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逆武通天 > 正文 第227章 全力轰击
    在这凶兽巨爪拍向雷卓越的瞬间,许棺生、罗霸宇、韩瑾萱等人都动了,但这凶兽乃叩道境级别,实力之强横超乎想象,速度更是快若疾雷,虽然许棺生、罗霸宇等人的攻击都落在了这凶兽巨爪之上。

    但还是没能击退凶兽,当那巨爪落下之际,秦宇甚至感受到了整个石阶都轰然震动,也不知这一爪下去,能不能将殷阳拍死,就算不拍死,若能逼的殷阳放弃考核,那也是再好不过的了。

    前方九人正苦苦和凶兽搏斗,而秦宇和魔清风依旧站在石阶之上,秦宇是想看看几人的实力,而魔清风则是看秦宇没动,所以,他也就没动了。

    但让秦宇失望的是,承受叩道境级别凶兽一爪的殷阳并没有被拍死,也没有放弃考核,不过,现在的他衣衫褴褛露出了暗金战甲,满头长发更是凌乱无比,整个人尽显狼狈。

    似乎是被激怒,殷阳身体猛地弹跳起来,他双手掐印,轰向了收回巨爪的凶兽,似乎把对秦宇的愤怒全部发泄在这凶兽身上。

    与此同时,许棺生已经唤出了死奴,那头蕴含着梼杌血脉的凶兽死奴疯狂轰击着叩道境凶兽。

    那盘坐在梼杌头顶上的死奴老者依旧闭眼盘坐着,似乎在酝酿着至强一击。

    而那罗霸宇手持乌黑巨斧,每一斧落下都会令空间浮现裂纹,可见其力道的恐怖。

    让秦宇诧异的是,那韩瑾萱娇躯四周弥漫着密密麻麻,只有拇指大小的黑剑,剑虽小,但每一柄都仿佛蕴含着莫大威力,而这韩瑾萱一看就是心狠手辣之辈,在她的娇喝之下,这些锋利小剑化作了一道道黑色剑芒,专注狂攻凶兽巨目,试图想从凶兽的双目来破开其防御。

    而杨道则手持一柄青剑,伺机而动,似乎随时准备给凶兽致命一击。

    似乎以防引来其他凶兽,九人几乎没多少隐藏,全力攻击着凶兽,但这逼近是叩道境凶兽,不管是肉体防御还是攻击都极其强悍。

    在众人围剿之下,这凶兽也受了皮肉之伤,发出了愤怒咆哮声,疯狂的横冲直撞,那硕大如树干般的虎尾仿佛蕴含着破天之力,横扫之下,竟是让四周空间浮现了密密麻麻如蛛网般的裂纹。

    若非是都带着道器级别的防御战甲,恐怕他们早已惨死在这凶兽之下,单凭肉身防御,九人之中无人能抵挡,这就是修为之间的差距。

    虽有防御道器,但时间一长,九人皆是负轻伤。

    “吼吼吼!”

    “吼吼吼!”

    此处的战斗波动已经引起了远处凶兽的注意,咆哮之声此起彼伏。

    “李有才,还不一起来围剿这凶兽?”身负重伤的殷阳愤怒吼道,不仅是他,其他人也露出了愤怒之色,他们没想到秦宇竟会如此厚颜无耻真的坐观其变,但现在战斗展开,若冒然放弃只会前功尽弃,这次若不将这凶兽斩杀,下次更难,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强攻凶兽。

    其他人还好,但许棺生、殷阳两人内心愤怒之余更多的是焦虑,焦虑的是和这凶兽厮杀时身受重创,被秦宇趁虚而入,一旦那样,那真是要阴沟里翻船了。

    秦宇不为所动,他双手负背,眺望着前方战斗,双眸深邃如浩瀚虚空不见其底,察觉到殷阳和许棺生的焦虑,秦宇似笑非笑,心里也是松了口气。

    两人越急越好,唯有如此,两人方可会拿出杀手锏,同时面对任何一个,秦宇还有五五之数,可若面对两个,秦宇毫无胜算,到最后,恐怕真会被逼的放弃考核。

    对于两人的身份,秦宇有着一定的了解,相比许棺生,殷阳给秦宇的危急感更强烈,这也是秦宇为什么三番两次都针对殷阳的缘故。

    身为阴阳道君的亲孙子,又因为天罡考核的规矩名存实亡,让秦宇不得不提防殷阳身上有多少道器、有多少印符,一旦到达第七层,双方都撕破脸时,殷阳无疑是最致命的。

    所以,在这之前,秦宇需想方设法摸清殷阳的底牌,就算摸不清,也要将殷阳的印符、剑符那些能耗多少是多少。

    “你们安心和这凶兽厮杀吧,我们两个就养精蓄锐,保留实力,顺便帮你们望望风!”秦宇高声回答。

    也不知担忧还是怎么,秦宇的话落在许棺生、殷阳两人耳里,却格外刺耳带了另一层意思,特别是那“保留实力”四字,更让两人心里越发担心了,而殷阳心里更是一狠,不顾身上的伤势,直接临空一跃,低吼道:“都给我退开!”话语未落,殷阳手中同时浮现了两道剑符,直接诸如罡元。

