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乙武神志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遇袭(下)
    那些近卫队员都是一起经历了多少战斗的高手?面对昔日的队长,四名金牌武师交换眼神,两人在她面前停下拔刀,另外两名从她两侧冲过分别在挡在身后,看样子是要围攻连依且让她不能够回头支援江雨薇。

    “你们四个,不是我对手。”连依微微昂首,举起苗刀与四人纠缠。

    “哼,知道队长您铜牌武灵,不过我们可不是吃素的!”四人之间的进攻配合十分完美,每一次都能在连依使出致命打击时依靠其他三人的佯攻化解,除非有一击绞杀四人的武技,否则就是比谁的底力更能撑,换做平时连依肯定是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花个十余分钟逐个击破,可眼下都是拼尽全力,争取江雨薇的“剑舞凤凰”那十息的武器离手间隔强攻,又怎么会给她这么多时间?

    白晋见连依难以脱身,想要上去支援,这时一道身影袭来,敏锐感觉到身侧的杀意,白晋果断将直刀抵在左手臂。

    噹!——

    几乎是同时间,一柄纯银硬直长矛刺中刀身,辛亏白晋对危险的察觉,让长矛如刺中一面钢盾,否则自己只怕会直接从侧面被贯穿!现在江雨薇与十几人交手几乎难以招架,那海超狂暴的攻击带来的元力冲击波每次都让他脚底微颤,此时被高手缠上可没人能救他!

    “能挡住这一刺,小子你不错,这两个月都看着你不要命的修炼,还是有点东西啊!不过要杀你就不必费别人力气了!”

    白晋调整身形,看清了发起这击的人,近卫队的一名用枪高手,名叫张疾,是银牌武师!

    “呵,张哥说笑了!”

    白晋冷哼一声,也不慌张,冷静的聚集元力附于刀上,如今的他还是没有学会任何武技,只能依靠本身不俗的元力底蕴配合武器去抵抗,但是对方岂会白白等他?张疾见白晋元力涌动,不打算给他机会,抬枪又是一击。

    白晋暴退几步,此时他浑身散发白色气芒,再一次调整自己的节奏,对方是银牌武师,比自己高出整整一个大阶,两个小阶,硬碰硬无论是武技,兵器技艺,还是元力,都处于下风,只有稳住自己阵脚,摸清对方的进攻节奏后找机会一击致命!就像江雨薇使出了“剑舞凤凰”后,这些熟悉她的人趁此机会疯狂进攻一样。

    而且看样子这招只有数十息就会展开,哪怕不能造成致命伤,一个银牌武师也挡不住江雨薇的绝招!

    “暴雨梨花枪!”张疾身经百战同样明白现在的情况,直接使出了自己的必杀武技,那一杆银枪霎时间刺向白晋,在与他的直刀接触瞬间又幻化成了无数枪头自白晋两侧袭来,白晋自然明白,可如今他金牌武士的身法速度跟不上他的思考,左手没有招架住立刻被那无数银枪矛头刺中,只是一息间便血肉飞溅,再看也只剩那阴森的两截白骨。

    左手突如其来的剧痛让他再一次尝到了撕心裂肺的痛苦,那一种连嘶喊的力气都被抽走的痛苦!

    难以想象的剧痛与喷涌而出的鲜血让白晋双目充血,眼角泛湿,这是他不能控制的生理反应,他的心中完全没有惧怕!这不是第一次被高阶对手击中了,要记得上一次,九怀拳宗的聂冥可是一拳直接将他打废,五脏俱裂,元力破散!而张疾的这一击虽然同样致命却远远不如铜牌武灵聂冥的一拳!

    更何况,这次自己也没打算活着回去!

    心一横,白晋咬破了舌尖,那紧随着左手血肉被活生生挑刺后而来的钻心剧痛,让整个人都是一激灵,用余光瞥一眼已经没用的左手,他不敢分心,张疾的暴雨梨花枪持续几息,这一次失去的是左手,下一次可就是脑袋或心脏了!

    终于,第六息时张疾的元力也不足以支撑这狂风骤雨般的进攻,缓了下来,短短六息两人交手已近百招!

    白晋趁机挥刀斩断自己的左臂,一截白骨哗啦倒地,他立刻控制元力堵住那阴森可怖的伤口,止血。

    “呼!竟然这么顽强!是我小看你了!”

