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仙心御世 > 正文 第21章 骗子的悲哀
    之后,江河清理了何家村民的尸体,将其埋在一颗柳树旁,然后看着何花一个人痛哭流泪,轻声安慰着,一直到傍晚。直到何花再也哭不出声音,只是不住的哽噎,才带着她回到了房间。

    回到房间,何花只是依靠这江河,并不说话,直到疲惫跌入江河的怀里沉沉入睡。

    起来时,发现居然躺在江河哥哥的怀里,身上还盖着她家那打着各种补丁的棉被,何花有点脸红,轻轻捋了捋发丝。看看江河哥哥。

    江河哥哥在闭目养神,样子好俊,那丰润的嘴唇,有着难以抵挡的魅力。何花轻轻的,轻轻的靠近着江河哥哥,心跳加速,脸色绯红,樱桃小嘴眼看就要触碰到江河哥哥的嘴唇,突然江河哥哥醒来了。赶忙把头一扭,再次钻入江河哥哥的怀中。

    江河:“小妹妹,醒来啦,准备些行礼,要出发咯。”江河根本就没有睡,他不需要睡眠,只是在闭目沉思:看来有机会要突破心灵同步,对待敌人要知道他的真正内心,就像这次蜘蛛怪,伪装的几乎无可挑剔,要不是早已警觉,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何花:“江河哥哥!”

    江河:“嗯?怎么了。”

    何花:“江河哥哥,你说你是神农仙人的弟子,江河哥哥也是仙人吗?”

    江河轻轻点点头,又轻轻摇摇头,不知道是承认还是否认,不过何花也乖巧的没有在追问。

    何花:“呐,江河哥哥,你那把剑,怎么...嗯,不见了!”何花四处看看,发现昨天那边斩蜘蛛怪的利剑不见踪影。

    江河轻声笑笑,随后凝聚土属性,从地上抽出一把石制的长剑,然后让其消失;又凝聚木属性从木质的房柱抽出一条木质的长枪。

    何花:“江河哥哥好棒呀,可以教教我嘛。”

    江河点点头,想想一个小姑娘家,学点奇术防身还是不错的。于是一边帮助何花收拾行李,一边与何花介绍天地五行相生相克相辅相成的原理。

    随后两人往建扬城的方向走去,一路上配合大自然的产物与何花解说,一直到建扬城下,何花都十分用心,可惜除了知道五行相生相克相辅相成的原理和构造,一点奇术都发挥不出来。

    让江河大为感慨,师傅当初为什么会说无缘不收徒啦。

    到了建扬城下,何花看看江河哥哥,两人都没户引,如何是好。

    只见江河哥哥不紧不慢的闭上双眼,口中轻轻念到:“急急如律令——显。”然后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面玄黄色的旗帜,上面写的字(仁),何花不认识,她只认识“何”。

    建扬城的守军,本来还想请他们出示一下户引,突然看到玄黄龙旗,内心一阵嘀咕:“玄黄龙旗!炎黄二帝的特使!是有什么紧急军务需要建扬城出兵。”

    守军校尉不敢怠慢,连忙单膝跪下:“建扬城东门守军军备王一,拜见特使大人。”随后转身对一个小校说,快去通知扬州统军。小校向江河一点头朝城内跑去。

    江河也被这情形搞的晕乎:我只是要入城而已,何必兴师动众搞那么大的阵势。可是还来不及劝住,那小校早没影了。回头看看何花,虽然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向自己的眼神,那已是充满崇拜和仰慕。

    江河:“快快请起,不必拘礼。”

    王一应言起身,随后引两人入城,安排两人在东城“军驿”休息。

    不多时,一小队骑军踏马而来,约莫数十骑。进了军驿,见到手握玄黄龙旗的江河,又立马跪下,当头一位中年将军言道:“扬州统军李云,拜见特使,不知特使前来,有失远迎,望起赎恕罪。”后面数十人也一一跪倒,同声:“我等不知特使前来,有失远迎,望起赎恕罪。”

    江河连忙将众人扶起,内心快速寻思着:“当初黄帝给予我玄黄龙旗,并未详细说明,只道有需要都可以请炎黄军民协助,想不到有着节制各州郡的力量。如今扬州统军都匆匆忙忙赶来拜见了,我要说仅仅是为了进城,岂不让众人难堪?不妨给众人一个台阶......”

