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仙心御世 > 正文 第15章 艰难的道路,借钱风波
    龙王:“玄武这家伙本来是希望给你三个月的时间,通过和定海珠的接触,学习水中呼吸行动的能力。因为归还定海珠后,意味着你将需要依靠自身的能力从水中获取稀有的空气,然后游回一万米的深海回到大地。”

    江河:“真是严峻的考验啊。”

    龙王:“不仅如此,没有定海珠守护,也意味着你还需要和海兽战斗并且获胜。现在定海珠已经归还,接下来对你的考验将进行简化,在此之前我先让两位丞相带你四处看看。”

    龙王随后请左右丞相陪着江河同游水晶宫,两位老者带着江河东游西逛,贝丞相还不时对着水晶宫的建筑和特色进行解说。江河也是第一次品尝到各种海中美味,大饱口福。随后按照龙王的要求,在【海战阁】让江河挑选一件武器作为接下来的考验。

    海战阁陈列着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武器,江河决定还是挑选较为顺手的骨制长剑用于考验。

    考验是在水晶宫外进行,水晶宫有避水隔海的效果,但是离开水晶宫就要完全靠自己啦。江河想象着定海珠生成的薄膜,利用对水属性的控制,由海水将空气笼罩在自身范围内。然后手持海骨剑离开水晶宫。

    原来海中的有着十分强大的压力,这压力之大让江河只能全身心的用精神控制这维持空气的薄膜。

    战斗随着龙王的示意开始了,一群海虾战士带着长刺攻击江河,江河一边用精神支撑着薄膜,一边用长剑苦苦抵挡,战斗不到半个时辰,江河终于因为精神不集中,导致隔水薄膜破裂,空气流失,瞬间在海中被呛晕。

    不知过了多久,江河缓缓醒来,感觉全身一阵疲惫,待缓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在水晶宫内,不远处龙王以及玄武都在关注着自己。

    玄武:“哈哈哈,你醒啦,看来还没能在水下自由行动啊。不过你的事情龙王已经和我说了,他对你的表现还算满意。至少没有定海珠,你也知道如何在水中呼吸,战斗虽然失败了,但是也支撑了将近半个时辰。”

    龙王:“玄武啊,不管怎么说,这个叫江河的小兄弟,对水属性的运用还是不错的,我看如果没有进行海中战斗,他还是很有可能凭借他的实力回到地面,他的考核就算通过了如何?”

    玄武:“嘿嘿,那不行,我的考验虽然被你改的乱七八糟的,但是你的考验他也没通过啊。就这样放水,对他以后的成长可没好处。”

    江河:“感谢圣兽玄武和龙王大人,我想再尝试一次。”

    龙王:“哈哈,先不急,你随我来。”

    然后龙王笑着说玄武太胖还是在外面等等,就带着江河来到了【海珍阁】。(玄武体积庞大,并且不会变化人形,所以龙王会和这位朋友开玩笑)

    海珍阁不愧是龙宫的藏珍处,奇珍异宝多如牛毛。由于珍宝太多龙王自己也找了许久,终于翻出一个纯白的玉匣,打开玉匣,里面是一颗黑色的珍珠。龙王取出黑珍珠让江河吞下。

    江河略微犹豫,还是顺势吞下了。只觉体内一阵冰凉,从上到下都舒服。然后带着江河去见玄武。

    玄武:“老家伙,你磨磨蹭蹭的做什么咧,我等的海水都淡化了。”

    龙王:“哈哈哈,别着急啊,我让江河小兄弟吃了御水珍珠,这样他体内的水属性会帮助他和身体外的海水同步,然后让他去定海泉游一趟,就可以彻底掌握水下呼吸行动了,就能和鱼一样自由行动。”

    随后按照龙王的指示,江河跳入定海泉,泉水冰凉刺骨,让江河瑟瑟发抖,而且泉水比海水还要沉重,压力明显比海水要大的多。

    玄武:“不要紧张,放松放松,将身体融入海泉,感受海泉的水属性,并运用海泉的力量将你推到定海珠的位置,不要试图靠蛮力游过去。”

    江河应允了一声,感受着海泉沉重的水属性,然后控制着水属性缓慢的游向定海珠,用手触碰定海珠之后,忽然全身轻松,游回来的时候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龙王:“哈哈,小兄弟恭喜你,现在你已经可以在水中自由行动了。”然后看向玄武:“还需要考验他水中战斗吗?”

