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乙武神志 > 正文 第十六章 要求
    慕容裕不舍白晋,坚持要求陪了他一整晚,第二天一早被南凌云揪着离开了。

    经过一晚上的恢复,白晋只觉得自己全身再无酸痛,一直卡在喉咙的血痰也是消散不见,他惊喜起身:“这归元珠果然奇妙!”

    如今的自己犹如涅槃重生,呼气自如,双目有神,浑身气血舒畅。

    白晋的动作惊醒了趴在他腿边的的白梨儿,睡眼惺忪的抬手揉眼:“晋儿你醒啦?身体好些没?姐姐去给你弄点吃的。”说完便起身。

    感受着姐姐的关心,白晋心里辛酸,白梨儿从昨天到现在也没有好好休息过呀!因为担心自己也不肯离去一直陪在榻前,在自己最危难的时候只有自己姐姐和慕容裕两人,等以后自己变强,能够傲视一方,定要让他们一起享福,不过现在慕容裕已入剑圣门下,想必会比自己进步更快吧?

    想到慕容裕,白晋也是面露微笑,如今身体托剑圣那颗归元珠的福已经痊愈重生,锻炼自己重头再来刻不容缓!

    “姐!”白晋拉住起身要出去给白晋弄些早饭的姐姐:“你休息吧,现在我浑身清爽,让我去买你最喜欢吃的馄饨,吃完了你好好休息,学院那我去给你请个假!”

    说罢不等白梨儿的反应,跳下床抓起一旁的麻衣边穿边跑出房间,看着白晋生龙活虎,想要劝他静养别动的白梨儿放下了抬起一半的手,笑着摇头:“真是不省心。”

    出了房间,白晋才发现自己身处在一栋楼阁中,此时不少人都出门走动,看穿着打扮都是大富大贵的商贾或飘逸轻然的贵公子,而穿着平民麻衣的他在其中显得无比异类。

    因为昨天东羲城内城的毁坏,不少大人物都是选择住进了那些有高手保护未受雷击伤害的大酒楼,虽然现在都知道是剑圣突破武王境搞出来的动静,迫于南凌云的实力也不好说什么卖个面子,对他们来说再建一座豪华府邸不过是账上划些数字罢了。

    白晋本想去找慕容裕一起吃早饭,当他在酒楼柜台打听之后才知道南凌云一大早就带着慕容裕和慕容月离开了,虽心里有些可惜,慕容裕这一离开和剑圣闭关修炼自己再见这位好兄弟恐怕是多少年之后了。

    想着想着白晋苦笑,对着店小二要了两份馄饨。

    “馄饨?”店小二一愣,来他们酒楼的可都是在这东羲城背景不俗的大人物啊,山珍海味是见怪不怪,见白晋点了混沌实在不解。

    “对,馄饨。”

    店小二再三确认后吊诡的看了眼白晋,但还是丝毫不马虎的跑到后厨安排,他们可是昨晚在白晋被抬过来的时候,起义军就派专人告知白晋和白梨儿是摄政王大人指名的贵客要好生招待,直接是拍了一袋元宝在桌上!那可是够一家人衣食富足过十几辈子有余啊!

    如今白晋一身寒酸打满补丁的麻衣,怎么也不能联想到“贵客”二字!

    白晋想要问价给钱,也才知道这些事。

    和姐姐一起美美的吃上了一顿热乎的馄饨,在白晋的强迫下,白梨儿才无奈的躺下睡觉,劳累了这么久的她很快便入了梦,听到姐姐均匀的呼吸,发现时候不早的白晋小心翼翼的关上门,告诉了店小二不要让人去打扰白梨儿休息后,急匆匆的跑向羲武学院。

    如今身体恢复但功力尽废,自己没有一天的时间去休息!

    来到学院军营,远远就能看到成群列队的学员们正在操练,等他赶到近卫队营时,连依队长已经在那站着,看严肃的表情就是在等还未赶到的白晋与慕容裕。

    当他走进,发现江雨薇也正在里面,白晋心一紧,加快脚步。

    “你们这群家伙!”江雨薇正教训这十几名近卫队员,海超也在其中:“我们第三师编制还没打光!你们现在每天就是这个态度吗?不操练就在这混日子?”

    “再让我知道你们这个样子统统给我滚蛋!”

    明明比一干人都要年轻的江雨薇训话时的样子威风肃穆,这些武师高手都是被震的不敢吱声,她那本就冷峻的小脸儿也因为生气让人看得脊椎发凉,谁要是这时候不长眼敢忤逆她,只怕是会被她生生活吞了。

    “迟到半个时辰。”连依盯着白晋,冷声道。

    江雨薇或许是教训的吃力,摇头呼气,正好看见了白晋,她缓步上前,给了连依一个眼色,后者恭敬行礼便退下。

    “你,跟我来。”

    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波动,前一刻还在怒声教训近卫队的江雨薇对白晋的平声说道。

    白晋不敢忤逆,自己现在功力尽废,本来银牌武士四个月到铜牌武师他觉得倒是不难,此时从头再来相当于过去十来年断断续续的修炼打了水漂,这军队收不收他还不一定!倘若如此自己该怎么上战场杀京兵报仇呢?

    他老老实实的跟在江雨薇的身后,两人一同进了大帐。

    “和你一起的,那个叫慕容裕的,今天一早就和剑圣来我这了。”江雨薇于案牍前坐下,打量着白晋:“呵呵……没想到你这朋友倒是厉害啊成了剑圣的弟子,你的事情我也听闻了一些,碰上南家本家的大公子,现在能好生站在这也是你命好。”

    白晋静静听着,见从他脸上看不到什么心思变幻,江雨薇顿了顿,抬高了语气:“剑圣陪着你那同僚亲自来我这说情,你现在功力全无,按照道理,你连普通的兵团都没法进,就算是炮灰你这样的连行军都跟不上,但是你的天资尚可,又有剑圣说情,我不会不卖这个面子。”

    听完,白晋心里明白这是慕容裕担心自己只身一人以现在的状况在军营里会有麻烦,才会有这么一出,对自己这个出生入死的兄弟,白晋心里暖流淌过,只是这江雨薇明显还未说完,他也就这么站着不做声。

    “呵呵……不过你也要明白,我江雨薇的第三师,是羲族起义军的第三师,不是南家的私人军队,更不是那些满脑肥肠的权贵们的政治资本工具,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如果在四个月后,不能到银牌武师,届时你就自己离开,可以吗。”

    虽是询问可语气带着肯定,不容白晋拒绝,更没有谈条件的余地,四个月银牌武师!比原来连依给的要求更高了!这对常人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修炼本就是时间积累一步一个脚印,哪里有一步登天的事呢?或许在战场上,在军队中,银牌武师不算什么,可放在普通百姓中,那是能成为尖子的存在啊!多少人究极一生也难到金牌武师止步银牌。

    白晋心思转着,江雨薇最后的几句警告或许才是原因所在,她把自己当成了关系户!而且看样子她对那些裙带关系十分反感。

    但不管如何,自己现在能够呆在军营,接受指导,这就是不幸中的万幸!剩下的,全靠自己!

    一番思索后,白晋重重抱拳:“谢统领大人!我定不辜负期待!直期待能和您一起上阵杀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