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仙心御世 > 正文 第27章 被盯上的“学渣”
    回到林奶奶家,见还有烛光,便推门进入,见四人都吓了一跳,江河讪讪的笑了笑:“发生了什么事。”

    周膑把经过简单的描述了一下:原来救火之后,只有小陈(指林奶奶之孙)和周逵回来,说江河被村长请去聊天了,林奶奶便知道村长想委托的事情,于是便将所知后山的部分讲给二人听,周膑还好些,但周逵这彪武巨汉居然很怕鬼怪躲在哥哥后面,小陈自己也吓的不轻,此刻也没嘲笑周逵。

    四人正讲着后山的鬼故事,突然自己推门而入,能不吓人吗?江河想清了前因后果,又是歉意的一笑。

    江河:“看来明日去后山,只有我自己了。”

    周膑:“我也去看看,不能让江河小兄弟一个人冒险。”

    周逵是十万个不愿意,但是哥哥要去,他也只能委屈的表示同意。

    江河:“哈哈,不用,不用。我自己就可以,你们就帮帮村民,陈文的家被烧没了,你们可以搭把手。”

    周逵听后立刻叫道:“是啊哥哥,我可以帮他们砍砍树木帮忙搭建屋子。”

    周膑落寞又无奈:“只有我什么都帮不上。”

    江河想了想,回答:“周膑兄不用妄自菲薄,林奶奶是这边的郎中,你就帮助林奶奶整理药材,分门别类,方便林奶奶出诊。”

    周膑觉得有事做,又不会拖累别人,便满口答应下来。

    次日清晨,天色朦胧,林奶奶便已做好了早餐等众人享用:一碗雪白微甜的米粥,配上咸菜干,口味极佳。

    用过早餐后,小陈就带着周逵协助去砍树建屋去了,林奶奶带这几大篓药草到周膑的房间教他分辨药草,药性,药别。

    江河正准备前往村长家,刚刚出家门口就遇到村长的孙女带着之前曾去过后山的村民前来。

    少女:“江河,哥哥!这是我们村的猎户——陈满仓,这次由他带江河哥哥去找那妖石,请务必小心。”

    陈满仓看年纪大约三十有五,虽然颇为健硕,但神情紧张,左顾右盼犹如惊弓之鸟,能做猎户的向来颇具胆识和勇气,能将一个猎户吓成这样,可见那妖石不一般,需要倍加小心。

    江河:“好的,那就麻烦满仓大哥带路了,送我到能看到妖石的地方就可以了,后面的事情我会处理。”

    满仓深吸一口气,点点头。

    少女突然跳出道:“等等,江河哥哥就你一个人去吗?昨天那个高大个子的,额,叔叔哪儿去了。”

    江河:“你说的是周逵吧,他虽有使不完的力气,但是降妖除魔却不在行,我担心被妖石控制,让他帮忙砍树造屋去了。”

    满仓听说壮汉居然没跟着去,便伸出双手虚空比划着半圆道:“可是那妖石有这么大,我看没个大力士也挪不开啊!”

    江河笑了笑:“你们不用担心,我使用的奇术可以搬运巨石。”

    见少女还愁眉不展的立在哪儿,江河便在地上随便抓了一把,抽出了一根石棍。

    少女还在为江河孤身一人对付妖石担心,突然见他如变戏法似的的变出长棍,知道他真有本事,悬挂的心才逐渐放下来。满仓见到石棍也是惊讶万分,原本战战兢兢的他,也渐渐恢复了些自信。

    少女欢欣鼓舞:“原来江河哥哥这么厉害,对咯!这个护身符江河哥哥带上吧,是我奶奶在世的时候给我的。”

    江河:“既然是你奶奶的遗物,我怎么敢收下。”

    少女脸一红:“谁,谁说要送你了,我只是借,借你用用,你除妖回来还是要还给我的。”

    江河心中暗笑,这护身符完全感觉不到任何属性,能起到什么作用,不过既然是小姑娘的一片心意,我就暂且收下,破妖回来再还给她。于是江河向少女道了身谢,便将护身符揣在怀里。

