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逆武通天 > 正文 第66章 事以至此
    “呯!”在玄字脉的一间小院里,茶具从房间里飞到小院中。

    “赵师兄……也没什么,反正那人已经是将死之人,跟一个要死的人没什么好计较的。”张伟弯着腰在赵镇远旁,缓和道。

    “夺我幼兽,还敢害我在楚师姐面前出丑,此气不出,我难咽心里恶气!”赵镇远满脸铁青的厉声道。自从加入万重战宗后,有兄长赵风云在,几乎没有人敢忤逆他,甚至,连玄字脉的执事都对他礼让三分。

    而这次,在藏书阁当着那么多弟子的面,被楚月婵数落,这如何不令他不愤怒?对于楚月婵,赵镇远有自知之明,那是连兄长都忌惮的人,他不敢冒犯,但那将死之人……哼!

    “可……可楚师姐已经说了,护他三年……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恐怕只会怪罪你吧?”张伟低声说道,脸上透着担忧。

    “啪!”赵镇远直接一个耳光将张伟扇飞,他厉声道:“怪我?他是将死之人,难道他死了都怪我?就算楚师姐护着他,难不成楚师姐会天天在他身边不成?不会想办法吗?不会借他人之手将其斩杀吗?没用的东西,若非你打不赢他,事情怎会变成这样?”

    张伟嘴里咳出血来,脸上露出了无辜之色,心里虽愤怒,可不敢表露出来,他连忙爬了起来,道:“对,对,对,赵师兄言之有理,但我们怎么借他人之手呢?毕竟,都知道楚师姐护下那人了。”

    “这个……容我想想!”赵镇远坐在那里,目光凝视前方,陷入了沉思中。

    “没有点着因果灯,他活不过三年……也就是说,就算我们不出手,他也必死无疑,但怎样才能让他死的更快呢?”

    “对了……烈长老前些日子炼丹时,不是又炸死了几名丹童?”张伟突然想到了什么,压低声音道。

    赵镇远目光遽然一亮,想了片刻后,他猛的拍了下张伟的脑袋,道:“不错……这个办法好!”

    张伟面色一苦,再次喷出一口鲜血。

    ……

    秦宇回到房舍里,脑海里还在想着楚月婵所说的事。

    “弟子大选,前十名……而五代弟子,灵婴境之下,为五代弟子,也就是说,我要面对的是一群天淬境的天骄了?以我现在的实力,恐怕就算能参加,也难以取得前十名。”

    这倒不是秦宇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万重战宗天才汇集,实力拔尖者恐怕不比童云飞差,当初和童云飞的强悍,秦宇心有余悸,这还是他压制修为后!

    之前,秦宇注意到楚月婵说前十进入祖祠时,目光情不自禁的亮了,可见,前十的奖励不仅仅是去参拜祖祠,更有其他的奖励。

    从这,秦宇可推断出,四脉之中必然有诸多天骄在压制修为,等待着弟子大选,他们的实力皆强悍无匹,甚至可媲美灵婴境。

    “三年时间,三年之内,我需踏入天淬境,放有可能脱颖而出,也不知道弟子大选是怎样的,若是连续迎战,那疯魔变恐怕难以发挥威力,所以,能否挤入前十,则看这三年了。”

    “玄雷、沼泽之火,或许能成为我的杀手锏。可惜,只能进入第一层藏书阁,存放的大多都是低级的战技、道术,没有关沼泽之火的道术。”秦宇自语。

    “罢了,先看看有什么适合玄雷的道术没有了。”

    随后,秦宇闭上了双眼,脑海里浮现了他所阅读过的书籍,开始的筛选。

    最后,筛选出了一本适合现在的道术,一本手札。

    “玄雷护体!”

    “元初手札!”

    “先将这两种道术习会,玄雷护体能让自身防御提升,而元初手札记载的方法……可让玄雷之力蜕变。”秦宇自言自语,缓慢闭上了双眼。

    三日后。

    秦宇盘坐在房间中,浑身弥漫着密密麻麻如同蛛网般的玄雷,就在他全力凝聚出玄雷之时,房门猛的被踹开,而秦宇迅速将玄雷收回体内,瞪开了双眼。

    “你就是那将死之人?”一名虎背熊腰的青年弟子站在门口,虎目凝视着秦宇,冷声喝道。

    “何事?”秦宇强压下内心的怒火,沉声道。

    “你被烈长老选上了。”魁梧青年冷声道。

    秦宇眼皮微眯,心里冷笑,那赵镇远这就坐不住了?沉吟少许,秦宇缓慢站起,赵镇远之事早点了结为妙,否则,一直拖着,只会干扰自己的修炼。

    走出房间,秦宇发现不仅仅只有自己,还有五名青年修士在不远处等待,秦宇看了眼发觉都是新晋弟子。

    “跟我来!”魁梧青年招呼了那五名弟子,便朝着一方走去。

    约莫半个时辰后。

    当到达黄字脉最边缘,离中心部位差不多有上百余里的一个山谷时,魁梧青年这才停下,朝着山谷里大声喊道:“烈长老,新的丹童已经到了。”,说完,这魁梧青年直接转身便跑,似乎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呆着。