    想到此处,江河忙正色道:“诸位不必拘礼,快快请起,此次前来并非为了北方战事,如今蚩尤伏诛(被封印),天下大战终将结束,不过对于地方出现的各种情况,炎黄二帝深感忧虑。此次派我前来,只是视察各军,并辅助一方军政,如今扬州情形如何?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我希望能详细情况,好早日稳定天下,共赴太平盛世。”

    李云:“特使大人,目前最大的困难是东南大部分地区干旱连连,水缺草木枯,民不聊生,加上交通不便,运输困难,运过去的粮草水源,路上就要消耗大半,送达的物质不过是杯水车薪,难以救济;其次是正西地区,有一伙山贼,时常下来掠劫百姓,目前属下已安排正西方守军强化军务,山贼有所收敛,只是躲进深山,剿匪上颇为吃力。”

    江河点点头,示意继续

    李云:“其他地区目前状况良好暂无问题。对了,今早有斥候经过何家村,表示村中空无一人,四处血迹斑斑,怀疑有另外一伙强盗突袭,属下正准备安排人着手去调查。”

    想到何家村,何花眼睛一红,眼看要掉出泪来,江河轻轻抚摸她的头,表示都已经过去了,何花轻轻擦拭眼角,点了点头,不在说话。

    江河:“何家村的问题,可以不用浪费人力调查了,那儿有一只蜘蛛怪,我路过的时候已经斩杀了。现在我准备前往东南地区,平息干旱无雨的问题;西部的山贼,有劳统军大人多加留意,不要让其伤害百姓,等东南地区问题解决,我们再着手破敌。”

    听到何家村有蜘蛛怪闹事,众人都吃了一惊,听说特使顺手解决了,又是一愣。看着年约二十的特使,众人老脸一红,难怪人家是特使,年纪轻轻,降妖伏魔也是有一手啊。

    随后听说特使要先摆平东南地区干旱无雨的问题再来解决西部山贼,又是眼睛一亮;这天干地燥的,想要有水润地是要靠天给面子的,怎么从特使口中说出来好像吃饭那样平淡无奇!难道是这位特使太过年轻,解决了蜘蛛怪,就自信爆棚,以为可以逆天而行,无所不能?众人小声议论纷纷,有的轻轻摇头,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李云:“特使大人,有什么可以让我们效劳的。”李云也是一脸不解,但是特使的要求,不管怎么样,都是要全力辅佐的。

    江河:“有地图吗?目前干旱覆盖面积,影响的州郡几何?村落多少?”

    江河话音刚落,李云身边的一名将军,立刻上前,摊开随身携带的羊皮地图,指点着黑炭所画的区域:“特使大人,这些目前都是干旱地区,牵扯九郡,一百六十七座村落。”

    江河点点头:“我明白了,降雨的事情我会去处理,统军大人,届时再安排军卒进行挖井,种树的部分,已保证后续我不在扬州,百姓也能正常过活。”

    李云连忙点头称是,内心却象是激起千层浪,那是汹涌澎湃,绵延不绝:“这特使是真有本事,还是满口胡言,降雨这样的事,看他言语自信满满的神色,好像要多少有多少似的,难道,雨神是他干爹?”

    何花坐在角落一言不发,只是看着她的江河哥哥,傻傻的笑着,对于江河哥哥的能力,她其实一无所知,但是她坚决相信江河哥哥一定能做到。

    休息了一日,次日清晨,李云为江河准备了一匹快马和三千士卒,这些士卒是协助百姓挖井用的,浩浩荡荡的一只大军,首尾不能相望。江河正要出发,何花跑出来表示也要跟着去。众人并不晓得何花什么来历,但是偶尔听见她叫特使“江河哥哥”,想必是特使的妹子,也不敢怠慢,连忙带她出来。为她也准备了一匹马,可是何花不会骑马,长这么大也没骑过马。

    江河本不想让她到处奔波,但是看着她崇拜而又渴望的眼神,只好拉上她的手,顺势提上马背,让她坐在自己的身后。

    真是一匹骏马啊,虽然速度比不上绝影,想必也是军中数一数二的好马,其实江河并不知道,这其实是李云自己的坐骑,很快就把后面三千军慢慢抛开,江河主要是去中心地带降雨,后面的挖井部队,早已得了军令,让他们自己分散各郡各村安心处理挖井作业。

    清晨有点凉意,加上马快带来的凉风,让何花也冻了个激灵,好在前面的是江河哥哥,帮她挡住了大部分的强风,何花紧紧的抱着江河哥哥,心中的暖意慢慢流向全身。

    慢慢的周围绿意葱葱的大地随着骏马的前行被抛向背后,仿佛忽然进入了人间地狱,四周草木皆枯,大地干裂,四处是面黄肌瘦的难民,有不少百姓因为缺水少粮已经饿死。眼前显现的只是一片苍凉和贫瘠。挖井部队带着粮食水囊,恐怕也是不够救济他们。本来江河想让他们多带些干粮,想到自己初来乍到,大家对他的奇术又缺乏信心,也就不在多言,只是安排李云后续在他降雨成功后,加上粮食补给,有了水,很快枯黄的大地会重新给人们带来希望,现在只能让他们再忍一忍了。

    江河到了所想的中心地带,一群衣衫褴褛的百姓就围拢过来,用那奄奄一息的口气哀求到:“这位......军爷......可怜可怜......我们吧。给点......吃食或......水......也行。”

    江河:“小妹妹,你有带干粮吗?”

