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仙心御世 > 正文 第26章 听到期末考试,我就蓝瘦香菇
    走着走着突然看到前方有一个小村子,名曰:“彭坑村”,这是一条在官路山道之上再开辟出的一条曲径的小山路,周围分部着零碎的山田,一条小溪由高而下穿插在山田之中。溪流浠浠,水声清脆悦耳,若近处观看,还能发现鱼虾为邻,相伴嬉闹,大有江南水乡的恬静之美。

    三人风餐宿露多日,难得见到有人家,心中也是欣喜非常,于是决定在此借宿。

    刚刚踏进彭坑村,就遇到一个稚气调皮的小男孩,持着竹剑冲了过来,口中喊着:“何方妖怪,看我降妖除魔。”

    周逵伸手握住了竹剑,然后顺势往小男孩的背后一扭,小男孩立刻就被抓住了。周膑知道弟弟本性善良,出手知道轻重,也只是含笑看着。

    江河也觉的这小男孩有趣,便打趣到:“小家伙,你是要降妖除魔,还是要妖怪看你如何降妖除魔啊?哈哈哈。”

    小男孩愣了愣,还是一脸迷茫的看着。

    江河:“何方妖怪,看!我降妖除魔。”他故意加重了“看”的语气,并放缓了语速。

    小男孩这时才听出自己的语病,红着脸赶忙解说:“是我要降妖除魔,不是看我降妖除魔。”众人大笑。

    周膑:“好啦,放开他吧。”然后对小男孩说:“小朋友,我们路过此地,眼看天快黑了,想在这里借住一宿,可不是什么大坏蛋啊。”

    小男孩看着周逵那魁梧的身材,加上刚刚突袭被他擒拿还是有点害怕,但当看到周膑骑在马上,没有双腿顿时又觉得这叔叔好可怜。

    最后望向江河,这个哥哥带着笑,一点都不讨人嫌,想来一定不是坏人。于是点点头,带他们去见他奶奶。

    这是一个和颜悦色的老者,年约六旬,慈眉善目,虽然满头银发但是精神矍铄。她热情的将三人接入,并安排小男孩整理出三房间让众人先行休息,由于周膑情况特殊,周逵坚决要和哥哥一间房方便照料,老人家也就点头表示了解。

    房子虽然不大,但是房间颇多,房间之间紧紧相连,隔着薄薄的木板,虽然设备简陋,但是打扫的一尘不染,可见主人对这个家的感情。

    晚饭时分,五人来到屋舍外的空地,支起一张大方桌,准备在此处借着夕阳的余晖共进晚餐,出了房门左侧是两颗枣树,原本绿意葱葱,在夕阳下踱上了一层金衣,更显美丽;右边就是那条在山下曾看见的溪流,此时依旧欢快的如同孩子一般。不远处,家家户户上方都升起屡屡炊烟,在清风吹拂下,翱翔天际,微风略带点寒意,但是配上这样美不胜收的环境,这点寒意又算的了什么呢。

    到不是老人家故意为难,让大家在房子外面的空地就餐,实在是房间比较小无法容纳五人同时入座,加上周逵身高体壮,一个顶两,太占空间啦。

    桌上菜肴丰盛:黄瓜切片,韭菜蛋饼,白菜汤,还有由一块腌肉切成薄片和野菜混合的美味。

    江河在建扬城呆了不少时间,知道多数百姓都会将富余的肉食合理利用,比如肥膘的部分用于榨油,其他精瘦的部分用盐腌制,以便时常可以吃到肉。

    开饭啦,小男孩早就眼巴巴的期待多时,从小男孩盯着腌肉不放的亮光,可以看出他奶奶平素吃饭也是不舍得放肉的,只有客人临门或是逢年过节才会吃上那么一些。

    奶奶姓林,是这个村唯一的郎中,而小男孩从小父母就不在身边,都是林奶奶一手带大,虽有些顽皮但也还算孝顺。

    几人聊了些家长里短,风土人情。周逵由于咬舌病,口齿不清,所以只是听着并不说话。

    周膑知道弟弟对此颇感懊恼,但凡有一线希望,都想试试,于是询问林奶奶是否可以治疗咬舌病,林奶奶显然也没听过,于是让周逵说说话。

    断断续续发出的言语,让调皮的小男孩笑出声来,林奶奶喝止了孙子的无理行为,对我们遗憾的摇摇头,表示这等怪病,她也无能为力。

    众人只好转移话题,聊些其他事情,小男孩也很活跃,叽叽喳喳的讲述着他的故事,他的冒险,

    忽然有人在远处高喊:“着火了,快来人啊。”只见远处黑烟滚滚直冲云霄。

    林奶奶:“孙儿,快!快带着木桶,去帮忙。”

