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八方圣皇 > 正文 第一卷 求学问剑小少年 第一百六十八章 结束?
    【三更,求点红票,谢谢各位读者老爷们】

    云海以下,十三重楼正南,整座圣水秘境陷入了光阴长河瞬间停滞不前的境地。

    凉州城小巷那边,小狐狸手握三枚铜钱,正在纠结要卖什么馅的肉包子,浑然不觉天地异象,门槛那边的赵青鸾已经纹丝不动。

    平溪城东门外,焚海斋的三代长老元烈满脸涨红,炼化的本命物在窍穴内嗡嗡颤鸣,这才使得他能够竭力看到秘境当中一些模糊画面。

    当位于紫来州最北端的魏成,看到那抹翩若惊鸿的雪白身影下坠瞬间,脸上充满了无穷尽的缅怀追思,最后竟是热泪盈眶,站起身,欲言又止。

    到最后,他放弃了冒险进入圣水秘境的念头。

    公孙潺叹了口气,知道一切都已化为虚妄,心情反而轻松了些。

    昏阳山破庙门口,神情凝重的崔奉一脚刚要踏出,一皱眉头,缩回了脚,纹丝不动。

    关子石与赵永昌皆是诡谲的静止了身形,那座小巧精致的青铜鼎已经出现在破庙门前,近在咫尺。

    崔奉略作思量,决定以不变应万变。

    白家不知第几代的千年老祖,眯起眼,望向远处的凉州城。

    一位白衣如雪,黑发飘摇神色沉静的英俊男子,自城中一跨而出,瞬间来到此地,看了眼那个受伤极重,已经昏死过去的叶凡,低下头喃喃道:“倒是个不服输的倔小子。”

    不远处,站着一位红发红瞳的美丽女子,伸出手指指责道:“木桩子,要来你就早点来,非要等人伤成这样才出来还有屁用。再说,动静闹得这么大,非要闹得人尽皆知,到时候怎么让凡哥哥静心修行?” 见那人不说话,叶柔嘉更加恼火,随后哀叹一声,看也不看那位白家的千年老祖,一个闪身掠至山谷上空,忍着心中怒火,“两个圣殿的老王八,你们不是喜欢看热闹吗,怎么这会儿就把王八头给缩回去了?”

    北边,出现一位身穿黄袍的缥缈身影,依稀可见,是一位中年男子,腰间悬挂一枚金色玉佩,刻有篆文“天下为公”。

    在其身后,是一位面容清秀的年轻女子,竟是与崔奉有些关系的黄雅。

    中年黄袍人作揖道:“拜见前辈。

    叶柔嘉深呼吸一口气,指了指白家老祖,望向那个身穿黄袍气度非凡的中年男子,问道:“你们圣殿全都是吃干饭的不是?若说八境九境的修士行走天下,你可以推说事务繁多,日理万机顾不上来,可这么一个不朽境的老王八,你眼睛瞎了??”

    黄袍男子默不作声。

    其实,早在一月多前,他事先就被打了声招呼,说白家老祖会下山来趟净水国,暗中保护他白家的麒麟子,其中又牵涉到了另外七国还有大燕,所以这白家老祖离开宗门之前,就与圣殿知会了一声,只是事出突然,来不及跟紫来州祭祀讨要文牒,所以对于这件事中年男子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会引出这么一位大人物。

    白家老祖有些不耐烦,一手负后,一手伸出,指向叶柔嘉,“看你这模样长得也不像人,莫非是妖族修成人身,认了这小子为主,想为他报仇?”

    叶柔嘉依旧没有理会,只是嘴角微动,似有讥讽。

    其实,别看这位身穿黄袍的中年男子任由叶柔嘉辱骂,却没任何表示,其实他的身份要比主管一州之地的祭祀还要高上几分。

    能够跻身中州圣殿、陪祀大祭祀的人,当

    然是名副其实的仙人或圣人,甚至在某种意义上,他要比一位王朝之君,还要更加有分量。

    叶柔嘉叹息一声,“你们两个,是明知道我如今没办法拿你们怎么样,所以就有恃无恐,对不对?”

    黄袍男子摇头道:“若是你想,自然可以,但你比以前要变了许多,所以便不会这么做,想来与那个年轻人应该有很大关系。”

    身后,一个沉静嗓音响起,“都说完了?”

    叶柔嘉蹲下身子,垮着双肩,双手环绕叠放在膝盖上,有些灰心丧气,“叶凡是我的主人,我却没能保护好他,反而让你来收拾这个烂摊子。”

    白袍男子缓缓走到叶柔嘉身边,说道:“既然如此,就让你来保护他吧。”

    一直站在原地看戏的白家老祖笑道:“没想到这次紫来州出面的不是公孙潺,反而是你来了,不过也好,起码不会“有失公允”不是。看样子,这人也是位隐世不出的剑修?十境?总不能是渡轮回的三劫不朽吧?”