    玄武:“不用啦,他在水中可以自由行动,你的虾兵蟹将肯定不是他的对手,这次考验结束。由我送他回地面,龙王兄,很感谢你的帮助。”

    龙王:“哈哈哈,都是兄弟客气啥。江河小兄弟,有空常来水晶宫玩啊”

    江河:“好的,再次感谢龙王大人,谢谢圣兽玄武。”

    龙王、玄武皆开怀大笑,随后玄武让江河坐在它的背上,向龙王告辞。

    回到陆地,江河瞬间有点不习惯,强烈刺眼的阳光,空气突然变的好轻,调整良久才逐渐适应。与玄武作别,通过玄武指引的水漩涡进入,又回到了五行山,还是那个岩壁,眼前看到的还是玄武的壁画。

    “乖徒儿回来啦,感觉怎么样?”师傅本在打坐冥想,突然感觉到江河的回来,于是上前询问。

    “是师傅,第一次没通过考验,然后在龙王的帮助下,成功通过了。”江河笑吟吟的回答,并将所遇之事与师傅细说。

    “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可要进行朱雀圣兽的考核。”师傅轻轻拍拍江河的头,并为他准备了果蔬。

    江河饮食小憩后,便去后山泡温泉,感受着温泉抚过肌肤的温柔,一头扎进温泉水。哈,果然已经可以正常呼吸和行动,就这样趴在温泉水中,慢慢睡去。直至天明师傅寻找,江河才从温泉水中探出身子。

    一切准备妥当,江河口中想象着朱雀令,口中再次念到:“急急如律令——显”,之后便像前往玄武之地一般,左手触碰着朱雀的壁画,右手持着朱雀令。一阵红光闪烁,来到了一个四处荒芜的大地,寸草不生,处处透露着被烈火烘烤过的痕迹。而且也没有看到圣兽朱雀的身影。

    “你来啦,我在东南角的火山之巅,你的考验就是在这赤贫大地,先找到用我火羽编制的红莲霓裳,穿上它来到我的面前。”朱雀的声音在极远处想起,但是听得清晰,闻得真切。

    该如何寻找红莲霓裳,这么广阔的领地,而且只知道圣兽朱雀在东南角的火山之巅。江河思绪片刻决定闭上双眼,用心去感受火属性的强烈程度。

    东南方向有着最浓烈的火属性,那一定是朱雀的位置,其他地方的火属性都不稳定,不规律的变化着。江河决定前往几处相对浓郁的地方寻找,但都失败告终。

    就这样奔波了几个时辰,突然天空下起了流星火雨,范围极广,威力极大,火陨所在之处都持续燃烧着,这样一来江河对火属性的感知就更加混乱了。

    “哈哈哈,不要惊讶,火雨是我弄的,这也是考验的一环,还有给你点提示好了:你的确需要对火属性的感知,但不要陷入固定的看法。”朱雀开心的笑着,江河的考验对朱雀来说更象是一场游戏。

    “既需要对火属性的感知,也不能陷入固定的看法。”江河喃喃自语。

    江河还在思索着,这时的流星火雨好像长眼睛似的专门落在江河所在的位置,而且速度越来越快,数量也越来越多。江河只能一路狂奔,一路思考。

    “原来如此,我只想到红莲霓裳是圣兽朱雀的火羽所编织,以为一定也是火属性浓郁,如今看来圣兽朱雀让我穿上它,必定是因为红莲霓裳有很好的抗火效果才对。”江河突然灵光一闪。

    于是重新感知火属性的存在。心念之中,到处是浮动的火属性,天上的地上的,想必都是朱雀的火雨造成。突然发现西北处,有着薄弱而又稳定的火属性,不管四周的火属性如何剧烈变化,西北处依旧是稳如泰山,毫无波澜。

    “就是这里。”江河飞速前往,并在一块干裂的岩石附近发现了红莲霓裳,朱红如焰,衣裳用金丝绣着各种火焰的纹饰。

    江河用手拿起红莲霓裳,只感觉一阵温热。但穿上之后,却感觉烈火焚身,皮肤欲裂,持续不断的火焰燃烧着自己。

    此时流星火雨已经停息,大地上只有跪在地上痛苦挣扎的江河,和远处火山之巅观望的朱雀。

    “要放弃吗?放弃的话,我可以收回红莲霓裳并送你回五行山。”朱雀是声音在耳边响起。

    江河挣扎的站起来,不过没能成功,干脆就躺在地上,成大字型仰面向天,喘息的说道:“不!我绝不,不放弃。我,我休息一会,就去,就去找你。”

    朱雀便没再言语,江河穿着红莲霓裳,在大地上躺了五刻钟,感觉身体已经开始习惯和适应,才缓缓站起,步履维艰的向火山之巅前进。

    不知过了多久,江河才来到火山脚下,抬头就可以看到朱雀巨大的身体,但此时已经筋疲力尽,对着险峻的高峰,真的是无力在攀爬了。

    江河再次躺在火山下,对着朱雀笑笑:“圣兽朱雀,您让我再休息一会,以便恢复体力。”

