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逆武通天 > 正文 第254章 必入绝境
    “星辰子?难道这里也有人叫星辰子?”秦宇盯着金色石碑上的“星辰子”三字,不由嘀咕。

    不过,这古怪的决斗场给了秦宇难言的感觉,特别是石阶上的议论声让秦宇有些恍惚,仿佛,这是真实的而并非是虚幻的,不过,想到那幻阵的恐怖,秦宇也就默认了,只是,不解的是既然身处幻阵里,那该如何表现出自己的实力呢?

    就在秦宇惊疑不定时,一道身影突然从天而降,在落地的瞬间,秦宇只感觉整个地面如惊涛骇浪般剧烈起伏,地面玄石也不知是质量好还是这根本是虚幻的,只是随大地震动而拨动着,但并没有浮现什么龟裂纹,更没碎裂了。

    站在玄石上的秦宇差点都没被波动震飞,当看到前方弯着身缓慢站起来的青年时,秦宇目光一闪。

    这是名婴变境巅峰的青年,青年身着兽皮,高约六尺不到,五官粗犷,面色黝黑,眉宇开阔,嘴唇宽厚,两条浓眉如两柄大刀横在一双冷漠双目之上,看起来给人一股不怒自威之感。

    “小子,你运气不错,是婴变境巅峰修士。”逐荒心里松了口气,他还真怕秦宇会遇到个叩道境巅峰修士,那样一来,不仅是这小子,连他也要交代在这里了。

    其实,逐荒内心格外憋屈的,昔日别说叩道境,就算是仙境强者他弹指可杀,可现在,连叩道境的修士都让他心惊胆战,这般的落差让逐荒越发想早点脱离秦宇,开始重新修炼,早日回到昔日巅峰状态。

    秦宇打量着眼前这黝黑青年,并没有因这是婴变境巅峰修士而轻松半点,被这青年盯着,秦宇只感觉有座大山压在心头,这般的感觉,就算面对寻常叩道境身上都没有如此威压。

    “报上名来,我褚虎不战无名之辈!”

    在秦宇打量着青年时,这黝黑青年声音浑厚,开口说道。

    “有些意思。”秦宇嘴角微掀,这道鸿布置的幻阵还真是不凡啊,不过,回想那突然爆裂的青年天骄,秦宇猜测若在这里战死了,自己很可能真会死,所以哪敢大意?

    撇了眼上空的八面金色石碑,秦宇淡然道:“星辰子!”

    这黝黑的青年先是愣了下,随后脸上肌肉抽搐,看傻子般看向秦宇,就连四周原本交头接耳的修士们瞬间鸦雀无声,各个目瞪口呆的看向决斗场上的秦宇。

    “星辰子……星辰子?哈哈,这人竟敢冒充星辰子?”

    “这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谁人不知星辰子乃三天地序列子之一,永恒世界的登峰者之一……此人竟敢冒充星辰子?”

    “难道是巧合?”

    “不管是巧合还是故意的,这人必死无疑,星辰子的追随者定然会将此子扼杀!”

    秦宇站在决斗场上,听着石阶上传来的讥讽、嘲笑声,不由得满头雾水,这幻阵也太真实了吧?疑惑的他不仅问道:“逐荒,这里难道不是幻阵?”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逐荒想了许久回答道,对于四周的情况他确实也懵了,按理说是幻境的话他根本看不到,若说是个小天地,那这天地难不成能永恒?这些人应该是道鸿推演而成,不应该有这样的神智啊,而且,三天地序列子是什么意思?

    “管那么多干什么?先战胜此人再说。”逐荒左思右想也没什么头绪,不仅不耐烦的道,他只想秦宇早点打赢这场,离开这天罡塔再说,等他得到了地之印碑力量,倾尽全力也要脱离这家伙,这挑战关他何事?

    秦宇微微点头,正欲说什么时,却听到那名为褚虎的黝黑青年声音阴鹫,阴冷至极的道:“我会把你一块一块捏碎,让你知道冒犯星辰子的下场,褚犍血脉……爆发吧!”

    瞬间,这黝黑体内爆发出了冲天气势,黝黑青年纵身一跃,身体急剧变化,竟化成了人面豹身,牛耳一目的凶兽,而他原本那粗大的左手竟化成了一柄粗大的黝黑巨弓,一根黝黑弓弦浮现在巨弓之上,而他体内弥漫的黝黑光芒宛如雷云滚滚。

    “我x!小子你这什么运气?你这是什么运气?啊?最后一名都能让你碰到褚犍血脉?”逐荒怒吼道,若他有肉体,只怕会吐出老血来。

    本以为这次安然无恙,碰到一个婴变境巅峰的,却没想到这最后一名竟是个褚犍血脉。

    要知道,褚犍天生力大无穷,而且……善射,乃天生的弓箭手,昔日,逐荒曾被一名褚犍一族强者偷袭过,那一箭蕴含的威力堪称毁天灭地!