    秦宇六人相视一眼,都是惊惧的看向山谷,心里都是惴惴不安起来。

    “都给我进来。”一道浑厚之声从山谷中回荡。

    秦宇皱眉,也不知那赵镇远搞什么鬼,撇了眼山谷口两边建造的整齐木屋,木屋看起来建造的并不久,心里惊疑,缓慢走进山谷。

    刚进入山谷,却看到一个巨大的丹鼎竖在山谷中心部位,而一名浑身邋遢的老者正坐在丹鼎之上,盯着丹鼎里似乎在沉思什么,对于秦宇六人视而不见。

    没有得到这老者的回应,几人都不敢乱动,而秦宇扫过整个山谷,发现,山谷里似乎有着诸多粉尘,隐约可以看到一些乌黑碎片和墨红色的血渍。

    虽是如此,山谷里弥漫着浓浓的药香,令人闻之振奋,可让秦宇皱眉的是,这药香有股糊味,而在山谷最里面,竟也有一座木屋,只不过,这木屋似乎饱经沧桑,看起来摇摇欲坠,纵观山谷其他之处,秦宇心里隐约猜测到了什么。

    这山谷……看来是经历了爆炸啊,而那赵镇远把自己弄到这里来,是想……借刀杀人?不对……应该是借鼎杀人?

    就在秦宇沉思之时,那邋遢老者突然拿出了一株不知名的药材,迟疑少许丢入丹鼎中,而他大手一拍,整个丹鼎上的纹路绽放光芒。

    “轰隆隆!”

    秦宇只感觉双耳轰鸣,浑身气血沸腾,一股惊天动地的巨响响彻天际,随之,无数道破空声伴随着一股强大的震荡波直接将秦宇震飞,狠狠的撞在了一边的木屋之上,将一排木屋撞的粉碎。

    重重落地后,秦宇胸腔里鲜血直涌而出,惊惧的看着山谷方向。

    当漫天的灰尘散尽之后,山谷被炸出了一个巨坑,而那老者衣裳褴褛的站在丹鼎部位,半响后,山谷里传来了一声怒吼:“怎么可能!到底怎么回事?老夫就不信这个邪了。来人……”

    秦宇拿出了一颗丹药放入嘴里,眼中弥漫着浓浓杀意,那赵镇远好毒的心机,竟是想借这丹鼎爆炸炸死自己?

    这才运气算好的,若是被丹鼎碎片砸中,想着,秦宇撇了眼不远处被一块丹鼎碎片砸中,脑袋粉碎的弟子,不由倒吸了口冷气。

    “来人!”邋遢老者盯着地面再次低喝。

    似乎是察觉没人回应,老者猛的转头,却看到六个丹童中已经被炸死了四个,一个昏死过去,但这邋遢老者对死去的丹童视而不见,他目光掠过秦宇,右手猛的一抬。

    秦宇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包裹自己,身体迅速的往前飞去,落在了那老者面前。

    老者身高约莫五尺有余,满脸乌黑,看不清其模样,头发如钢针般往后倒走。

    “道境!道境强者。”秦宇内心一沉!没想到这其貌不扬的老者竟是道境强者。

    “老夫在叫你,没听到?”这老者怒声吼道,不等秦宇回答,这老者直接丢了一粒丹药放入秦宇嘴里,低喝道:“拿着令牌,去百宝阁给老夫换一个丹鼎、换十组这些药材来!给你一个时辰时间。”说着,老者松开了秦宇,拿出了一块紫色令牌和一张兽皮。

    丹药入嘴,秦宇只感觉一股精纯的力量涌入体内,恢复着被震伤的身躯,在他惊疑之时,这老者猛的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若误了时辰,老夫拿你是问!”

    秦宇心里虽有无尽怒火,但事已至此,也由不得他了。

    只得日后想着如何脱身,留在这里,说不定哪天真被炸死。

    那岂不是如他们所说真活不过三年?

    “咦……那木屋竟没被炸掉?”秦宇目光无疑撇到了山谷最里面的木屋,心里惊道,但也没多想,转身便跑出山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