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仙心御世 > 正文 第1章 离别之苦,外公走了
    战争总是血腥和残酷的,经历了数次大战的“羽”心中默默念叨着,在蚩尤部落中,族人一开始都是没有名字的。只有在战争中表现杰出的精英才能获得首领蚩尤大人认可,这时才会有一个类似于名字的称号,“羽”就是这样得来的,至于有什么含义,蚩尤部落的人们无须知道为什么,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能被蚩尤大人赋予字的人,是全族的骄傲,是一种荣耀,是能获得更多更好的食物,以及族人的尊敬。

    羽,今年十五岁,在蚩尤部落,十岁的孩子就已经算是一个合格的战士了,在十岁那一年,他和几个兄弟一起战胜了狼群,并独自一人斩下狼王的狼头,他身材高挑,面容俊威,看上去却很是阳光,除非忧伤,不然脸上总是带着迷人的笑意。十四岁的时候,因随着蚩尤大人战败炎帝的部落,战功显赫,而获得“羽”。获得这个称号后,羽更加勇猛也更加机敏,在战场上有时还会根据战争情况进行简单的战术。这些战术有些是通过蚩尤大人的战争艺术而学习领悟的,有些则是通过自己或族人失败而总结的教训。

    这次和黄帝的作战有些吃力,黄帝部落研究出了一种新型弓箭,可在三百余步内进行射击,双方都是长时间在战争中取得的高超射术,但我们蚩尤部落的强弓也只能射两百余步,同样是神射手,但是差距百步将造成的距离上的劣势,失败是必然的。

    “我发现,黄帝部落的强弓虽然射的远,但是他们的强弓需要消耗更多的时间和体力,也就是在相同的人数下,我们享有更快的射速,他们的箭远,我们箭快,他们射出两支利剑的时间,我们足以射出三支,我们需要的是如何拉进这个百步的差距。”在蚩尤族核心会议中,“鹰”直指问题的核心。鹰今年二十岁,是战场斥候(侦查)部队的统帅,因善于观察敌对双方的优势和劣势,据说在十七岁的时候被蚩尤大人看重,赋予“鹰”的称号。斥候部队在鹰的统领下,善于伪装侦查,收集情报能力突出,并且个个都是神射手。

    “鹰,你的人能不能截下对方的箭支,只要专心拦截利箭,让我们的勇士冲进百余步,靠对射就可以压制对手”说话的是一个一脸肃杀之气的人,他的称号是“山”今年十六岁,说起话来老气横秋,他是今年获得的称号,他是因为什么而获得称号,羽也不是很清楚。

    不过羽知道山这样说的理由,蚩尤族是天生的战士,和炎黄族相比,生活多为狩猎,而炎帝黄帝的部落则更多是从事没有危险的农耕生活,无论是身体强度还是心理承受能力都远非炎黄族可比。所以只要能够进入到射击范围,势必造成对方士气低落和恐慌,然后我们蚩尤族就可以像猛虎冲入羊群中一样肆无忌惮。绵羊再多难敌一虎,就是这个道理。

    “有人有尝试过用盾吗?”山还是一脸肃杀之气的问道

    “尝试过了,效果很不理想,一般的牛皮盾,会被强弓射穿,石盾虽然可以阻断利箭,但是太过沉重,目前我们部族能够举起石盾的勇士只有五十五人,盾牌手无法进行攻击,就算靠近敌人要进行攻击,也必须放弃石盾,你可以想象孤军深入的盾牌手放弃大盾造成的后果。”说话的是“风”,风今年三十岁在所有称号中的人里,年龄最长,他对待族人很不错,同时对待敌人很残酷。和风正面战斗过的敌人,基本上脑袋和身体独立。我们都友善的尊称他“风大叔”。

    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但是依旧没有想到更好的,足以克敌制胜的办法,蚩尤大人看着众说纷纭的大家,最后说道:够了!无须再讨论了,明早准备,其中先分三路进军,石盾在前,神射手在后,紧紧贴着青铜盾牌手前行,由青铜盾牌手抵御正面攻击,神射手拦截空中利箭,尽可能的多拦截一些,后军人手一只普通牛皮盾,以减少伤害,队伍前进到接近敌人时,发起冲锋,最后我将带领一只特别突击军,奇袭敌营。

    特别突击军,由蚩尤大人亲自训练并带领的轻骑兵,由于战马来之不易,队伍只有五百余人,其中有称号的统领一百一十人均包含在特别突击军,另外成员,均为驾驭马匹高手,都是能够驾驭烈马而不被颠簸下来的骑手。因此能骑上战马,加入特别突击军,亦是我们蚩尤族的荣耀,地位次于能被蚩尤大人赋予字的人。

    特别突击军的战斗要求也是非同小可,我们需要双腿仅仅夹着马腹,手握缰绳,(最早没有马缰绳,我们需要俯身手拥马脖子,那样的状态很难控制马的走向以及战斗,后来还是风大叔想到了用缰绳套马,先套在马脖子,不过!第一次他差点把战马勒死……然后慢慢尝试多次调整,最后决定套在马口上,可以不影响战马吃草,也可以通过缰绳控制马的方向)我们还被要求马上挥刀战斗,同时也要掌握骑射,当初可苦了羽,光溜溜的马背,双腿要死死的夹着飞驰的战马,还要控制弓箭进行精准射击。不过努力加上天赋还是有成效的,如今的羽也能成功的在马上进行战斗,弓术也不亚于在地上射雕。

