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乙武神志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焰征龙(下)
    随着最后一人被焰征龙轻松的捏起吞下,漆黑的峡谷深渊只有它浑身的炽焰光芒闪烁。

    “呵呵,杂鱼,该我们了。”

    焰征龙漫步悠闲的走向白晋,滴着岩浆的龙颈抵近。

    “你说过要救我们的。”

    “救你们?你好好想想,我可没答应,我只答应饶你一条狗命……”它的声音稍稍停顿后再次出现在白晋的脑海:“而且只饶你,可不算你身后那个人。”

    说完便张开大口,速度骤变,白晋早有防备,已是卷刃斑驳的直刀被他藏于身下,这一击竟是反应过来抽出直刀格挡想要绕过自己袭向身后江雨薇的龙首。

    焰征龙似乎并不在乎白晋的抵抗,他的直刀只是碰到熔岩般的皮肤后瞬间融化,铁水滴落在他的大腿,闻得自己皮肉焦炭的气味,白晋没有因剧痛停下动作,在双腿快要失去知觉前全力踩地一蹬,与依靠他后背的江雨薇划开数米距离,躲下了这一记的袭击。

    “哼……你这妖兽……”白晋没有看他的双腿伤势,感受着大腿根部传来的刺痛,他失去了双腿的控制力,这下连走动都没有可能了。

    “妖兽?”

    焰征龙一愣。

    “你说老子是妖兽?”

    语气有些激动与好笑。

    “老子是焰征龙,你懂吗?杂鱼?嗯?”这头熔岩“麒麟”没有急着进攻:“呵,像你这种蝼蚁,要不是这巧合,活两辈子都见不到老子!”

    说罢,再度抬爪走向两人。

    “算了,干脆把你们两都吃了,这女人灵根不错,甚为大补。”

    叮!——呲——

    “唔!?”

    焰征龙的嘲讽声还未落下,一道白色极光曲线划过黑暗,与焰征龙的火翼碰撞,停顿一息便是洞穿,留下一道拳头大小的空洞,岩浆不断从中滴落。

    那道极光刺穿火翼后再划过一道弧线,回首急刺焰征龙的颈部。

    这巨兽蓝色的瞳孔露出一丝怒火,扭头张开巨口,喷出无数岩浆想要击落这道极光。

    极光与喷涌来的岩浆相触,那岩浆竟然四散抵开,不能哪怕减缓它一刻的速度,焰征龙躲闪不及,颈部被撕裂一道伤口,无数熔岩再次滴落。

    “你竟敢!你竟敢伤我尊体!那群强盗都未敢动我分毫!”焰征龙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势激怒,回过头怒目骂道。

    白晋看着那道极光最后飞回身后,心里打了个激灵。

    “江大人!”他侧首,面色苍白,嘴角血渍未干的江雨薇正垂着眼帘,两指弯弯扭扭的并拢御剑,而那道极光,正是青帝极意剑。

    “这是……焰征龙?”江雨薇微弱的呼气声传来:“为什么,这里焰征龙会在这里?凤凰山脉……怎么可能……”

    白晋不知道她这些话到底是要表达她的惊喜还是惊恐,但是既然出手攻击,说明眼前这头熔岩“麒麟”不是善类!

    “喔!还是有见识的啊,不过你们敢伤我,你们两谁都别想活!”

    虽然此时江雨薇的声音羸弱,但它还是听清了,冷哼一声,挥舞双翼跃起,朝着白晋出爪猛击落下。

    “大人!你还有元力没!我没办法啦!”白晋见那好似一块巨石落下的龙爪,全身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嘶吼道,可背后却没传来任何回应,只是侧目一看,江雨薇也是吁吁吐气,那已经快闭上的杏目中是放弃挣扎的眼神……

    这可怎么办,到最后还是要死在这吗?还是死在这种不明生物的脚下?那不如刚刚自己直接摔死拉倒!

