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逆武通天 > 正文 第270章 寒气爆发
    陆雨寒双目迸发光芒,强压住内心激动,道:“你怎么知道?”

    “这是我的初步揣测,是否真如此,还要等蒲牢再次咆哮的时候才知道。”秦宇淡然说道,话语刚落,他颇为恼怒的道:“若非是那狗屁贵客不肯告诉宗内强者,说不定早有强者救我们来了。”

    陆雨寒一愣,黑暗掩盖了那绝美脸上的尴尬,她清冷道:“就算百……宗内强者知道了,怕也难以将我们救出的。”

    “为什么?难道百炼古宗的强者都无法到达这封印之地吗?”秦宇惊诧,按理说这精木森林是百炼古宗的,百炼古宗强者早就对这封印之地了如指掌才对。

    “是啊,那极凶兽蒲牢的吼声很恐怖。”陆雨寒含糊道,似乎并不想多说精木森林之事。

    “你是否知道那蒲牢咆哮的规律?大概多久一次?”秦宇又问。

    陆雨寒沉吟少许道:“好像是一年一次!”

    “一年……也就是说我们被困在这里还不到一年?”秦宇目光微闪,心里隐隐感觉不对劲,虽然在地洞里时间几乎是静止,但绝不止一年。

    难道在这里有岁月阵法?是了,应该是有岁月阵法。

    “我们可以尝试在蒲牢咆哮时离开,但……你有没有想过,到时候我们也会被其咆哮声操控?”陆雨寒心思缜密道。

    “蒲牢善吼,吼声中蕴含着摄人心魄之力,若我们封住六识,听不到蒲牢咆哮……应该能让威力大打折扣。”秦宇淡然说道,心里却是在想岁月阵法之事,也不知这精木森林深处到底封印了什么,不但有着岁月阵法还让百炼古宗强者都不敢踏入的东西。

    若仅仅是担心蒲牢咆哮,完全能封住六识,而且蒲牢咆哮似乎对拥有血脉者才有用吧?秦宇也突然反应过来。

    “你是什么血脉?”秦宇问道。

    陆雨寒一怔,没想到秦宇竟会问起血脉,但冰雪聪明的她很快明白秦宇的话中之意,她道:“一般而言蒲牢咆哮蕴含的摄人心魄之力只对拥有血脉者有用,但这蒲牢修为非凡,咆哮声中蕴含着道音,所以,踏入道境者后就算封住六识也无用。”对于她的血脉,陆雨寒只字不提。

    秦宇点头,这蒲牢咆哮倒是和垂死道音有些相似,这让他更加好奇了。

    “看来这封印之地要么是在炼化某个绝世存在,要么……是在孕育着某种了不得之物。”黑暗中,秦宇目光闪动,揣测之后,隐约觉得后者可能最大。

    毕竟,如果是在炼化某个强大存在,就不会有极凶兽蒲牢,这蒲牢似乎更像是在守护此地一样,再说,森林全部都是精木也可以侧面印证这应该是在孕育着某种强大存在。

    若说在这之前秦宇对这精木森林毫无兴趣,只想快点离开,那么,他现在对这精木森林开始很感兴趣,更想一探究竟,不过,凭他现在的修为只能去猜测,探查之事也只能等日后修为上来了再说了。

    “你身为十大弟子之一,就没听闻过精木森林里到底封印什么吗?或者,那贵客来精木森林的目的也一点都不了解?”秦宇问道。

    十大弟子?贵客?陆雨寒怪异的瞥了眼秦宇所在的方向,道:“不知道。”