    次日清晨,阳光笼罩着大地,犹如给大地披上了一件黄金战衣,微风中还混合着血与草的气息,清晨的空气是微冷的,但是丝毫无法阻挡蚩尤军的战欲,一声悠长的牛角号笛响起,前方的部队分为三路进军,进军缓慢,每前进一步,总有一些族人因为没能得到石盾或神箭手守护而负伤倒下。

    “时机成熟了,特别突击军和我一起从黄帝部落的侧翼进行冲击”蚩尤大人如洪钟般强大而威严的声音,在骑军中响起,并带头骑马前行,众人紧跟其后,蚩尤大人威武雄壮,虎背熊腰,手握千斤巨锤,他黝黑的皮肤加上那冷峻嗜血的眼神,让人望而生畏,像战神一样俯视着大地。坐下的黑马亦是神骏,驮负着如此强壮强大的战神以及那千斤巨锤的重量,速度居然丝毫不亚于身后的战马,隐约还有超越之势,曾经听蚩尤大人提及,这匹神骏名曰:梼杌(táo wù)。

    特别突击军的出现确实给黄帝部族带来不小的恐慌,他们发现我们并调来弓箭手的时候,我们已经已经冲入到三百步的范围,但我们依旧没有受到利箭的攻击,看来蚩尤大人早有料到,对方的强射手虽然箭击可达三百步,但是并非全民都装备着强弓,加上石盾和神射手部队的引诱,最强的弓箭手都已经调到前阵,根本抽不出足以对付我们这支王牌骑兵的强射手。我们进入侧翼弓箭射程范围时,对方的箭并没有如前阵般密集,我们多数人挥刀挡下那零星的飞矢,少部分人张弓搭箭,直取敌人弓箭手性命,战场的天平开始向我们蚩尤族倾斜,当我们成功冲击敌人军营时,给予敌人很大的打击,黄帝军士气低落,开始撤退。

    战斗从清晨直至黄昏,双方都战的人疲马乏才擂鼓收军,我们的后勤部队打扫着战场,然后用牛车将大量尸体拖回营地,有敌人的,有我们族人的,根据统计,黄帝族死亡人数约九千余人,我军战亡人数三千余人,多数是在前军中前行时被强弓所射杀。蚩尤大人用死者的血液在地上画了一个巨大的六边形,然后命人将所有的尸体搬运在六边形中堆积成一座尸山,再命人将牛油倒入尸体中,点火焚尸,口中默默念着什么。这种情况每次战斗结束都会出现,我们都已经习惯了,不明白这样做能给我们族人带来什么,但我们相信蚩尤大人这样做一定有他的意义。

    “这是在祈祷和超度那些亡者的灵魂”说话的是风大叔的母亲,一个年岁半百的老人,她没有称号,但是他的儿子是族里有名的风大叔,我们也就叫她“风婆婆”,她也是听说死者的灵魂只有经过超度才能平息,她是族里年岁最大的几个老者之一,在这战火四起的年代,年龄大意味着见识多,我们也都相信她所说的每一句话。

    “风婆婆,为什么我们要超度那些敌人呢?”羽闻声询不解的询问到。

    “因为那些敌人是被我们杀死的,超度他们并平息他们的怨念,就不会化作厉鬼继续伤害着我们,超度那些族人,是因为他们已经在战场付出了太多,不再需要承受战争的苦楚,让他们平息的在另外一个世界感受安详”风婆婆摸着羽的脑袋解释说。

    “另外一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呢?”羽似懂非懂的瞅瞅风婆婆。

    “这个嘛,我还没去过呢,不过我想那一定是个美丽的地方,有着清爽的天空,碧绿的草原,甘甜的溪流,还有数不尽的牛马和羊群,没有战争,大家祥和的就像这夜晚一样,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载歌载舞的开怀大笑”风婆婆闭上双眼说着,那笑意中的皱纹都显得格外欢快。

    “真是美好的世界啊,我也想到那儿去看看,要不我现在就去”,心神向往的羽,越听越激动,抽出配身长刀,准备抹脖子。

    “唉!傻孩子,别做蠢事!”风婆婆奋力抓住羽的手,才没让长刀去吻羽的脖子,要不是风婆婆眼疾手快,羽就真的要位列仙班了。“听我说完,只有蚩尤大人的祈祷才能到另外一个世界,你就这样死了,是无法到那美丽的世界中去的。”看着羽欲言又止的样子,风婆婆接着说道:“当然蚩尤大人之所以不杀咱们的族人,是因为祈祷的准备需要很多人,那么多尸体,准备那么多牛油,你忍心让蚩尤大人一个人做吗?何况你现在死了,难道要再麻烦蚩尤大人为了你一个人再祈祷一次吗?”听着风婆婆的话,羽有点脸红,感到有些不知所措。风婆婆摸着坐在地上却坐立不安的羽那天真的脑袋,继续说道:“我想,蚩尤大人是在努力平息战争,让这里也像另外一个世界那样美丽,你是我们族人的荣耀和骄傲,你要帮助蚩尤大人完成这美丽的世界”羽点点头,露出那习惯而又阳光的笑。

    “母亲,羽,晚餐经准备好了,快来吃吧”风大叔在远处喊了一声,这时羽才看到族人那依稀的火光在夜间犹如点点繁星,点缀着黑暗的夜空,和天上的星星遥相呼应。

    这样的战争胜利并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日子,加上有不少族人也因为战争离开了人世,所以这样的胜利,虽然得到很多的物质和奖励,但是也不会举行篝火宴会,篝火宴会一般只有在获得接近完美的胜利,或是在冬季来临的时候才会进行,羽期待着,那载歌载舞的美丽世界,仿佛只有在篝火宴会中,才能看到另外一个世界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