    朱雀盯着江河,突然扑翅抬头,高声歌唱:“天地之火,照亮黑夜,温暖寒冬,燃烧万物,提供能源,冶金炼化,大地复苏……”

    不知不觉,江河察觉体内热血沸腾,不一会就感觉身轻如燕,好似恢复了体力。于是赶忙起身,开始爬山涉险。

    终于来到了朱雀脚下,抬头望着朱雀,朱雀也瞅瞅江河。突然朱雀猝不及防的说了声“收”,江河披在身上的红莲霓裳就不见了,然后感受到比之前更为炽烈的火属性迎面袭来,瞬间将江河那本已破烂不堪的衣服烧为灰烬,江河赤身裸体的躺在烈火中煎熬。

    “呵呵呵,试试控制烈火环绕你的周围形成隔火层。”朱雀看着白条条的江河在地上打滚,暗暗发笑,但是还是轻声提醒着。

    江河正在痛苦中翻滚,听朱雀所言之语,便努力使自己保持集中,慢慢用心念控制着火属性离开自己的身体,一直到能够完全用火焰生成隔火层并保护自己不再受到烈火的伤害和煎熬。

    这时才能静下心来听到朱雀讲述它的故事,原来朱雀是凤凰的旁支,本身就是天地间的火属性组成的圣灵,一样有着凤凰不死的能力,浴火可重生;但是因为自身的火属性太过强大,所以所到之处,就燃烧焚灭,万物具枯。为了不伤害其他生灵,朱雀就一直呆在这里,并用自身的火羽编织成有效抗火霓裳。好在江河的师傅天玄,掌握五行奇术,能够抵御火焰,才能时不时的来找朱雀交流,给朱雀平静平凡的生活带来一些欢乐。

    根据朱雀的描述,江河拓展了视野,增长了知识。知道在太阳之中住着朱雀本家亲戚——神兽凤凰,同时还知道红莲霓裳原来是师傅天玄帮取的名。

    “好啦,休息够了嘛,接下来是最后的考验了,可能会有点疼,不过我相信你没问题的。”朱雀再次看着一丝不挂的江河坏坏的说。

    朱雀见江河已经缓过心神,准备进行最后的考验。

    于是朱雀再次唤出红莲霓裳让江河穿上。此时江河已经正面承受过朱雀的真炎,又能控制这火焰尽量远离身体,对于红莲霓裳的烈火是全然无惧。

    等江河穿上红莲霓裳,朱雀用头轻轻一点,红莲霓裳就像有生命一样活跃起来,或许应该用狂暴更合适。

    来自朱雀自身的火羽编织的红莲霓裳,在朱雀的点化下,就犹如朱雀本身的存在,那苦不堪言的炙热,即便是江河的隔火层也无法有效抵挡。

    “哎,江河!你这次需要吸收烈焰转换为己用,不是让你阻隔它”朱雀看江河试图控制火焰进行抵抗,赶忙解说。

    江河如今已经被烈焰烘烤的头晕目眩,已经无暇思索去吸收烈焰会不会死的更快,只是本能的听从朱雀的指引,将烈焰中的火属性进行吸收融合。全身更加疼痛,已经不仅仅是皮肤才有灼伤感,眼睛,五脏六腑,大脑,甚至每一寸骨头,都在燃烧。

    来自如同朱雀自身的真火持续了一个时辰,江河四仰八叉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样子十分滑稽。

    “嗨,江河!你还活着嘛,不要装了,起来啦。”朱雀知道江河没事,从他不规律的呼吸和心跳就知道了。并且已经成功通过烈焰的洗礼,自身就能够抵御烈火,同时对火属性的控制也将获得很大的提高。

    江河趴在地上,满面泪痕,那是经历求死不能求生不得的剧烈痛苦而本能产生反应。

    “我没事,我只是要休息一会儿。”江河不想朱雀看到他因为疼痛而哭泣的尴尬样子,但也没想到此时自己四仰八叉的模样更让朱雀哭笑不得。

    休息了片刻,江河偷偷拭去眼角的泪痕,重新坐起来。

    “哈哈哈,恭喜你通过了考验,这世界上除了至阳三味真火和至阴不灭黑炎。你已经可以免疫其他火焰啦。”朱雀愉快的说着,为以后能有新的可以来找它交流的伙伴而高兴。

    “感谢圣兽朱雀,您让我经历了一次难忘的考验。”江河听到已经通过考核,并且不需要经历那在生与死边缘徘徊的体验,也露初久违的笑容。

    朱雀本想将红莲霓裳送给江河,江河考虑到以后其他面对朱雀试炼的人还需要它,便婉言谢绝了。

    在朱雀的指引下,江河跳入了朱雀身下的火山,重新回到了五行山。

    看着不着片缕的江河出现在面前,师傅也忍不住大笑起来,安排江河沐浴更衣,然后听江河讲述着他的考验和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