    何花脸微微一红:“江河哥哥!我,我只想跟你出来,没有带任何吃的啊。”

    周围的百姓听到后,失望的挪动着那疲乏的身躯,慢慢散去,心中满是绝望。

    江河叹息一声,来到中心地带。这,曾经是一条溪流,如今只能看到溪流曾经流淌过的河床。

    江河集中精力,感受着遥远的水属性,呼唤着它们前来。不知道是因为距离太远,无法成功让水属性凝聚,还是自己道行退步,无法成功施展奇术!能集聚的水属性,稀少可怜,估计都不够漱个口。江河心中也有点迷茫:“糟糕,这下丢人了啊。当初在五行山行云唤雨,轻而易举。如今离开了五行山,居然施展不出绝学,早知如此,就应该找师傅要些道器,这下......尴尬了。”

    何花和众百姓看着站在河床前面的江河,右手指着苍天,左手放在胸前,呆若木鸡,一动不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都面面相觑的望着。

    突然,江河变化了姿势,盘腿坐在地上,双手放在胸前如捧水状,在哪儿喃喃自语,不过距离有些远听不清。

    此刻的江河无法降雨,也略微有些着急,后来平静了一下心情,想到了圣兽玄武,于是坐在地上,摊开手心,招呼出玄武的幻影,迷你版的玄武在江河手心,只是何花和百姓是看不到的。

    江河:“圣兽玄武,不好意思啊,把您召唤出来,我发现我离开五行山,就无法降雨了,这里的百姓渴望着一场大雨救命呢。”

    玄武:“哈,降雨是我的老本行啊,不过我需要显现真身才行,这地方太小了吧,我显现真身的话......这些人就要被我压死了。”

    江河满头黑线:“那还有其他办法吗?”

    玄武:“哈哈,有啊,你只要保持小范围的五行平衡,就可以降雨了啊。”

    江河满头黑线,心道:“这里就是缺水啊,我要能保持这里五行平衡,何必找你这个水系圣兽啊。”

    这时听到背后一阵达达的马蹄声,回头看到五骑人马在靠近这里,正是李云的挖井部队啊。

    江河:“好啦,感谢圣兽,我知道啦。”

    江河招招手,让挖井小分队过来,五人立刻来到江河身边,下马立正,听江河特使的吩咐。

    江河:“各位兄弟辛苦了,我需要你们帮我收集五样东西。”

    众军卒:“特使大人,请吩咐。”

    江河:“帮我收集,金属制品,嗯。不要金银,铁锅也行,还有木头,能装水的罐子或坛子,还有火把。啊对咯,还有你们身上的水。”

    众军卒内心小小的鄙夷了一下这个特使,说好来这里降雨的,现在不但没降下雨,还要剥夺他们的水囊。不过官大一级压死人,这个特使压下来怎么也是一座泰山。

    众军卒心不甘情不愿的交出了水囊,分头去寻找锅碗瓢盆,火把木材。

    那些肚饥口干的百姓,本来一脸绝望等死的表情,突然听到水囊,就像饿狼看到肉一样,激动起来,纷纷靠近江河,希望分点水喝。

    江河:“众位百姓不用担心,先忍一忍,等我祭天之后,这些水,任由你们取用。”

    百姓们听后立刻磕头跪下,希望江河早点祭天,好分给他们水喝。

    江河点点头,让他们再等等。

    等军卒带来所需之物,和百姓都退出江河要求的范围,静静的看着江河特使(装逼),一言不发。

    只见江河在地上画了一个五角星形,在五个角分别放上:装水的坛子(水),燃烧的火把(火),破烂的铁锅(金),枯萎的木材(木),随地挖的松土(土)。然后面向水坛子的位置,右手指天,左手放胸前,口中念着:“天地五行,水汽滋生,狂风骤雨,降临大地,甘霖散布,天下安生。”

    这一刻,不管是那些如饥似渴的百姓,还是前面心生鄙夷的军卒,此时都跪在地上由衷的对江河产生了膜拜,那是对神的敬仰,对灵的感恩。

    狂风大作,乌云密布,不多时,就下起了倾盆大雨,干渴的大地,贪婪的吸取着水分,大地滋滋作响,直到心满喝足。

    顶礼膜拜后的百姓和军卒,在大雨中手舞足蹈,开怀呐喊。他们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神迹,以至于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和他们子孙后代讲的故事都不忘提起这段回忆:这世上不管是仙人还是得到高人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相当年.......

    他们是江河最忠实粉丝,呃,是崇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