    江河见状,赶忙提出和周逵一起去救火,因林奶奶年龄比较大,腿脚不利索,就留下来帮忙照顾周膑。

    两人跟着小男孩来到着火的房屋,周围也已经聚集了不少同来的村民,大家用木桶木盆在附近的溪流中打着水,泼向那熊熊烈火。周逵力大,动作也快,显然已经成为救火主力军。

    江河正欲施展水系奇术,只听一人在一边泼水一边痛哭:“我的娘子啊,我的孩子啊,这可怎么办?”

    江河连忙询问里面有多少人,大概在什么位置?那男人立马回说,就娘子和孩子两人,大概在卧房的位置,然后简单描述了一下房子的布局。

    江河立刻飞身冲进火海,把众人吓了一跳。

    江河凭借火焰抵抗的实力冲进熊熊烈火之中,开始寻找困守的人,只见一个妇人抱着一个刚满周岁的孩子,孩子在炙热的环境下嚎啕大哭。妇人也是一脸惊恐和绝望。

    江河冲到面前:“快跟我冲出去。”说罢抱起孩子,准备背起妇人,只听妇人轻声低语:“感谢公子前来搭救,公子只要救得孩子出去,小妇就心满意足了,若再背着小妇,大火之中行动不便。恐连累了公子。”

    江河忙道:“没时间了,快上来,我有办法。”

    也许是对死亡的恐惧,也许是对生的渴望,也或许是不希望孩子从此没有母亲,妇人最终还是决定活着离开。

    于是江河怀抱婴儿,背着妇人,以电闪之速破火而出。

    真是千钧一发,刚刚冲出火堆的江河就听到背后惊响。房屋,因被火烧烤脆弱,那崩坏的木墙轰然倒塌了。

    那男子跪在地上泣不成声,浑然没发现站在他背后的江河。

    “哇~哇哇……”孩子的哭声在他身边响起。

    男子回头抹了抹泪痕,这才惊喜的发现,抱着自己孩子的江河和站在旁边的妻子。

    男子转身跪走几步,抱着江河的大腿千恩万谢。

    江河忙将怀里哭泣的婴儿转给妇人,扶起跪在地上哽咽的男子:“没事了,母子平安。”

    当大火被彻底扑灭的时候,眼前已是一片狼藉,值钱的都付之一炬。不过妻儿俱在,那男子也不懊恼,自己有力气,失去的可以再挣回来。

    一个头发花白,走路颤颤巍巍的老者,在一个少女的扶持下,走出了人群,对着江河和周逵:“感谢两位兄弟帮忙,我看有些面生,两位好像不是本村的居民吧。”

    江河:“是的老人家,我们准备北上投军,路过贵村,恰巧天色已晚,便在此停歇,目前暂住在林奶奶家。”

    “哦哦,贵客临门,尚未休憩就如此劳烦,真是抱歉。我是彭坑村的村长,他们都叫我陈老。”村长回答着,还想说些什么,但是欲言又止,似乎有些难以开口。

    江河:“不劳烦,举手之劳之事,陈老不必在意。另外我见陈老心事重重,不知还有其他可以效力的地方吗?”

    村长想了想:“阿祥,如今阿文一家没个着落出,就暂时住你们家吧,到时候我们村民在携手伐木,重建新居”

    阿祥:“陈老尽管放心,陈文大哥和嫂子在新居建好前,就请你们到我家先住一段时间吧。”

    阿文:“那就打扰了,感谢大家帮忙,也感谢两位兄弟”

    江河忙摆摆手表示不用在意,周逵只是憨笑并不言语。

    村长:“两位兄弟可否来下小老的寒舍。”

