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仙心御世 > 正文 第34章 怨灵刚走又遇山櫆
    回到村长家中,妇人招呼女儿搭把手去做饭菜了,

    江河此刻从怀中掏出珠宝,放在桌上,这些珠宝五光十色,璀璨炫目,饶是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村长,也感觉到它们不同凡响,价值非凡。

    村长连连摆手:“这怎么成,你帮我们村除去一害,我们谢谢你还来不及,怎么能收这些东西。”

    江河脱口而出:“这些都是送给文云妹妹的,您是她的长辈,代她收下也是应该的”。

    村长一听是送给孙女的,也就笑呵呵的收下了,一扫之前丧子之痛。

    不多时,妇人和文云陆续端出菜肴来,香气扑鼻,让人食欲大开。

    四人分宾主坐下,聊了些家长里短,也简单询问破妖石的经过,忽然村长问了一句:“江河公子,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家文云过门啊!”

    声音不大,却如晴天惊雷。除了说话的村长,另外三人如同石化,瞬间呆住了,江河和文云更是脸颊发烫,红到脖子根。

    江河红着脸吃吃的问:“陈老您,您说什么啊。”

    村长嘿然一笑,把江河赠送的宝石放在桌上:“我的乖孙,这些都是江河公子送你的,虽然老朽对贵重珍宝并没有多少认识,可是看这色泽和品质,也绝对是上上佳品啊。承蒙江河公子对我乖孙女如此看重,这些珍宝我们是万万不能收的,等你娶了文云,就当作她的陪嫁嫁妆可好啊!哈哈,咳咳。”

    妇人也是面带笑意,看着父亲因为说的太激动都咳嗽了,赶忙轻轻拍着他的后背。文云没有说话,红着脸只是用眼角的余光轻轻偷看着。

    江河心想:“糟了,他们好像误会了,又不能名言这些珠宝的来历。”

    略作思索,江河:“啊!陈老,是这样的。那妖石实力不俗,我险些也要命丧于此,多亏了文云妹妹借我的护身符,让我逃过一劫,才能不受妖石控制,击破妖石后,无意中发现这些石头别致漂亮而且没有诅咒,想来我没有什么东西好送的,便将这些......这些石头!送给文云妹妹留作纪念。”

    众人听后都有些尴尬,村长只能呵呵干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这是文云突然转身跑向后堂,隐约有哭泣之声。

    江河赶忙说:“我去看看她。”随后小跑追着文云去了。

    妇人:“爹,您看您。”

    村长轻轻摇摇头:“哎,是爹老糊涂,会错了意。”

    村长家后堂有个小门,门口开垦这一片菜园,文云此刻坐在那儿哭泣,江河走向前,像安慰她两句,可是这话到了嘴边又不知该如何出口,于是在文云身边坐下。

    文云抬起头,看到江河哥哥,哽噎着说到:“江,江河哥哥,呜呜。你,是不是,呜呜,很讨厌我。”

    江河赶忙摇头解释:“你这么可爱,我怎么可能讨厌你呢,只是我,我有使命在身。我,我经常要面对那些生死困境,留在我身边真的非常危险。林奶奶家的两个伙伴你也看到了,一个双腿致残,一个如今说话都说不清,都是,都是受到我连累造成的。”(江河内心:我要救治天下,难免遇到强大恶鬼妖魔,九死一生。我如何忍心让她陪我受累,如今为了不让她伤心,居然扯下谎言欺骗她。文云,希望你能原谅。)

    文云将信将疑的听着,她从小就在彭坑村长大,村里人也都是老实巴交的山里人,向来是有话直说。文云也不会想到江河哥哥竟然对她会有所隐瞒。本来满脸泪痕颇为伤心,如今听到江河哥哥竟然是害怕连累自己,顿时又充满甜蜜。

    文云轻轻叹了一口气,第一次看到江河哥哥,只觉得他气度文雅,长的十分英俊;他冲入火场救出陈大嫂和她的孩子,也不过觉得江河哥哥艺高人胆大,实力了得,根本就没想到自己会爱上他,后来听说江河哥哥要独自上山破妖石,真为他捏了一把冷汗,好在他吉人天相安然回来.....

    江河:“文云,文云妹妹你怎么了?”

    文云思路被打断,抬起头看看守在自己身边,充满关切之情的江河哥哥,还是觉得好甜蜜:“江河哥哥,我没事。我只是在想,江河哥哥难道,难道要一辈子都只能一个人孤苦伶仃,好,好可怜呐。”自己一个女儿家,娶妻生子的话语,终究还是说不出口。

    江河:“我想,等到天下太平,百姓丰衣足食,没有妖魔鬼怪的时候,我就可以安享天年了。”

    文云:“那,那你会来看我,看我们吗?”