    秦宇无奈,原本想趁着没事多揣摩一番,现在只能将这想法抹去了。

    接下来的时日,陆雨寒依旧没有放弃挖掘地洞,而秦宇更多的时间在算着时间,等待蒲牢再次咆哮。

    时间无声息的流逝。

    这日,一道惊天动地的咆哮声毫无征兆的响彻整个地洞,秦宇大惊失色,还好早就用碎布堵住了双耳,在一股摄人心魄的力量笼罩全身时,秦宇毫不犹豫的封住了六识。

    但让秦宇震惊的是,地洞里仿佛弥漫着某种力量,这力量竟让秦宇清晰地感觉到浑身血肉、生机都要被吸走一般。

    “这里到底孕育了什么?这是又是什么力量?竟在吸收生机?”秦宇内心惊骇,就在他准备全力爬向索道时,一道闷响伴随着惨叫声从身旁响起,不等秦宇反应,地洞猛地一震。

    “不好!”秦宇暗道不妙,虽然没听到惨叫声,但也猜出了是陆雨寒坠落了,之前陆雨寒一直在上方挖掘,而现在蒲牢突然响起,恐怕是惊吓到了她,以至于从坠落下来,若是修为没被封印还好,可现在……

    听着陆雨寒痛苦呻吟声,秦宇暗骂几声,没有过多的犹豫,秦宇朝前方摸去,很快就找到了躺在地面卷缩的陆雨寒,毫不犹豫的直接将陆雨寒身上的衣服脱下,用衣服将其捆在自己背上,便迅速的朝着隧道攀爬去。

    虽然蒲牢的咆哮声令秦宇心神有些恍惚,好在他封闭了六识,加之有碎布堵住双耳,还能强行稳住心神。

    让秦宇惊喜万分的是,在蒲牢咆哮时,那笼罩隧道的威压竟真的消失了。

    在这一刻,秦宇爆发出了强烈的求生欲,迅猛朝着上方攀爬而去。

    可屋漏偏逢连夜雨,让秦宇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这关键时刻,一股至阴至寒之气从陆雨寒体内弥漫出来,令秦宇立刻浑身发抖,差点没坠落下去。

    蒲牢咆哮声突然响起时,挖掘的陆雨寒一个不慎从上空坠落,而那咆哮声令她心神恍惚,在坠落之时她将六识封住,本以为凭她的肉身坠落也伤不到她,但让她没想到的是修为被封后,她的肉身强度似乎也大打折扣。

    这一坠落,差点没让她双脚断裂,在痛苦之时,她本以为自己真要死在这地洞里,却没想到秦宇竟会出手相救,但随之,让陆雨寒绝望的是,体内的阴寒之气竟会再这关键时刻发作。

    被无边寒冷包裹,陆雨寒内心绝望,她很想让秦宇放下她,但寒气攻心的她根本没有力气说出话来,感受到秦宇颤抖的身躯,以及那迅猛蠕动的肌肉。

    陆雨寒心里拂过莫名的暖流,但随着体内寒气爆发,她神智开始模糊,很快陷入了昏迷之中。

    奋力攀爬的秦宇并没有想过放弃陆雨寒,不到逼不得已的地步,他也不想丢下陆雨寒,毕竟也相处了这么久,再者陆雨寒散发的阴寒之气虽让他浑身难受,如坠冰窖,但这股寒气中似乎蕴含着某种力量,抵挡了蒲牢咆哮声蕴含的摄魂之力。

    没有那股威压存在,这万丈地洞对秦宇而言根本算不了什么,他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不到一刻钟就爬出了地洞。

    重见天日的秦宇扫过四周,惊奇的发现四周大地千疮百孔,布满了无数地洞,而在视线之极处,有着一个庞大光幕,将前方天地罩住。

    在光幕中,云雾缭绕,隐约可见一个庞大凶兽在仰天咆哮。

    极凶兽蒲牢!

    不等秦宇多想,空间嗡鸣,精木森林外围方向有着不少凶兽前仆后继的朝着此地疾驰而来。

    秦宇内心一震,强忍着后背上的寒气攻心,紧咬着牙背着陆雨寒朝着精木森林外围方向急奔而去!

    能否出逃就看今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