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仙心御世 > 正文 第5章 好事不嫌多,能做就做
    时光稍退,封魔洞口处。伏羲,黄帝,炎帝三人盘坐在地,站立一人乃昨日给羽治病的随军郎中,四人看上去并没有开口说话,但是他们用神念私下交流着。

    黄帝:“上次大战,我们历尽千辛万苦,才击败蚩尤,并将其和凶器一同封印在这洞穴中,当时蚩尤已经吸收了多达九万的亡魂,距离觉醒只差一步之遥,千万不可大意啊。”

    伏羲:“这我明白,被蚩尤吸收的九万怨念不释放,以我们神器现有的状态,根本无法长久将他封印,这次来看望蚩尤的少年刚好是个契机,他的善念可以引导出九万怨念,一旦成功,就算是蚩尤再怎么挣扎也无力回天了,只是现在这个少年的实力太弱了,我怕他还没引出怨念,就顶不住蚩尤施加的压力被魔化。如果使用我的神玉帮他净化,那么封魔的效果就会减弱,炎帝你的赤炎锁也还没恢复最佳状态吧。”

    炎帝:“正是,现在黄帝的轩辕剑封印着蚩尤,我的赤炎锁封印着撼地锤,我们的神器都还未恢复最佳状态,但实在也是迫不得已,如果让蚩尤吸收十万怨念成功觉醒,那么天下必然大乱,神与魔的战斗,人界如何承受的起。”

    伏羲:“是啊,这个劫难必须度过,不过我通过洛书演算,此次必然能成功,现在我们还需要再请一位拥有神器的道友,已备不时之需,神农兄弟,需要麻烦你走一遭”

    羽怎么也不会想到原来那个给他看病的随军郎中竟然是神农!

    神农:“行,不过我准备先去看看那个叫羽的小兄弟,然后让他吃一颗清心丹(清心丹:将雪莲,人参,莲心等九种药材通过神农鼎炼化而来,具有镇灵御魔,调心静神等功效),这样他就有十二个时辰可以暂时先抵挡蚩尤的压力避免魔化。另外我先将我的药鼎留下,好帮助你们压阵。”

    【上古神器的秘密:上古神器之间与神器的持有者均有关联,上古神器可以感应到其他上古神器或是本身的持有者。上古神器互相辅佐可以起到提高结界灵力的效果,因上古神器恢复到鼎盛状态的速度较慢,多数时候需要其他神器辅助压阵。

    上述的状况,灵气未满的轩辕剑封印着恢复状态九成但尚未觉醒的魔神蚩尤,灵气未满的赤炎锁封印着蚩尤的撼地锤。伏羲使用伏羲玉施加结界至封魔洞,就是压阵,可以提高轩辕剑封印蚩尤的时间,以及赤炎锁封印撼地锤提高自身结界的阻力。

    如没有伏羲玉压阵,蚩尤一旦挣脱轩辕剑,就可以配合撼地锤一同解除赤炎锁的封印。有伏羲玉压阵,蚩尤一旦挣脱轩辕剑,也无法夺取被赤炎锁封印的撼地锤。另外神器持有者配合神器才能获得最大的力量,神农如留下神农鼎,可以代替伏羲玉压阵,但神农本人不在身边,压阵效果减半。】

    伏羲:“不必如此,目前我们的神器状态虽然都未满,但有三件神器,加上神器持有者在场已经足以应付,你快带上神农鼎,寻找其他道友,切莫误了时辰。”神农心中答应一声,便和军中小校一同去看羽。

    不多时,一个小校,带着羽来到封魔洞,点头后便退去了。一个年约十五岁的少年,嘴上挂着如童真一般迷人的微笑,他身着兽皮轻甲,轻甲内若隐若现的绷带表示他曾经身受重伤。他打量着伏羲与炎黄二帝,三人向他点头示意可以自行进入。

    “你们觉得小伙子怎么样?”炎帝的心神问道。

    “内心有着纯正的天罡正气,不过长时间和蚩尤征战四方,多少还带着些杀戮的煞气,看来有时间还需要劳烦伏羲大人用神玉帮助他净化内心。”黄帝点点头,表示对羽内心还算满意。

    “不知道他会如何引出那九万怨念,这事多少还是让人有些担忧啊。好在神农兄弟让他先服用了清心丹,不然被蚩尤所控制,就不妙了。”伏羲说出了心中疑虑。

    黄帝还想说些什么,突然喷出一口鲜血。

    “黄帝大人,你怎么了”伏羲和炎帝紧张的询问到。

    “我没事,不用担心我,不过轩辕剑的封印被强制解除了。”黄帝也紧张的说道,听到黄帝所言,伏羲和炎帝都十分震惊。

    “为今之计,唯有等待神农的归来,我们此刻一定要守好结界,不容半点闪失。”伏羲沉吟到。

    三人均闭上双眼,屏气凝神,控制的封魔结界,丝毫不敢有半点懈怠。

    封魔洞内,蚩尤努力的尝试取回憾地锤,遗憾的是,虽然轩辕剑暂时失效,无法限制蚩尤的行动,但是炎帝的赤炎锁有着伏羲和黄帝的辅助压阵,无法突破,一旦靠近就会被赤炎锁的三味真火所抗拒。想离开洞穴,又被伏羲的神玉所挡,蚩尤也只能徒劳的撞击岩壁。