    周逵皱了皱眉,虽说这村子人人和善,有林奶奶照顾着,哥哥一定没事,但是自己有咬舌病,不想多说话,只想多陪在哥哥身边。

    江河知道周逵的想法,便道:“陈老实不相瞒,我们还有一个伙伴因为失去双腿行动不便,所以救火之事他没能帮上忙,我的这位伙伴是他弟弟十分牵挂着他,不如我和陈老走一趟。”周逵听后感激的看了江河一眼。

    村长:“好好,那就有劳公子了,请。”

    江河:“陈老请。”

    少女扶着村长慢慢的走在前面,江河只能跟着后面,期间二人并不怎么言语,江河想知道村长何事如此凝重,而村长似乎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所说的话也是些无关紧要的对答,比如叫姓什名谁,父母情况,喜欢吃什么等等之类的问题。

    到了村长家,走出一妇人,对江河行了一礼,接手扶起老村长,在前堂坐下。村长让孙女泡些枣茶,而妇人点起了蜡烛,并关上大门后,在村长旁边的位置坐下。最后是少女端来两杯枣茶分别递给江河和村长,随后依偎在母亲哪儿。

    烛光下老者更显苍老和憔悴,他举起茶轻轻抿了一口,又放下,始终不见说话。

    江河也不好催促,只能耐心等待着。

    老者缓了缓才悠悠地抬起头,双手紧紧握着茶杯,仿佛内心十分痛苦,最后向下了巨大的决心娓娓道来:“江河公子,你,你可信鬼神?”见江河点点头,又道:“那你可惧怕?”

    江河笑了笑,那迷人切自信的笑容,让老者觉得不由一愣,仿佛看到了救世主。

    江河:“陈老,我相信世间存在鬼神,我也十分尊敬仙人神灵;至于妖魔鬼怪,如伤天害理者,我有信心可以将其除之。”

    村长点点头,不置可否。举起茶杯再次抿了口,江河发现陈老此刻双手剧烈抖动,茶水都因为摇晃而低落在他的长裳。

    妇人知道老父惊吓过度,于是对江河说到:“公子,事情是这样的,前几个月我相公外出打猎,说山顶上有一块巨大石头,这石头很恐怖,看上去像一张巨大的人脸,每当想起,相公就感到非常惊恐,还经常在梦中被惊醒。有人说相公是遇到鬼中了邪,于是托人去大城请来了能降妖除魔的簺霸(簺霸:泛指法师,道人,巫师等能够念咒驱邪的人)”

    好似描述的故事太可怕,妇人自行喘息一会,等到心神稍定继续说道:“簺霸画了符,念了咒,相公还是没有好转的迹象,簺霸说那是妖石力量太强大导致的,一定要毁掉妖石才行,于是隔天相公带着簺霸同去。一些村民也想早日平息恶鬼,就远远的跟着,希望能帮上忙。岂料.....呜呜......呜呜。”妇人突然说不下去了,掩面痛苦,少女也抱着母亲抽泣。

    这是老村长已经有所缓和,接口道:“哎,那是我儿子,那天他惊恐万分的带着簺霸同去后山,希望早日解除心中恐惧,之后就再也没回来了。听同去的村民说,我儿看到巨石突然发疯似的撞向妖石,头破血流,直到气绝身亡。簺霸拿着鬼画符,手持桃木剑,对着妖石一阵念咒,然后簺霸突然也像中邪似的用桃木剑一直插向自己的身体直至血流身亡。跟随的村民吓的不清,都跑回来了,也都大病一场。好在林奶奶及时灌下汤药,这些人才从鬼门关中被拉了回来。不过此后不敢再提后山之事。”

    老者拿起抖动的茶杯又放下:“后来陆续邀请了一些有名的簺霸,但都无济于事。如今见江河公子和另外一个力气大的壮士,老朽觉得应该可以把巨石移开,所以才冒昧相求。”

    江河:“陈老,恕我直言,妖石不破,只是移开,只要靠近的人不免还是会有所伤亡,另外妖石又能移到哪里才不会有事呢?”

    老村长一时语塞,他只想让村里的人远离妖石,到没想到妖石放在哪里都将给人造成伤害:“这......是老朽糊涂,确实没有想到,哎......这也许就是我们村的命。”

    江河看老者似乎受到打击,十分沮丧,便安慰道:“陈老不必担忧,我回去和伙伴商量一下,明早便去看看如何破那妖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