    说罢张疾舞枪要再次进攻,这时,亮如白昼的夜空传来一声凤鸣,穿彻全场,回声绵延几十里。

    “来了!”海超心底一沉,与一干围攻江雨薇的高手身形暴退,每个人都是神色严峻,体内的元力疯狂涌动,他们竟是聚在一起合力展开元力护罩!而此时,那元力组成的元力护罩已有数米的厚度,用壁垒来形容完全不为过,而张疾也是同时间放弃击杀白晋缩回这保护罩内,与白晋激战数百回合的他此刻元力所剩无几并没有发力。

    江雨薇此刻也是淋漓大汗喘着粗气,身上发散的元力也是暗淡不少,那身轻甲已是龟裂,浑身上下布满小伤口,看来众人的围攻确实起效了,能让一个金牌武灵如此狼狈,不愧是一起征战无数的战友,知根知底!

    还未等白晋看清楚场上的情况,连依两步飞跃到了白晋身后,一把拉住他仅剩的右臂,同样暴退数十步到了江雨薇身边,与他们一同回来的还有那青帝极意剑。

    “锵!!——”

    什么也没有的天空再次传来凤鸣,白晋这时听清楚了,这凤鸣并不来自天空,而是四面八方!

    “轰!——”

    紧接着凤鸣不到一息的时间,大地晃动,地上、树上的积雪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瞬息消融,一道烈红强光凭空出现在海超等人展开的元力护罩上方。

    “轰轰轰!——”

    刹那间,数米厚的护罩似经历数十亿次般无法想象的击打,整道强光裹住了他们,白晋被这辉耀光芒刺的睁不开眼,感受着地震般的大地撼动以及骤变的高温,只在恍惚中看到一只几十米巨大的烈焰凤凰自高空如烈阳冲击海超等人的元力护罩。

    明明是在雪山深夜,却如身处炎炎荒漠。

    “呲呲呲——呯!——”

    “呃啊!!”

    终于,这数米厚的元力护罩还是没能够抵挡住这毁天灭地的一击,除了护罩完全碎裂的声音外,无数惨叫也是随之而来。

    白晋咬牙忍着剧痛,再看向海超等人时,只见得一个方圆数十米的大坑,那之中斑斑点点的炎光是部分土壤还在燃烧,只有狂暴化三米高的海超一人架着两把偃月刀,其他人已不见踪影,只能从坑中的残骸依稀辨认,白晋一下就看到了埋在土里半截的亮银枪。

    而海超此时也是龇牙咧嘴,他的上半身因为灼烧完全溃烂,随着他的吸气吐气,胸膛起伏,不时有片片肉皮落下,血腥恐怖。

    黑暗重新主宰夜空,凛风呼啸,鹅毛大雪也再临这片战场。

    “不愧……不愧是江雨薇,你有这把神兵青帝极意剑,威力已在武宗之上!要是等你突破武宗,恐怕我也得交代在这……呵呵……呵哈……”

    海超的头发也是尽数烧焦,冒着气。

    “竟然能扛住我这一击!”江雨薇眼皮跳动,语气愤恨。

    “嘿嘿……哈……”海超阴笑,看来这一击造成的伤害实在巨大,他说话断断续续没有喘过气来:“不过,你也没有多余的元力再来一次了吧!?这一击没杀掉我,今天,死的就是你们!”

    “哼,你也是强弩之末了!我倒要看看你拿什么来杀我!”江雨薇厉声怒喝,说罢两指并拢御青帝极意剑刺向海超。

    “嘿嘿……那你就看好了!”海超那张肉皮掉了大半的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微笑,看着那瞬息而来盯着自己胸膛就要刺穿的青帝极意剑,身形暴退,从腰带处系着的乾坤袋中取出一枚滴血的红宝石,毫不犹豫的吞下。

    “什么!”见到海超吞下那枚奇异的滴血红宝石,江雨薇大惊失色,很显然她没想到会有这一出:“你竟然有蛊雕心脏!”