    此刻的羽,肉身破碎,魂魄暂寄与轩辕神剑内,轩辕剑的神光暗淡,只能感受到微微的闪动。

    当羽从痛苦中缓过神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奇异的世界中,这个世界到处是金属制品,金属的山川,金属的大地和房屋,就连树木和草地都是金属制作,如果仔细去看会发现,树叶和草叶,其实都是剑刃。

    这时,金属的房屋中走出一个人,羽仔细打量着来人,惊奇的发现,居然和他一模一样,就像自己小时候在河边玩耍时,看到的水中倒影,每一处都相同,每一频都相似,你乐他也笑,你忧他也愁。

    “你是谁?为什么和我长的一模一样”羽好奇的询问,

    “我乃轩辕剑魂,我的真实面貌就是你所看见的剑身,之所以你觉得我和你长的一模一样,是因为我将映射出最真实的本我”剑魂回答着。

    “那,我死了吗?”羽紧张的接着询问。

    “说你死,你的魂魄犹在,说你生,你的肉身破碎。”剑魂接着回答:“生亦如何,死又如何,这些并不重要。”

    羽:“那什么是重要的。”

    剑魂:“心中所想,心之所向,心为守护就是最重要的,对你来说,你最希望的事情是什么,你希望守护的又是什么。”

    羽闭上双眼陷入了沉思,我所希望的是什么,我想守护的又是什么呢?一幅幅画面在羽的脑海中快速闪过:族人的安定,战乱的结束,吃上美味的手抓羊肉,在安静的大草原听风的声音,看云的飘零。夜晚的星空,安静而祥和,再次见到那位白发神仙,和随军郎中学习医术……

    良久,羽睁开双眼,眼中闪烁着坚定的光:“我渴望人们不在承受战争之苦,我希望世人和睦相助,歌舞升平,我想守护的是——太平”。

    剑魂点点头,接着问羽:“蚩尤,原是上古魔神,屠戮生灵,血染大地,如今更是让九万冤魂无法脱离魔掌,苦不堪言。如是你,是否愿意为了天下百姓,击败蚩尤,解放九万怨念,还给于世间一个太平。”

    羽又进入沉思,昔日和蚩尤一起征战四方,怎么也想不到他却是为了自己能够获得力量,引发战争,将敌我的士兵引向死亡的深渊,然后利用咒语吸收死者的冤魂。随后又想到一心想帮助蚩尤的自己,最后反而被杀,为了能摆脱轩辕剑的封印,他用自己的魂魄做隔板,抽出轩辕剑。也好,自己的这一死就当回报昔日蚩尤对自己的赏赐,如今已经不再相欠,我将为我自己而努力,为天下百姓而活。“我愿意!”羽心中豁然开朗,做出了回答。

    剑魂:“好,我现在教你轩辕剑法,你务必要用心去学,不然以你现在的实力无法拯救那些冤魂。”

    羽点点头,表示一定全力以赴。

    剑魂开始讲解:“轩辕剑法共分三部,每部有九阶,一共二十七阶。第一部,心善所向斩妖破魔;第二部,天人合一唤剑归心;第三部,御剑飞行万灵归宗。不过,二三部的剑法,没有神念的你暂时无法学习。”

    然后,剑魂开始讲解并进行第一部的演示。

    第一部第一阶:基础剑术,力、速、刺、劈、砍、挡。

    第一部第二阶:中阶剑术,力道适中,切树落皮。

    第一部第三阶:高阶剑术,寻找弱点,剑剑致命。

    第一部第四阶:上阶剑术,切金断玉,裂土碎石。

    第一部第五阶:进阶剑术,剑气初生,拔剑断水。

    第一部第六阶:升阶剑术,剑气集中,行步斩岩。

    第一部第七阶:地阶剑术,剑气爆破,风卷残云。

    第一部第八阶:王阶剑术,随心如意,剑无所阻。

    第一部第九阶:天阶剑术,心善所向,斩妖破魔。

    剑魂一边耐心解的说第一部剑法的核心剑术和奥妙,边演示剑法所造成的破坏和伤害,并谆谆告诫羽,“兵者凶器也,若心存恶念,则伤及无辜,贻害无穷;若心存善念,则可以除暴安良,守护八方。”

    不知过了多久,剑魂已经将第一部剑法九阶全部讲述,并惊奇的发现,羽天赋异禀,悟性过人,已经可以成功施展王介剑术,虽还不够精熟,假以时日,定可精通并熟练运用。

    不过要败蚩尤,释解冤魂,唯有成功施展第九阶天阶剑术,方能成功。羽也在惊讶自己对剑术的领悟居然浑然天成,才隐约想起梦中仙人传授过目不忘的本领,前面八阶都是一气呵成,一次成功。唯独第九阶,所用招数步骤和剑魂别无二致,甚至看上去完全相同,但是就是无法成功施展。

    剑魂观看良久,终于发现问题之所在,立刻向羽提点:“天阶剑术,心善所向,斩妖破魔。你本性为善,却无法发挥善的极致,你有心破魔,却无法融合善心。天阶剑术的要领不在击杀敌人,而在解放灵魂,你要融入善心才行。”

    羽一脸懵逼,迷茫的看着剑魂,轻轻摇摇头,表示还是不解。

    剑魂想了片刻举例道:“天阶剑术,拔剑不伤人,只斩灵魂外那屏蔽人心的心魔。假如你看到一只狼要去吃小羊,你使用天阶剑术后,狼不会死,但是会放弃吃小羊的贪念;天阶剑术是无法伤害善,只能攻击恶的至高存在。”

    羽点点头,闭目沉思,开始融入剑魂以善致敌的思想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