    位于身后的黄雅,瞥了眼身前的黄袍中年人,后者神色肃穆凝重,显然面对这个看着极为年轻的白袍人,比面对那位活了近千年的白家老祖,压力更大。

    白袍人往前一步走出,落在白家老祖身前几丈,缓缓前行。

    黄袍中年人沉声道:“前辈要是出手,可就坏了此方天地的规矩。”

    白袍人置若罔闻,只是一步一步往前走着。

    挂在叶凡腰间,一直没有机会出鞘亮剑的九霄天,雪白剑芒流转不定,隐有剑鸣。

    白家老祖心思急转,缩手在袖,想要遁空离去,突然发现这座天地已经被人禁锢,再也无法轻易离开。

    白袍人在前行途中,转头对那位黄袍中年人说道:“看在庾非晚的面子上,我不杀你,滚。”

    黄袍中年人微微皱眉,看见那柄已经凌空而起的秀气长剑,略微犹豫,仍是散去身影,被迫离开这座连光阴长河都绕之而行的圣水秘境。

    白袍人伸出一只手掌,轻轻握住嗡嗡作响的九霄天,“只有半成左右吗?不过劈开一座瀛壶山应该足够了。”

    “不可!”

    一道极具威严的嗓音从紫来州传入这座小天地。

    白袍人置若罔闻,将九霄天轻轻往上一抛。

    一闪而逝。

    这座圣水秘境天幕,当场破开一个大窟窿,飞剑直直直冲去东穹隆州,转瞬即逝。

    紫来州与中州之间的虚境内,一位封闭五感,正在淬炼剑意的剑修猛然睁眼。

    随后他一个闪身出现在两州之地的广袤海域上,抬头望向东方。

    刹那之间,天空中的云层,像是被一把飞剑给直接劈成了两半,风浪汹涌,形成一道又一道巨浪。

    鸿蒙天下还有这样的剑修?

    楚中离开困龙井了不成?

    可楚中好像直至如今,也没有这样的一把剑吧?

    鸿蒙天下最好的五把剑,已经毁了两把,其余三柄,一个在剑开天幕的人皇腰间,一个在历代的太古虚皇族族长手里,一把在自己手中,能配得上楚中的剑,这座天下的确少之又少。

    他没有去追赶那把杀力无匹的飞剑,而是恍然大悟,立即往紫来州最南端那边赶去。

    白家老祖咽了咽口水,说道:“一个没有剑的剑修,还想与我拼杀不成?”

    他依旧缓缓而行。

    “找死!”

    白家老祖爆喝一声,身形急掠。

    一拍手掌,一件闪出阵阵金光的玉簪凭空而现,风驰电掣,直刺那个古怪男子的头颅。

    这枚玉簪子,可是白家老祖炼化了一条九千里大江才形成的本命仙兵。

    距离此人不过一丈。

    可白家老祖却心神剧颤。

    只见那支爆发出金光的玉簪,颤颤巍巍停在那人身前,充满了本能畏惧,再不敢寸进。

    就在此时,天地先前破开窟窿的那个地方,伸出一只刻满古怪符印,缠有锁链的金色大手,紧握住九霄天,手臂颤动,大袖翻滚。

    显而易见,哪怕只是暂时控制这把上古凶剑,对于他来说也并不算轻松。

    那道威严嗓音再次传出,“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白袍男子转过头,淡然道:“怎么,是嫌我没有倾力出剑,有些不愉快?这样也好,我试试看能不能做出与人皇陛下一样的壮举,开次天幕试试,如何?”

    他一招手,九霄天瞬间脱离那只巨手的掌控,被他握在手中。

    那具法相手臂的主人并未现身,只是一抖手腕,有清风滚滚如江水,直接将那位白家老祖裹挟其中,说道:“一个十境巅峰修士,打着幌子,挑衅圣殿威严,肆意打杀一位身有福泽,无错无过的年轻人,罪无可恕,随本座去思断崖接受处罚。”

    白袍人瞥了眼那只巨手,轻声道:“我有说过他可以走了吗?”

    一道剑光闪过,将那支法相巨手的手指斩掉一截,升至空中的白家老祖牙齿打颤,惊恐不已。

    那道声音似是有些恼怒,一股磅礴的浩然正气滞留在秘境内外,愤然道:“你真要与这座天下的大道抗衡?”

    那人抬起眼皮,说道:“我已经这么做了。”

    那人冷哼一声,“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好自为之!”

    言语落定。

    秘境上方的天幕窟窿已经合拢,只是轻飘飘落下一枚金黄色玉佩,应该是被之前那一剑斩下的手指尖所化。

    叶柔嘉接在手中,惊呼道:“好东西啊!”

    白袍男子转过头,轻声道:“把人照看好,别死了。”

    叶柔嘉赶闻言赶紧把玉佩收进怀中,小跑着过去将叶凡抱在怀里,说道:“放心,有我在主人想死都难。”

    白家老祖双手负后,缓缓道:“没了本命仙兵,我也还是一位三劫不朽。”

    白袍人横剑在身前,淡然道:“走了。”

    叶柔嘉点点头,意念微动,将二人送至了九霄天剑内世界。

    掉落在地的九霄天,时不时传出一阵阵雷鸣声响,是被白家老祖的金身法相击打的声音,更是被一剑剑斩下所致。

    不到一刻钟,叶柔嘉心中大定,又是微动念头,九霄天便回到她手中。

    白袍男子缓缓自剑内走出,就连衣衫没有一丝褶皱出现。

    他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叶柔嘉想了想,说道:“要是没记错,应该叫白選,紫来州除了那个剑疯子和崔家,应该便是他最强。”

    他嗯了一声,将始终笼罩于圣水秘境的粗布铁剑召回,说道:“他有些术法神通,死的并不是他的真身,应该只是他的一个分身元婴。”

    叶柔嘉恍然道:“我说呢,只是个分身啊,怪不得那个老家伙没太为难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