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逆武通天 > 正文 第20章 有了头绪
    秦战欣慰一笑,这一笑发自内心,一扫多年积累在心头的苦闷和阴郁。

    “小宇,你只需知道我这么多年的努力,只是等你和雪儿进入宗门,这是我和你母亲共同的心愿!”秦战缓缓说道。

    “是么?你把一切都隐瞒,当我们是什么?你的傀儡?我跟雪儿一定要按照你们规划的路去走?”秦宇冷声喝斥道,他本不想过问有关秦家的任何事,他只是一个过客,过不久他将要走他自己的路,但现在,所面临的局势让秦宇无法全身而退,想离开秦家前往万重战宗,还需熬过这半年时间。

    而且,雪儿还在这里,秦宇不想让雪儿伤心,也有一点是秦战跪三天三夜,让秦宇心生一丝愧疚和感动。

    秦战神色阴晴不定,眼皮微沉,陷入了沉思和挣扎之中,半响之后,他突然道:“你没有想过,你现在为什么突然变得聪颖起来?而且……你和崔烁一战时所动用的应该就是万重战诀吧?没想到你这么快就习会了。”

    秦宇一怔,他之前还在想着自己这样是不是会让秦战心生怀疑,而现在秦战突然说出这个让秦宇察觉到了什么,他盯着秦战,并没有回答。

    “你母亲在你身上留下了点东西,至于是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她只说你在十六岁左右会开启她所留下的东西,让我没想到也很欣慰的是你竟然提前开启了,既然如此,有些事你也有权知晓。”秦战黯然神伤的道,似乎让他回想了许多东西。

    留下了东西?

    秦宇双眼微眯,他并没有感受到体内有什么东西,难道是修为不够的原由?

    “而你应该也察觉到了我的修为并非是武境九重吧?”秦战又道。

    秦宇目光微凝,当初秦战以气托物,一掌拍碎他布置的三山防天阵,秦宇就确定秦战的修为最少是罡气境修为,只是,秦宇疑惑他如何瞒过自己,毕竟,当初对各境界修士都有接触,很容易从气息上来分辨他人的修为。

    “三十年前我就踏入了武境,二十年前我踏入了罡气初期,十七年前我踏入了罡气中期!”秦战目光中划过一抹异色。

    秦宇眉头一皱,十年时间从武境一重到武境九重?三年才从罡气初期踏入罡气中期?

    “之所以会跌落修为,这跟我修炼的灵诀有关。我所修炼的灵诀是我小时候无意得到,这灵诀,修炼起来速度很慢,但同境界里,单打独斗我不惧怕任何人。”

    “二十三年前,我无意发现这灵诀有些诡异,我竟然能燃烧修为来获得强大力量,也就是那一次,我得到了崔鸿的看重,提升我为将军,并将崔柳嫁给我,但那时、崔柳已有身孕,这么多年来,我和崔柳相敬如宾,有夫妻之名,并没有夫妻之实。”

    秦宇双目中迸发精芒,没有夫妻之实?也就是说,秦风和秦勇并非是秦战的亲生儿子?这些年,秦战一直隐忍不发……

    秦宇心里莫名的难受,若说一开始秦战是迫于崔家的势力,但如今……隐忍这么多年,怕是为了自己和雪儿!

    很难想象,这十多年,秦战养育着其他人的儿子,却不露半点马脚,而崔柳又不敢公布,生怕遭到崔鸿的喝斥,所以这事连崔鸿都不知,可见,秦战这些年过的有多么的苦。

    “十九年前我和你母亲相遇,两人情同意合,恩爱有加,但好景不长,十七年前的一天,有人莫名其妙的袭击兵营,你母亲将那群人赶尽杀绝,而我燃烧了修为以罡气中期修为将一名天淬二境修士斩杀,但我的修为从罡气中期退到了武境二重,这些年才好不容易回到了武境九重!”秦战说着嘴角微掀,似乎是回想到了昔日美好时光,虽然,这时光短暂。

    若说之前秦宇还有些不屑,这是什么资质,武境就待了十年?可听到秦战随后的话,秦宇心生震撼!

    燃烧修为?以罡气中期斩杀天淬第二境巅峰修士?

    这是什么恐怖灵诀?

    纵然秦宇阅尽天岐宗藏书阁也没看到过如此诡异霸道的灵诀!

    要知道,修为越高,每一境界的差距就越大,就如他凭武境六重动用疯魔六变和罡气初期的崔烁一战,但他绝不可能做到罡气中期斩杀天淬第二境巅峰修士,就算动用疯魔六变都很难!

    “也正是那一次,你母亲救了崔鸿的命,而崔鸿也得知你母亲来自万重战宗,这正是崔鸿这些年暗中支持我的原因,正如你所说是想搭上万重战宗的线!”

    “那一战后,我和你母亲平静的过了几年,崔鸿崔柳也不敢来打扰我们,也就是那时,生下了你和雪儿。但雪儿出生后,你母亲无声无息的离开了,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但我坚信你母亲没有死,也想去找你母亲。”

    “但现实让我不得不停留在这里,一个是你们两个还小,二个是我修为倒退之后,再次修炼的速度更慢,这些年我沉浸商场,放肆敛财想快速提升修为,但没有半点用处,好在让我欣慰的是,修为虽然进展缓慢,但每提升一个小境界,实力仿佛是更强了。”

    “现在的我虽然是武境九重,但寻常的罡气境我都不放眼里,而且,我还开启了除丹田之外的另一个地方。”说着,秦战看了眼秦宇,伸出手指,指向秦宇眉心处。

    “苦海?”秦宇心中大惊,低声说道。

    “你怎么知道那里叫苦海?”秦战诧异的看向秦宇道,他可是寻找了诸多古籍才知晓眉心处那里叫苦海。

    他不知道,秦宇心惊的还不仅仅是这里,而更心惊的是秦战所修炼的灵诀,秦宇隐约感觉秦战修炼的和他以前在天岐宗藏书阁古籍上所描述的一种灵诀极为相似。

    见到秦宇沉默,秦战又将这个归结于秦宇母亲身上,长叹一口气后,秦战道:“你母亲的来历很不简单,她有意要瞒着我,这么多年来,我甚至都不清楚她的出身,只知道她是万重战宗的弟子,但我曾打听过,你母亲是万重战宗弟子不假,甚至说是万重战宗一位天之娇女的婢女,但我隐约感觉并非如此,因为万重战宗天之娇女我也见过一次,她对你母亲彬彬有礼,并不像是她的婢女。”

    “所以,我一直在等,等你和雪儿进入仙门后,等我修为提升之后,我就会离开去寻找你母亲!”秦战叹息道,这些事一直积压在他一个人身上,隐忍这么多年,他阅尽沧桑,被世事磨平了棱角,可终究磨不掉他对秦宇母亲的情。

    秦宇盯着秦战,感受到秦战似乎苍老了不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对于秦战所修炼的灵诀,秦宇依稀有了头绪。

    见到秦宇沉默不语,秦战以为秦宇一时无法接受,半响后,他才道:“这五个半月里,我会想尽办法让你修为提升,你先休息一段时间吧。”说着,秦战缓慢站起,疲惫离开。

    看着秦战离开的背影,秦宇突然想到了一句话,眼中拂过一缕缕惊疑和震惊。

    “千锤于身、百炼其心,难道是“百炼”?”

    “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