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逆武通天 > 正文 第241章 永恒之道
    相比差点被喜悦、激动冲昏头的大魔天修士们,秦宇站在通往第七层的石阶下,内心格外的沉重,这一层的石阶绝对非考验心境那般简单,否则,这些天之骄子也不会永远留在这里了了。

    也就是说,自己踏上这层石阶,很可能会和这些死去的天骄一样,成为这石阶上的一道风景。

    若是可以,秦宇真不想冒这个险,虽说一路走来,几乎没遇到什么风险,但秦宇并没有觉得自己比这些天骄们强多少,若非是瞒天术,能否到达这里都是问题,而石阶上的尸体全部都是凭借自身实力到达这里,连这些人都被永远留在了这里,那么,踏上石阶的后果是怎样?

    这些秦宇都没有底,倒不是说自不如人,而是他不喜欢做没有任何把握的事。

    可现在,有的选择么?

    秦宇不仅苦笑,既然已无选择,那就何须犹豫?当即压下思绪,道:“魔清风,你先在这里等我。”说着,抬脚便踏上了石阶上。

    可就在秦宇右脚刚落在石阶上时,一股莫名的力量笼罩全身,而逐荒的声音更是炸开:“小子,你……快收回脚!等你完全踏入想后悔都晚了。”

    秦宇眉头一皱,还是收回了右脚,道:“怎么?”

    “怎么?你可知道这石阶上有什么?”逐荒气急败坏的道,之前他正想着怎么脱离秦宇,根本没注意秦宇要等上这石阶,好在清醒的早,否则,真要被这家伙耗死去。

    “这石阶上有那老不死的阵法,应该是那逆徒照搬过来的,虽然达不到那老不死的程度,但也不是你现在能闯过的!”逐荒焦急说道,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快点逃离这家伙,修为平平就算了,还这么喜欢乱闯,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陪葬了去。

    “什么阵法?”秦宇道,心里不以为然,雷卓越、貘锦绣都通过了,自己就通不过?虽然没底,但秦宇不代表自己就比雷卓越差吧?

    “你可知道那老不死的号称什么?号称最爱钻牛角尖的人,这样的人极其偏激,认定的事就算死都拉不回来,这样的人虽可笑,但他们的心境非常可怕,换而言之,他们拥有着他人无法比拟的执念。而这阵法乃那老不死亲手布置,用来收徒用的,也就是说谁若能闯过此阵,就能成为那老不死的徒弟。”逐荒心惊道。

    秦宇没想到这阵法竟有如此来历,对于逐荒所说的老不死,秦宇突然想到了逐荒刚苏醒时说的那个“老不死”,所以,没猜错的话,他口中老不死的怕就是镇压他的人!

    若如此……这阵法……秦宇的目光落在了石阶上的天之骄子身上,脑海里又回想起第一次见到雷卓越和貘锦绣时从他们两个眼中扑捉到的执念,心有所悟的道:“你是说这阵法考验的是执念吧?”

    “是!执念,小子,执念可不是那么好形……”逐荒的话还没说完,秦宇的心神便收回,他转过头看向后方的魔清风,道:“魔清风,这石阶考验的是执念,若可以,你也可以尝试,而后果就是和上面的人一样,永远留在这里。”说完,秦宇也不等魔清风考虑,直接踏上了石阶。

    执念……六年的煎熬,炼就了秦宇精铁般的心境,更形成了一丝执念,所以,这一关,秦宇毅然不惧,而且还很期待,如果这一关能让自己执念更深,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修炼之途,漫漫无期,谁也不知修炼是否有彼岸,而路有多长,又有多少挫折、多少坎坷?

    这些都是未知的,可若拥有一颗执念的心,将会受用终生。

    而且……秦宇猜测这阵法不仅仅是考验,更能助人形成执念、凝聚执念,就如雷卓越和貘锦绣,他们在登上石阶之前必然没有执念,执念应该是登上这石阶才拥有的,所以,这虽是考核,但在某种程度而言,这是个造化!