    秦宇也是倒吸了口气,只感觉头皮发麻,至凶兽褚犍的大名他自然有所听闻,没想到这万重挑战的第一万名就是褚犍血脉……

    而这还只是一万名……那第一的有多强?这就是洪荒时期的青年天骄?

    难怪,难怪貘燹会说通过第一重考核就能成为天罡,踏入前五千名能成为少主,前千名就能得到他貘燹的传承……成为他貘燹的传承弟子……

    这也太过变态了吧?

    是否……这也意味着想成为道鸿的弟子,需战胜这万重的第一名,方能踏入第三关?

    难怪逐荒会说洪荒时期能通过道鸿考核者不过两人!如此变态的考核,有几人能通过?

    “碎空箭!”在秦宇惊惧之时,那褚虎健硕的右手猛地拉动着左手所化的巨弓,直接瞄准了秦宇。

    在这瞬间。

    秦宇浑身毛孔倒竖,强烈的危机感让秦宇将念头全部抛下,体内光芒四射,低声怒吼:“玄武铸鼎!”

    “轰隆隆!”

    在玄武铸鼎笼罩秦宇的瞬间,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响彻九天之外。

    让秦宇惊惧的是,玄武巨鼎剧烈动荡,仿佛遭遇了雷霆重击,但诡异的是,秦宇根本看不到箭,仿佛这弓箭是无形的。

    不等秦宇回过神来,又一道巨响响彻天际,秦宇直接被推向空中,令他心中骇然的是玄武铸鼎所化的光幕荡起了剧烈的波澜,甚至,秦宇看到了一丝裂纹。

    “轰!”

    “砰!”

    伴随着又一道巨响,秦宇狂喷鲜血,那玄武铸鼎瞬间崩裂,玄武一族的神通竟只抵挡了三箭,三箭就射碎了玄武铸鼎!

    这人的力量达到了何等恐怖地步?

    与此同时,石阶之上,一名昂藏七尺的魁梧青年注视着决斗场上的秦宇,浓眉微蹙,而他身旁的一名白衣沉稳青年诧异道:“是玄武铸鼎,此人拥有你玄武一族血脉?难道要看着他被褚虎斩杀?”

    “血脉并不精纯,或许是哪个支脉吧,不过,敢自称星辰子,他死……!”魁梧男子冷声说道,但话还没完,双目瞪得滚圆的看着决斗场上的秦宇。

    “这……睚眦血脉,竟还有睚眦血脉,而那……那是极其罕见的阴阳血脉?那……那是死亡之火和天雷?永恒大帝在上,这小子从哪里冒出来的?”那沉稳青年猛地站了起来,惊呼道。

    不仅仅是他们两个,石阶上为数不多的修士一个个瞪大了双眼看着决斗场上的秦宇,一个个如坠幻境里,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人是谁?”

    “这冒充星辰子的人是谁?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强大血脉?”

    “这家伙是哪里冒出来的?为何以前从未听过?”

    整个决斗场上炸开了,所有人望着决斗场上的秦宇,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三箭!

    三箭就让秦宇感受到了巨大的死亡危机,他毫不犹豫的将实力爆发开来,面对这般恐怖对手,若稍有差错绝对会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秦宇可不想阴沟里翻船!

    对于四周的惊呼声,秦宇置若罔闻,他权当这些人是干扰他心神的虚幻存在。

    待稳住身体后,秦宇以极致的速度发动了攻击。

    但让秦宇惊惧的是,这蕴含着至凶兽褚犍血脉的家伙实力不知强到了何等地步,任凭他的速度再快,但那股被锁定的感觉依旧笼罩心头。

    “轰轰轰……”连续数十箭几乎如轰天拳般瞬间袭来,秦宇的身体遽然浮现在空中,数十箭化成了一浪又一浪全部轰击在他的背部,身体朝着前方栽去!

    “我x!”秦宇内心怒吼,这万重的考核也太变态了吧,一个照面就将自己逼入了绝境?

    又惊又惧的秦宇直接动用了气血变,一股微弱的血芒冲天而起!

    整个决斗场如死寂一般……

    就连那褚虎都忘记了攻击,微张着嘴,呆呆的望着稳住身体的秦宇!

    这……这……这……

    是眼花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