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逆武通天 > 正文 第199章 从头开始
    魔渊郡!

    魔渊郡坐落在大魔天的深处腹地,因地势险要复杂、易守难攻的故,魔渊郡几乎成了关押大罪之人和外族人,也就是睚眦十三部的地方,这么多年来,凡是闯入大魔天的强者都被关押在这魔渊郡的魔天牢里。

    鹏鸟的速度极快,也用了近两个月才到达魔渊郡。

    “到了魔天牢,该看的就看,该说的就说,否则,谁也救不了你!”罗清月反复叮嘱交代,按她对秦宇的了解,心里还真没底,这简直是个惟恐不乱的家伙啊,所以,罗清月不得不提前叮嘱,否则,出了什么幺蛾子就晚了。

    秦宇注视着下方龙盘虎踞的地势,神情凝重,一路走来,这魔渊郡地势太过复杂,很多地方能形成天然阵法,秦宇不信没有强者看出来,只要稍稍改动一下,就能让这险恶地势形成天然屏障,而魔天牢坐落于此,可见其用意。

    恐怕,若是谁想从魔天牢里强行救出谁,不等大魔天的强者,单凭这些天然屏障都能让人喝一壶的!

    “也不知这魔天牢里到底关押了什么人!”秦宇自语,他突然想到了血猿,血猿的祖父就是踏入了大魔天后,再也没出来了,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被关押在这里了。

    听到罗清月的话,秦宇故作诧异的道:“魔天牢里难道还关押了不少人??”

    “当然,这么多年来,外界之人全部都被关押在此,而大魔天不少大恶之辈也被关在这里!记住,这里驻扎着大魔天三分之一的强者,所以不要乱来,而且,这里切记不能喧闹,我们如果能进去,最多只能看,绝对不能说话,知道吗?”罗清月低声说道。

    秦宇目光微闪,全部被关押在这里??深吸了口气后,秦宇旁敲侧击的道:“为什么要关在这里?直接将他们杀了不更好吗?而且,还能被炼化成死奴!”

    “炼化?有这么好炼化吗?再说,他们的命还有用的!”罗清月似乎不想透露太多,回答的很模糊。

    秦宇并没有继续多问,而是眺望下方大地。

    约莫半个时辰后,秦宇视线所见之极外,隐约可以看到一个巨坑坐落在极远处,这巨坑宛如一道天坑,在这天坑之上,笼罩着一个五彩斑斓的结界,秦宇盯着结界,一时也没得出这是个什么阵法。

    待离天坑还有百里时,下方浮现了一条笔直大道,罗清月控制鹏鸟缓慢降落。

    从鹏鸟身上落下时,秦宇打量着四周,看着这笔直的大道,目光落在了大道一旁的一块石碑之上。

    石碑高约三十丈,宽约三丈,看起来宛如一座擎天柱,能够支撑天地,在这石碑正面,雕刻着两个龙飞凤舞的古朴大字:“魔天”,在“魔天”二字旁,又刻着诸多诡异图案和纹路,让秦宇多看了几眼的是,这些图案里还有不少身着兽皮,随意几笔勾勒出的人形图案,除此之外,还有诸多兽形图案,这些图案里又大又小。

    “咦?”秦宇的目光最后停留在“魔天”二字之上,在这上面是雕刻着密密麻麻的纹路以及少许图案,而这些纹路和图案结合起来,乍一看竟像一个盘坐的人!!

    “好诡异的石碑!”秦宇惊叹,虽然这石碑不知坐落在此多少年,无形中流露出脸沧桑之意,但更多的是给人一股浑如磐石般的奇妙感觉。

    “哼!”就在秦宇打量着石碑时,一道冷哼之声在脑海里响起,不是逐荒是谁

    “怎么?”秦宇道。

    “那逆徒倒异想天开,竟把这那老不死的东西也照搬了过来!”逐荒冷冷说道,言语中压制着惊天怒火和杀意。

    秦宇双目微眯,隐约猜出了什么,逐荒所说应该是说镇压他的人,也就是说这石碑是貘燹仿照镇压逐荒的石碑炼制而成?若如此,那这石碑放在这里就别有深意了。

    “若非是最后一块印碑不在,那老家伙也别想镇压我早知”逐荒说个不停,秦宇心神直接退了出来,他懒得听逐荒发牢骚,自从吸收了两块印碑力量后,逐荒整个人变得沉稳了,可还是盖不住他的本性,秦宇心里有股预感,如果让逐荒脱离自己,夺舍了身体,那么,逐荒很可能跟自己一样,从头开始。

    但到了那时,逐荒的潜力无法想象,毕竟,他拥有着诸多不为人知的秘辛,谁知道他知道多少仙级秘术、多少仙级战技、仙级道术?

    这样的人,秦宇不想放出来,不管是出于私心还是怎么,这样的人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时期!

    “何人?”在秦宇刚收回心神时,一道浑厚之声突然回荡。

    将鹏鸟收回的罗清月拿出了一块令牌,扬声道:“大罗道君玄孙罗清月求见魔天王!”,言语中带着恭敬和敬畏。

    空间之中无形之中浮现了一只魔手,将罗清月手中的令牌夺了过去,魔手消失,但没过多久,一个空间漩涡浮现在罗清月身前,罗清月看了眼秦宇,淡然道:“你先在这里等等吧!”说着,罗清月便踏入了漩涡之中。

    秦宇倒没有什么意外,好奇的打量着前方大道,整个大道之上除了这块石碑外,别说人了,就连一片树叶都没有,而罗清月说过大魔天三分之一的强者都在这里,也不知去了在哪,难道在那天坑里??

    “小子,这里是哪?你不带我去那万象印碑的地方,跑到这里来干什么?能用这块石碑的地方,绝不是你能涉足的,在这个时间段里,你最好不要乱跑,否则就算学会了瞒天术都!”逐荒骂骂咧咧,但声音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秦宇只感觉一股恐怖至极的威压扫过自己体内,仿佛能看穿体内所有秘辛。

    “你是哭老人弟子?”浑厚之声猛地响起。

    秦宇将内心的惊惧压下,神色从容,不吭不卑的道:“正是!”

    “给老夫看你的魔印!”

    秦宇心里一跳,但神色还是平静,抬起右手,罡元注入其中,浮现了一道若隐若现的掌印。

    “此非你之掌印,说,从而何来?”一道暴喝之声猛地炸开,秦宇只感觉天地间浮现了无尽风暴凶猛吵自己盖压而来,而浑厚的声音震的秦宇脑海轰鸣。

    但这些身体上的震动远远比不上秦宇内心的震惊!

    暴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