    后山虽然开辟出一条山道,但是十分陡峭,有些土路泥阶都磨损了,同时山林多潮,容易聚集雾气寒霜。

    和满仓行至半个时辰,前方出现了几条叉道,满仓突然停下不肯前行了,指着最右边的山道紧张的说:“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就可以看到那人脸怪石了,我就不远送了啊,送你到这儿,要小心。”

    江河知道他还心有余悸:“谢谢满仓大哥,您下山去吧,后面的事情交给我了。”

    江河沿着满仓指的路,走了大约一刻钟,突然感觉到一阵阵寒意袭面而来。

    又前行了几步终于看到那块妖石,大约两米长,一米宽,妖石通体发黑,仔细看去,上方两个凹陷的槽很像人的眼眶,最下方的椭圆形凹槽确实很像人嘴,没有牙齿,但是里面有一根黑色舌头仿佛要吐出来。分布在这块大石头上显得异常的狰狞和恐怖。

    昔年在五灵山曾听过师傅讲解,妖邪鬼魅为阴寒之体,惧怕阳热。此刻还是清晨,大雾未散,不见阳光。但江河刚刚上山的时候就感觉到地上有不少燧石及少量的火属性,便想到火奇术为阳热可克阴寒。

    可是事情往往出人意料,江河尚未召唤火焰,妖石中一股怨念从那椭圆形的口中喷射出,直击江河身体。

    随后江河便感觉一股恶寒遍布全身,仿佛身体被冰冻一般无法行动,虽然大脑还可以思考,但是口不能言,四肢也无法动弹。

    然后隐约可以感觉到附在身体上的怨灵在移走,企图控制江河的身体,不过好像失败了。

    这时耳边响起一声刺耳的尖叫:“为什么,为什么不受控制,该死,也无法离开。小子你是什么人?”

    江河用心回答:“我还想问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为非作歹,还企图控制我的身体。”

    怨灵并不做回答,还在游走企图控制江河身体或回到妖石上。

    现在江河和怨灵都在努力争夺身体控制权,因为一旦获得身体控制权就意味着胜利:江河一旦控制身体,不管是使用火焰攻击或轩辕剑奥义都能取胜;而在怨灵想来只要控制身体,便可以让身体做出各种自杀行为,肉身如死了,灵魂再强还能斗得过自己这个千年老妖吗?

    不过双方你争我夺的半天,身体还是无动于衷,既不受本尊控制,也不屈服于妖孽。

    “哈哈哈,小子你死定了!”怨灵突然放肆的笑起来:“虽然我现在无法脱离你的身体,也无法控制,但是我所依附的肉身,能量将以十倍的速度消耗,很快你的肉身就会被饿死。”

    “哈哈哈,妖孽你死定了!”江河突然也恰巧想到一招妙棋:“忘记和你说了,我的是仙灵之体,会通过天地灵气补充消耗,不吃不喝也不会死,而你就不一样了。等到太阳出来,你的力量将被削弱,而我将一剑将你斩杀。”

    怨灵突然有点慌了,高声辩解到:“我可以躲在你身体的阴暗处,加上这里是我的领地,我可以控制大雾聚集不散,阳光是无法照耀这里的。”

    此刻江河和怨灵都处在同一个身体中的灵魂状态,不用心灵同步,就可以知道真伪。

    江河知道怨灵如果依靠那块妖石,的确可以控制浓雾不散,不过离开那块妖石,嘿嘿。就没那么好运啦。而怨灵也知道江河所说句句属实,太阳出来,将是自己的末日。

    “小子,有没有胆量和我进行精神攻击!”这是怨灵所能想到的最后办法了。

    “精神攻击?怎么攻击”江河疑惑的想着,虽然等到太阳出来是稳操胜券的办法,不过时间持续太长不说,面对强大的敌人不能正面击败它,对以后自己的成长也是有很大的影响。

    “你想象着你的灵魂脱离身体状态,以及你想要的环境,你使用的武器就可以了。”怨灵如实的回答着。

    江河知道怨灵并未通过这个方法骗他灵魂独立并乘机占有身体,于是答应进行精神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