    而连依也认出来海超所吞之物,脸色大变。

    “嘿嘿嘿……呵啊!”吞下这所谓蛊雕心脏的滴血宝石后,海超不再退避,顿住身形,对着疾射而来的青帝极意剑挥起偃月刀斩下,那股力量直接将神兵击飞,好一圈后才晃悠悠飞回江雨薇身旁。

    而此时海超的身体也再一次发生变化,那些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脸上的肉皮一息间重新长好,那黑炭似的皮肤也恢复肉色变得光亮,本已经暗淡的元气竟是成倍的涌动爆发,白晋三人在这几十米之外,威压袭来,竟是压过了江雨薇!

    “本来我是不愿意吞这神兽心脏的,但是不吞我命也得交代在这了啊,江大人,您包涵呐?”如今这巨人般体型,披头散发,双目白芒闪烁的海超还如往常一样嘻嘻玩笑,画面十分吊诡。

    “哼,吞下这蛊雕心脏,银牌武灵直接飞升到了银牌武宗,可之后你功力要废一半,想再练回来恐怕得等到老死了!”江雨薇冷哼一声,“你以为这样就能杀我吗!”

    言毕,她身形飘忽,下一刻已御剑出现在海超身前两米。

    江雨薇竟开始贴身搏斗了。

    “哈哈哈哈!”海超咧嘴狂笑,如今飞跃到银牌武宗的他霎那元力激增,一道冲击波把江雨薇的攻势抵挡并击退好几步。

    未等她站稳脚跟,那青帝极意剑也晃悠时,海超的身影变得模糊,半息间就闪到了江雨薇面前,两把偃月刀斩向她,那已是白晋看不清的速度了,两把偃月刀疯狂的挥舞,看不清海超手起刀落的动作,只有双臂的残影不断晃动,刀身幻影如一轮银月。

    “呯——叮……——!”

    “呯——呯——!”

    “哈哈哈哈哈!江大人我们一起征战这么久,一味的防御可不像你啊!”

    比起海超还有功夫狂笑,江雨薇在这几乎突破自己极限的招架下渐渐落了下风,咬紧牙关,嘴角可见鲜红滴落,只凭借这一柄神兵不停地来回抵挡两把大刀的疯狂进攻明显吃力。

    “哐!!——”就在连依和白晋揪心时,意外出现了,那两把偃月刀竟是承受不住如此疯狂的攻击频率,双双碎裂,溅射的刀片散落一地,刃口可见炎红。

    “嘁!垃圾东西这就坏了!”海超咬牙骂道,江雨薇抓住这次机会,御剑直刺他的心脏,那青帝极意剑身着白色元力光芒,这一击是她用尽全部的元力所做的最后一击,必须致命!

    “哦?”海超故作惊讶,随即脸上闪过一抹怪笑,左手握拳一挥,竟撞开了神兵,而手背也被利落的撕裂一到可见手骨的伤口,这一击要是真击中他的胸膛,可能真的会被贯穿心脏当场毙命!

    见自己用尽全力的一击被格挡,江雨薇神色一怔。

    “我……输了……”她的脑海闪过空白,这一击的落空,意味着她的死亡!

    海超也知道江雨薇再无反抗的机会,只手束缚住她的双臂,另一只被撕裂的左手握拳收束,硬生生的击打在江雨薇的小腹,这一击,江雨薇喉咙一甜,鲜血喷涌而出,溅的海超上半身皆是。

    “大人!”白晋见此失声怒吼,单手举刀就要冲过去,连依一把拦住他:“武宗的力量,一百个我们也没有办法……”

    “那你就这样看着她被打死吗!”

    “你在这等着,我会给你们争取时间,记住,一会带着大人往山脉深处走,一刻也不要停!”连依说罢看了看只有一只右手的白晋,再道:“你能撑得住吗?”

    白晋两眼充血赤红:“能!”

    连依点点头,歪了歪脑袋盯着白晋做出一个微笑,随即手持苗刀转身冲向海超。

    就在两人谈话的几息之间,海超已经重拳捶打了几十下,狂暴化近三米高的他,那握拳一击可以说是把江雨薇整个腹部都打击到了,此时的她已经昏迷不醒,而青帝极意剑也不知何时被她收回乾坤袋。

    “哈哈哈哈!被你逼出了蛊雕心脏我也不想的啊!你看看你,几下就挨不住了,我一会可是功力废半呐!你先别咽气,让我把你元力打散再死喔!”丧心病狂的海超一遍又一遍的拳击已经失去意识的江雨薇。

    “唔!”

    这时,连依自海超身后跃起,苗刀笔直的刺入他的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