    “嗡嗡嗡!”

    空间突兀轰鸣,而那头已然受伤的凶兽猛地抬头怒吼,声音中带着雄厚兽元,形成了浑厚音波疯狂扩散,而殷阳身着的暗金战甲绽放光芒,手中的两道剑符同时捏碎,化作了两道至强攻击,轰向下方的凶兽!

    “轰隆隆!”

    惊天动地的巨响响彻天际,站在石阶上的秦宇都感觉前方大地剧烈动荡,漫天灰尘和血雾腾腾升起,震耳欲聋的巨响瞬间淹没了凶兽的咆哮之声。

    秦宇吓了一跳,没想到这殷阳竟拥有如此恐怖的剑符,炼制这两道剑符者恐怕修为极其强横!

    “果然有剑符。”秦宇心里呢喃,好在逼出了殷阳使出了剑符,否则,一旦到了第七层真要阴沟里翻船了,不过,秦宇并没有没有放松警惕,反而越发警惕起来,谁知道这殷阳带了多少剑符?

    而其他地煞遭受凶兽音波轰击,全部被震飞,而随之,两道剑符造成的动荡更是令他们气血沸腾,有几个直接喷出了鲜血,狠狠的坠落在地。

    待漫天灰尘散尽之后,那头叩道境的凶兽只剩下后半身倒在地面,前半身包括头颅早已不知去向。

    许棺生、罗霸宇等人皆是倒吸了口气,没想到殷阳竟带着如此恐怖剑符,瞬间将这叩道境凶兽抹杀。

    不过,想想也是,殷阳身为阴阳道君的孙子,除阴阳仙君之外,阴阳血脉最浓郁者,殷家绝不会让殷阳有半点意外,所以,这次,殷阳参加考核绝对是有备无患。

    将凶兽击杀后,殷阳诡异的双目中闪烁咄咄逼人的厉芒,脸上更带着一份狞色,他厉声道:“李有才,今日若不杀你,我……”

    “鸣!”

    突然一道令天地轰鸣,空间如沸腾之水般剧烈震荡的刺耳鸣叫声出现。这道鸣叫声打断了殷阳的话,而许棺生等人则面露痛苦,体内气血沸腾齐齐喷出大口鲜血,他们大惊失色,猛地转头看向后方。

    更令他们骇然至极的是,一只展开双翅将半边天空都遮掩的凶禽迅如闪电般飞来,令人惊惧的是,这凶禽浑身冒着青色烈焰,剧烈的高温令空间都蒸腾起来,似乎要将天地都烧尽,单凭这气息,这绝对是头叩道境巅峰,一只脚踏入道境大门的凶禽!

    “逃!”罗霸宇倒吸了口气,低声吼道,说着便朝着第四层石阶狂奔而去,其他人亦是使出了浑身力劲疯狂飞奔石阶,而殷阳此时也顾不得说出狠话,拔腿就跑。

    “砰!”最先跑到石阶处的罗霸宇只感觉脸部生疼,但浮现在他眼前的光幕令他忘记了疼痛,整个人面目呆滞起来,其他人紧随其后全部撞击在这光幕之上。

    “怎么回事?”那东旭惊恐大叫。

    “这是结界,完蛋了!”那名列第四的张铮满脸不甘心的道。

    其他人脸色瞬间煞白起来,就连站在石阶上的秦宇也满脸凝重,虽然他想试探这些人的深浅,但也没想到石阶和第五层竟会有结界。

    回想那头被斩杀的凶兽,秦宇暗道好险,自己应该早就猜到了有结界,否则,那头凶兽早就追到了第四层。

    不过,秦宇也庆幸,还好自己还没走出石阶啊,而且,有这结界在……似乎对自己更有利!

    “轰!”凶禽眨眼就到达了入口部位,喷出了一团青色烈焰轰向下方的殷阳等人。

    “不想放弃考核的就随我全力轰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