动手,白晋就准备第一时间爆发自己的元力拼死一搏,他至今还未学过武技,虽然拥有着超凡强度的元力资质,但没有能够将它们完美发挥出来的手段。

    “想和我们比元力强度?”

    男人看着白晋的架势也是一愣,而与他一同来的另外两人则是蔑笑起来。

    “知道我们是谁吗?”

    “真是愣头青啊……”

    “大羲国豪彘军团第一师近卫队九怀拳宗聂冥”

    带头的男子双手负背,嘴角微扬。

    “聂虎。”

    “聂里”

    白晋只觉得大脑一震,他怎么会没听过九怀拳宗的名字?

    九怀拳宗,是羲族中最负盛名的拳技宗派,而聂氏三兄弟则是在整个起义军都是享有威名的铜牌武灵强者!

    而现在,这三名强者就活生生的站在他的眼前,要抓走自己与姐姐。

    怎么打?

    怎么反抗?

    哪里还能找到机会?

    “就算是你们这样的高手听着南临川的话做这种欺压百姓的事,不分青红皂白,哼,也只是听话的狼犬罢了。”

    白晋的额头已有豆大的汗珠滑下,这一会儿的元力对峙不用想也知道他正饱受煎熬,只要他松口气定会脱力倒地难起。

    白梨儿看在眼里,双手结印,可不久前才耗尽全身的力气使出元灵俱焚阵,尝试了几下后只见光芒黯淡的结阵闪现几息后便是消散。

    “缉拿!凭什么缉拿我们,光天化日,欺压百姓!一身武力不去抵抗京兵而对同胞下手,还有王法吗!”

    她又气又急,心中也是万分委屈的她已是快把那柔唇咬的发紫,骂道。

    两人的怒骂并没有让聂氏三兄弟生气,他们反而哈哈大笑道:

    “太天真了啊!平民,你们怎么不知这羲族天下就是南家的天下,南家就是羲人的天,南家人说的话就是羲人的王法!你们在我们眼中蝼蚁都不如,如不是大公子亲自吩咐要抓活的我只需两息你们必死无疑。”

    聂冥一边说着一边抬步走向两人,握拳的双手如鬼火引燃发散强烈的蓝芒,白晋感觉喉咙干涩,嘴里却挤不出半点口水,聂冥那被元力裹住的拳头,威力恐怖不言而喻,这武灵的一拳,他连十分之一的力量也承受不住!

    这就是强者的力量啊。

    “但是……只要你们敢对姐姐动手,就是武圣,我也要和你过一招!”

    用尽全身的力气说出这句话,白晋也将全身的元力集中在右手,白芒闪烁。

    聂冥狞笑着,悠然的出拳击向白晋胸口。

    白晋咬牙,眼神闪过阴狠,在聂冥出拳的瞬息也是出拳反击。

    “轰——”

    这武灵强者的一圈,毫无悬念的打在了白晋的胸膛,那元力爆发冲击着他的五脏六腑,余力穿透整个身体,将白晋后背的布衣都撕裂了。

    白晋就这么硬生生的接了超越他整个两个武阶力量的一击!

    “噗啊!”

    这一拳让白晋的心脏猛地停止了一瞬间的跳动,干涩的喉咙一甜,鲜血竟然是止不住的喷了出来。

    “呵……呵呵……哈……”

    “嗯?”看着接了自己一拳的白晋竟然还咧着“血盆大口”傻笑,聂冥有些不解,他低头看了眼明白过来。

    那是白晋聚全身的元力使出的一拳,白芒闪烁的拳头也是击中了聂冥的小腹,那白色幽光却是不像聂冥这一拳,如打在了一座大山之上,瞬息消散。

    没有造成任何伤害,但这是代表着自己意志的一击!

    “武……武灵……高手,我……我的拳也……也一样能打到你……”

    言毕,失去意识的白晋双膝跪地,后仰着头两目翻白却不见闭上。

    “晋儿!”

    白梨儿眼前一黑,瘫软在地,猛地吸气才使出力气一把抱过已是生死未知的白晋,俏脸两侧止不住的泪珠落下。

    “喂,大哥,你不会把人打死了吧,大公子说过要活的带回去亲自折磨。”聂虎见状有些坐不住:“要是带个死人回去大公子火了我们遭不住啊!”

    “哼!应该死不了,我没用全力。”

    聂冥表情也不见轻松,因为白晋的挑衅他也是一时上火想教训他,要是真打死了,南临川怪罪下来……

    “喂喂,这还没全力吗,这小畜生才银牌武师,大哥你那一拳分明是元力聚气打下去了啊!”

    聂里也是有些头疼。

    “不管了,死了怪他自己命不好!这拳也不是下的死手,这会儿应该还有一口气,赶紧抬回去!”

    聂冥那本是鲜红的飞鱼服被白晋喷吐出的血弄的有些狼藉,浅红一块深红一块,好不难看,他看了眼昏死的白晋与白梨儿两人只好摇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