    绝望之际,白晋注意到江雨薇一旁的幽光,正是青帝极意剑!

    “白晋……”见白晋死死盯着自己的这柄神兵,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妈的!要死也得是战死!”

    心一横,白晋挥手一把抓住这道幽光,霎时间剧烈的震动传遍全身,青帝极意剑并不接受白晋的控制!

    “妈的这时候还分人吗!最后一击不拼你主人得和我一起死在这!”白晋被这剑惹得上火,都什么时候,这用剑竟然还看使用者?

    或许是感知到了江雨薇的危险,又或许这把剑真的有灵性能够听到白晋的怒吼,那剧烈的震动浑然消失,疲弱的肉身感知到了无限的清凉,这青帝极意剑握在手中竟然感觉不到丝毫的重量!

    终于能够控制这柄神兵的白晋眼中闪过毒辣:“来吧!给我起!就是死也要站着死!”

    刹那间,手中的幽光带着白晋飞腾而起,直指飞跃而下的焰征龙刺去。

    嗤!——

    “你!……”

    龙眼怒瞪,充满愤怒与不可思议。

    这道极光又一次与焰征龙交锋,然而这一次,或许是附着白晋最后挣扎的意志力,青帝极意剑竟是带着他刺穿了这“麒麟”的身体,从它的背部破洞而出,白晋整个人被熔岩浸透,重重摔倒在地。

    他的双腿已经消失,应是洞穿焰征龙时被融化,头也已经消失了一半,脑颅完全焦裂爆开,那脑-浆被蒸发不见溢出,大脑已成黑炭,此时的白晋,全身能够分辨的部位也只有握着神兵的右手还未受灼蚀,一直保持着举剑的姿势。

    “啊……”

    江雨薇本就被银牌武宗的海超打得几近残废,就如当初铜牌武灵聂冥一拳打散了白晋的元力废了他的经脉一样,她此时已没有任何力气,刚刚挥出青帝极意剑已是最后的象征性抵抗,没了白晋坚实的后背倚靠,瘫倒在地,看着眼前除了右臂握着神兵还能辨认,整个人已成一块焦炭的白晋尸体,忍不住张嘴想要说些什么,莹莹秀目竟是可见珍泪淌下,终于还是没有力气出声,再度昏迷。

    一个从十六岁开始征战沙场七年有余的花信女子,一个带领五百残部从千军万马杀出一条血路,受部下敬仰爱戴的将军,一个年仅二十三岁就已经是金牌武灵的天骄修炼者,在她昏死前的最后时刻,终是为在大家眼中只是蝼蚁般存在的白晋,潸然落泪。

    是对他的忠诚感动?是对他的勇武感动?亦或者,是对他一直到最后还要拼上性命与焰征龙决死只为保护自己的信念所感动?又或者……

    这只有她自己才明白吧!

    “啊啊啊啊!老子真是草了!要不是被这帮强盗关了一百年抽尽了力量,就凭你!就凭你怎么!……唔……啊啊啊!”

    焰征龙的巨爪最终还是没有能够砸下,洞穿它的伤口中,可见那一颗正在疯狂暴动的黑曜石心脏,随着一道裂缝的出现,无数龟裂随即四散,一声清脆,它的心脏竟然爆裂!

    但焰征龙并没有因此失去意识,不断挣扎的它嘶吼咆哮,身体也开始分解,化作滚滚熔岩流落一地,直至完全消失。

    无数的岩浆没有四散冷却,不断聚合浓缩,最后成了一团人头大小的岩浆,漂浮于空,在那之中还能看到一个小小的焰征龙影子,漂浮了一会后,在已经凉透的白晋尸体上停下,那团熔岩也再次变幻,无数岩浆洒落,却没有引燃白晋的残尸,岩浆凝聚化作各个部位的形态不断补充,直至最后一滴落下,白晋的肉身竟已完全的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