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逆武通天 > 正文 第262章 稚嫩的声音
    在困龙星辰,说起南蛮天域,大多都会联想到荒芜贫瘠和险恶。

    传闻,南蛮天域是个远古战场,那里大多都是悬崖峭壁、重峦叠嶂,有着诸多刀山火海、沼泽瘴气、凶恶之地。

    因为环境恶劣、天地灵气稀薄,又因南蛮天域和青莲天域并非接壤,而是被一片虚空分隔开来,若想从其他天域到达南蛮天域需横渡虚空,所以,这么多年来南蛮天域都是地广人稀。

    南蛮天域虽不适合居住,却是历练的绝佳之地,加之,有传闻说南蛮天域遍地造化,更让不少修士不惜缴纳昂贵费用,坐虚空之船横渡虚空而来。

    这日,在南蛮天域极南的一片火海边缘,一名面目和善老者,红润的老脸上透着难言的激动,明亮的双目扫过四周,念念有词的道:“哈哈,我李掘金看上的,谁能抢得走?谁?有谁?哼哼……”

    这老者正是李掘金,此刻的李掘金欣喜若狂,心里嘀咕着:“都说南蛮是贫瘠之地,也不知哪里贫瘠了,我李掘金踏遍困龙星辰,也没看到哪个天域是比南蛮的宝贝更多的地方……”

    “嘿嘿,也好,越让他们觉得这里是贫瘠之地越好,这样一来,我可以慢慢的搜……”李掘金的话未说完,突然戛然而止,他那明亮的双目盯着火海岸边。

    猎猎热风如火刃扑面而来,但李掘金似乎丝毫没感觉,双目盯着岸边,准确的说是一排脚印。

    看了看火海,又看了看脚印里冷却的乌黑岩浆,李掘金脸上的愉悦逐渐收敛,心里有股不好的预感,身体一晃,出现在火海上漂浮的一块大石之上,落在大石上,李掘金直接启动了传送阵法,消失不见。

    当到达火海深处的洞府时,李掘金将他开凿的几个藏宝洞查看了一番后,才松了口气,捋了捋垂到嘴角的眉毛,道:“还好,还好宝贝都没事啊……”

    有言狡兔三窟,李掘金的洞府不知几多,而这火海下的洞府是李掘金最大的洞府,这么多年来,他收集的绝大多数的宝贝几乎都藏在这洞府的藏宝洞里。

    这也是为什么看到岸边的脚印会令李掘金大惊失色的原因,生怕自己的老巢被人端了去。

    “奇怪了,那脚印是从哪里来的?”李掘金皱着眉沉思起来,突然,他想起了天罡塔,心里一动,惊奇道:“难道有人从那天罡塔出来了?应该如此了,那什么大魔天的人也着实强大,竟能从天地火阵里跑出来……”

    “等等!”准备前往天罡塔处查看的李掘金突然停顿,心跳几乎停止,瞳孔更是凝缩成针状,想起了另一处藏宝洞,他呢喃道:“应该没事,虽然那藏宝洞有点偏,离天罡塔有些近……但那藏宝洞处于一块大石之中,不易察觉……不易察……”话语未落,李掘金消失不见。

    “啊啊啊啊!”一道凄厉如杀猪般的惨叫声刺破了火海岩浆,回荡在火海上空。

    南蛮天域、东南某个山脉成群,重峦叠嶂之地。

    在某座山脚下,一名浑身肌肤似乎被滚烫热油淋过的丑陋男子站在山脚下,遥望着前方云山雾罩的山脉,听着从极远处传来的闷雷震响,那深邃的双目有些恍惚,嘴里念念有词:“大魔余部冲出了囚笼……可这天罡塔为何会出现在南蛮天域……为什么会出现在那天地极火阵中?”

    这丑陋至极的男子正是从天罡塔出来的秦宇!

    大魔余部冲出了囚笼,秦宇并不意外,在没进入天罡塔之前,他就从罗清月身上猜测到离大魔余部冲出大魔天已经不远了,这……秦宇都能接受,但让秦宇想破头都想不通的是天罡塔怎会跑到这南蛮天域……怎会出现在那天地极火阵里。

    要知道那大魔天在封魔地狱,两个天域之间隔着一个青莲天域啊……

    回想走出天罡塔时的情景,秦宇那魁梧而扭曲的身体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

    在走出天罡塔之前,为了抵挡阴阳道君的愤怒一击,秦宇不惜拿出了童怒的那防御印符,唤出了玄武铸鼎、天地极钟、玄雷护体,本以为做好了万全之策。

    但没想到迎接他们两个的不是阴阳道君,而是岩浆火海。

    若是寻常岩浆,也就算了,当初在睚眦一族炼塔七层秦宇不是没经历过,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岩浆之中竟还蕴含着一股极火之力,按逐荒所说,在岩浆的底部有着一个古老的天地极火阵!

    那可是连仙境强者都能炼化的天地极火阵啊,可以想象,闯入岩浆后,秦宇的下场有多么惨,什么玄武铸鼎、天地极钟在天地极火阵中如土鸡瓦狗般,瞬间被吞没。

    好在秦宇还有着童怒的防御印符,捏碎印符后,激流勇进试图冲出岩浆之海。

    但让秦宇万万没想到的是,在即将冲出岩浆之海时,逐荒发动了攻击!

    逐荒突然爆发出的强猛一击,将秦宇的印符所化的防御罩击得粉碎,强大的力量将秦宇瞬间推入了岩浆之海里,好在秦宇撞击在一座大石之上,没有沉入岩浆海底,否则,只怕当场就要含恨而终了。

    虽是如此,但秦宇还是被岩浆吞没,其肉身虽强悍,但在这极火之力下,肉身几乎都要被融化。

    在关键时刻,秦宇祭出了殷阳纳虚戒里的最后一枚攻击印符,才得以逃出了那岩浆之海。

    但那天地极火阵蕴含的极火之力钻入了体内,将秦宇经脉烧毁、就连丹田都被极火之力烧出了个窟窿。

    因为担心逐荒并未离开,秦宇动用了气血变一路狂奔,直到晕厥过去。

    等秦宇醒来时,已经身在南蛮天域的百炼古宗,幸运的被百炼古宗的一名外门弟子救下。

    遥望坐落在云雾中的古老宗派,秦宇扭曲的嘴唇微掀,露出了一份自嘲之色,他自诩精于算计却没想到阴沟里翻船。

    这次虽没被逐荒害死,但也好不到哪里去,丹田被烧出个窟窿、灵婴萎靡不振,经脉又被烧毁,秦宇几乎能用修为尽失来形容,更让秦宇无可奈何的是那极火之力竟还在体内游荡。

    秦宇试图过吞噬丹药来恢复,但效果却不尽如人意,恐怕,不将体内极火之力压制或者驱除,就真的难以恢复实力了。

    好在肉身被睚眦、玄武血脉滋润,变得格外强悍,否则,现在随便一个修士就能要了他的命。

    “阿丑哥哥你在想什么呢?”就在秦宇思绪万千时,一道还显稚嫩的声音从耳旁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