    “你……小子你干什么?”逐荒几乎是吼出来的,因为虚弱的缘故,这一吼差点让他虚脱了。

    秦宇置若罔闻,一步一步的攀登上石阶。

    “小子,你莫非认为你能凝聚出执念?你开什么玩笑,你可知道执念的前提是什么?凭你这修为,凭你这阅历就想形成执念?”逐荒愤怒吼道,如果秦宇没有形成执念,那么,永远都被困在这里,直到死,那时……不仅秦宇要死,他逐荒也要死!

    在逐荒的心里,秦宇的悟性虽可以,能在第一次动用气血变踏入疯魔境中,但对于秦宇的心境,逐荒嗤之以鼻,而且秦宇目中无人,自大狂妄,更让逐荒认定秦宇心境太低,太过执拗,这样的人能形成执念才怪。

    “无知小辈,你可知道执念是什么?”

    “你总有一天……”

    逐荒骂骂咧咧,只想将自己心里的怒火全部发泄出来。

    站在石阶下的魔清风看着一路朝上走的秦宇,只是犹豫了少许,便踏上了石阶。

    虽有股莫名力量笼罩全身,但这力量并没有对秦宇造成什么阻力,当秦宇到达了盘坐在最下方的一具尸体旁时,他不由得停下了步伐,好奇的打量着起来。

    这是名约莫双十的青年,五官硬朗,身躯魁梧,身着古老衣衫,虽然看起来凌乱,但还算整齐,让秦宇惊疑的是,这青年脸色红润,栩栩如生,若非是感受不到此人体内的生命气息,秦宇都会认为青年是在盘膝打坐。

    “逐荒,你说他们既然死了,为什么会如此年轻?”秦宇不仅问道,按理说,这阵法只是考验执念,而死在这里的人应该是老死才对啊。

    “这有什么?那老不死的悟了永恒之道,所以他们到死都会保持踏上石阶的样子。”逐荒回答道,将内息的怒火发泄了一番后,逐荒开始冷静下来,现在已无退路,只能想方设法让这小子形成执念了。

    “不对吧?你说这阵法是大魔貘燹照搬过来的,也就是说这阵法是貘燹布置的,按你所说,貘燹也悟了永恒之道?”秦宇反问道。

    逐荒愣了,他一时还真没想到这一点,沉吟了许久,逐荒心里隐约有股不好的预感,永恒之道乃世间最难悟的几种道之一,除了那老不死那般偏激外,几乎无人能悟永恒之道,难道,那逆徒悟到了永恒之道?

    可若没有……那……逐荒心里一惊。

    难不成,是那逆徒将阵法直接将老不死的阵法搬过来的?而这……是石阶时老不死亲手铸造?

    在这一刻,逐荒几乎有股晕眩般的感觉。

    虽说因为最后一块印碑的遗失,才被镇压了,但逐荒不得不承认,那老不死的比起自己巅峰时期,有过之而无不及,特别是对阵法的钻研,而他布置的阵法,在无数年前就鲜有人能通过……这小子……能?

    “完了,真完了。”逐荒软瘫在尘埃手印上,整个人真正的绝望了,如果说阴阳骨,逐荒还能看到一线生机,可现在……他真正的绝望了。

    “逐荒?”没得到逐荒的回应,秦宇疑惑的问了句。

    “滚!”

    秦宇脸色一沉,冷冷道:“记住,我想杀你,易如反掌。”

    “呵呵,那我还要谢谢你,迟早要死,不如早死,给我一个痛苦一了百了,但你会为你的无知付出代……”逐荒怒极反笑。

    话未说完,就被打断了,只听秦宇道:“我看你也不过如此,难道这石阶就让怕成这样了?你可知道,这么多年来,通过这石阶的人不在少数?”

    逐荒一怔,他想到了那老不死的恐怖,却忽略了这一点,心里急速转动之后,难以相信的道:“你说有不少人通过了这石阶?”

    “自然!”秦宇道。

    “放你的狗屁。你当道鸿老不死亲手布置的阵法是那逆徒能比拟的?还是说你认为那逆徒能参悟永恒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