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太乙武神志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出手
    两人攀谈之际,被围困的幻翼金元兽爆发一道冲天灵柱,巨大的兽魂从天而降。

    “哦,这幻翼金元兽突破武灵了。”江雨薇漫不经心的瞥视卢拓一行人。

    此时才将捕兽网展开完毕的众人被这股气旋震散,卢拓也是面露凝重:“竟然突破了!”

    “队长,不行了,活捉是不可能了,我们合力击杀取晶石吧!”一名队员取出九尺铁鞭,全身元力开始爆发。

    幻翼金元兽小腹被白晋刺穿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被斩断的左翼被无数光粒包裹,几息后光粒散去已是恢复如初。

    “吼!——”

    恢复了伤势的幻翼金元兽朝天怒吼,困住它的网瞬间四裂,卢拓暗呼不妙。

    “重尺!”卢拓大喝一声,一把黑铁巨剑从乾坤袋中取出,毫不犹豫上前斩击,其他队员见状纷纷退散,拿出各自的武器发动进攻。

    卢拓明白武灵境的异兽绝对不是自己小队能处理的,眼下只有趁金元兽还不能行动,抓住这最后的机会合力一战,若有机会重创那或许还有些机会。

    升至武灵境的幻翼金元兽比起之前,眉心的黄宝石显得更加璀璨,在其中隐约可见神秘纹路,而它脚下也变得云雾缭绕,如同踏云。

    面对这电光石火间众人的全力一击,挣脱开的金元兽眼中闪烁暴怒,血口张开一声咆哮,眉心的黄宝石闪耀异光,九道幻影竟然同时从它身体跑出,分别冲向围攻它的每一名佣兵。

    幻影模糊,速度之快众人皆没有反应过来,等想要躲避时已然冲至眼前,幻影白虎举爪扑下,一时间五六名佣兵被重伤,胸前的爪痕血肉模糊,内脏可见,只要卢拓、卢燕及两名身手还不错的佣兵躲开这击。

    白晋看的真切:“大人……武灵异兽竟有这等威力?”

    虽然江雨薇让白晋直呼她的姓名,但一时半会还是难以改口,总觉得哪怪怪的。

    江雨薇点点头:“异兽修炼本就比人难,弱肉强食,像这等珍惜异兽铜牌武灵境堪比人类银牌武灵境。”

    看着苦战的众人,江雨薇顿顿语气后再道:“他们被团灭只是几息的功夫,我的伤势未好不能轻易动手,你替我上,我会在你关键一击时助你元力。”

    白晋心里酸苦:“好。”

    眼前这异兽攻击手段可比之前多了不少,现在双翼又恢复,他已经很难看清它的动作,这九个身经百战的佣兵还打的痛不欲生已经废了五个,等他单挑时恐怕一个破绽就是身首分离的下场。

    此时卢拓身上也是多了无数血痕,但没有伤到要害。要不是他平时就跟这些异兽打交道,恐怕现在也要像其他人那样扑街了,而他的妹妹卢燕倒也是让白晋看的啧啧称奇,仅依靠一把长弓,和卢拓交替掩护,竟然能在这金元兽变态的速度下周旋几分。

    “哥!这样下去撑不了几招了!我的元力已经不多了!”卢燕跃身躲过金元兽一击,凌空张弓射出一箭,直指后脑勺却在接触瞬间被弹开。

    在刚才她的一箭可是能够洞穿幻翼金元兽的脊椎!

    卢拓也是欲哭无泪,他一个银牌武师,面对这铜牌武灵强度的异兽又能有什么便宜,自己的元力也是快见底了,而刚刚一击幻影突袭打得自己五名队员奄奄一息,要是再拖下去,今天都得交待在这,想撤都跑不过它。

    这时他想起一旁的白晋和江雨薇,也不犹豫:“两位高手!这幻翼金元兽看来注定与我们无缘!你们来吧!”

    卢燕听到,咬牙冷哼,她不甘心,这幻翼金元兽若能活捉,有价无市,若是击杀取其晶石,亦可以让他们直接财富翻几番,而他们的小队在红蛟佣兵团里的地位也会急速上升。

    可眼下,缠着不放手就真是死路一条,她不傻,所以没有出声异议。

    “白晋,去!”江雨薇对白晋使了个眼色,后者意会。

    “元力化形……刚刚我记得……”白晋看着自己的双手,开始凝聚元力:“这样……这样……嗯……”

    回忆着当时自己的元力波动,白晋手上一柄气剑开始成形:“唔……剑……如果是直刀的话……”慢慢的,白色元力气剑开始变幻,一柄两尺唐直刀现行。

    感受着其中无穷变幻,元力的控制也是一个问题,用多少元力会更有效?

    可现在场上的局势不容白晋去多想,顺手的元力直刀已成型,便是飞身入场。

    此时幻翼金元兽正对着元力用尽,闪躲不及的卢燕一爪拍下,白晋灵机一动,将手中的元刀射出,直指虎爪。

    “燕子!”卢拓怒目圆瞪,心急如焚,如今他也没有多余的元力去抵挡这一击。

    眼见这必杀的一击,卢燕也是深呼一口气,放下了长弓闭上双目等待最后的时刻。

    “嗤——!”元刀竟是不受幻翼金元兽坚如钢铁的皮毛阻挡,直直穿透,那光耀金血再次喷散,溅了卢燕一身。

    卢燕一吓,炽热的金血让她以为是自己的血,倒吸一口凉气发现没有任何刺痛传来,才睁开眼,看到的是白晋与这巨兽已经肉搏起来。

    “快!燕子!先把人救下来!”卢拓这时闪到她的身旁,拉着她暴退几步远离一人一兽的搏斗范围。

    看着救自己一命的白晋,卢燕眼中划过感激,她知道现在不是说谢谢的时候,立刻收起长弓和卢拓一并将重伤的队员托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