    江河:“我一直把你们当成自己的家人啊,我也很喜欢这里,如果可以。我希望成功隐退之时,能在这里安度晚年。”

    文云还想说些什么,突然看到山脚下来了一群人,顿时惊慌起来。

    江河见状忙问:“文云妹妹,你怎么了。”

    文云惊恐道:“江,江河哥哥,那些是山神的,山神的人,怎么办,我!我好害怕。”

    江河轻轻抱住她:“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在江河温柔而又强大,温暖而又安稳的怀抱中,文云真希望时间永远冻结在这一刻,天长地久,永不分离。

    不过山神的仆人既然来到彭坑村,大事不妙,必须赶紧通知爷爷。

    文云:“江河哥哥!我”。

    江河:“嗯,我明白,我们去找陈老。”

    未时三刻,彭坑村大祠堂。

    这是一座宽敞的建筑,木雕浮纹,没有任何人居住,四柱鼎立,上有个小阁楼,虽说一共有两层,但第二层空间极小,小小的阁楼摆着三俱木棺,看上去颇有点阴沉之感,江河曾偷偷问过文云,表示木棺是空的,一直保留着三俱,如果村里有人离世,就会用上空棺,并且会有木匠重新制作新棺材,以便维持这个传统,具体为什么这样文云也不清楚。本来文云父亲的死按惯例需要用到,可惜没有找到尸首,只能作罢。

    大祠堂一层放置着一个大黑台,共三阶,放着陈氏列祖列宗的排位,黑台前一个大香炉,两副烛台,平素无人问津。众人进来的时候才见到村长命人点上。此刻彭坑村的村民都聚集在这里,包括江河三个外乡人,也因为对彭坑村有恩,允许参加族中大事的讨论。

    在大祠堂外面站着四个人,江河知道那些人就是文云口中的山神仆人,他们是代替山神传话的,但是没有资格踏进大祠堂,只能在外面候着。

    “咳咳,诸位父老乡亲,今天山神派遣仆人来到我们彭坑村,也是,咳咳。也是天意难违。那按照惯例,开始抽签吧。咳咳。”

    江河三人环视了一下村民,一个个愁容不展,有些妇人甚至掩面抽泣,一扫昔日世外桃源,笑口常开的局面,死气沉沉,犹如再开追悼会。

    周膑觉得气氛太压抑,开口询问:“陈老,村中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此.....如此悲凉。”

    村长还在咳嗽,便请林奶奶便代替他回答。

    林奶奶先是叹了一口气,沉重的说道:“我们这座山上有一个控制山林的山神,法力无边,再这山上过活的一共有六个村子,每隔三年,山神会随机抽取一个村,要求贡献活祭品,除了飞禽家畜,还必须奉献出八到十五岁的孩子一名,男女不限,那些家畜飞禽还好说,几个村挤一挤总能筹齐,唯独孩子。”林奶奶停顿了一下:“都是乖巧的孩子,都是爹妈的心头肉,谁会舍得。于是每过三年,被抽中的村子,会将符合条件的孩子名字写上,一旦抽中,这孩子将献给山神......孩子只要在八岁到十五岁之间,都算是一个脚踏进了鬼门关,随时有着被抽中的危险。”

    周膑:“这真是岂有此理,哪有将活人做祭品的山神,分明是山鬼。”听到哥哥提鬼,周逹颤抖了一下,向哥哥挪了挪位置。

    江河:“各位父老乡亲,我也觉得周膑兄说的有道理,需要用人做活祭品的一定不是什么神灵。乡亲们宅心仁厚,你们怎么舍得将孩子奉献。”

    周膑气鼓鼓的说道:“就是,我们不能把孩子献给这恶鬼。”

    村长咳嗽了两声:“咳咳,咳咳。哎!三位对我们彭坑村有恩,我们也就不瞒你们。昔日六个山村如今只有五个了。有一个村就是因为触怒山神,被选中后不交祭品,结果山崩地裂,全村的人都被崩塌的山石给,咳咳。给活埋了啊。”

    江河:“难道那些孩子......我去一趟会会那所谓的山神。”

    江河话音刚落,很多村民都跪了下来,但他们并不是在感谢,而是在恳求,恳求不要破坏这里的规矩,恳求不要因小失大,让整个彭坑村陷入绝境。

    周膑:“各位乡亲不用紧张,我有一策值得一试。我们不是彭坑村的人,仅仅是路过此地的行人,你们一样按照你们的方式选出孩子送往山神那里。”看着江河和弟弟惊愕的目光,解说道:“这里就属江河小兄弟实力最强,由他暗暗跟着,遇到那假山神,如能击败他,自然一劳永逸,永绝后患;如无法击败它,江河小兄弟请立刻离开此地,作为过路行人,和彭坑村又没有瓜葛,想来那假山神也无可奈何,不会连累这里。”

    江河:“此计甚妙,陈老,诸位乡亲。想必你们也不希望孩子尚且年幼就要经历生死考验。如能除掉此害,以后的生活才能无忧。”

    众人有些心动,又害怕山神余威,于是都看向村长,陈老轻轻点点头:“那么就这样办吧,只是......”他没有说下去,但是大家心里都明白,如果不能成功击败山神,江河只能放弃那孩子,还要承受被山神追杀的风险。

    接下来,村里将符合山神要求众多孩子的名字一一写在竹片上,放在一个大竹筒里,然后跪在列祖列宗的灵位前,恭恭敬敬的磕头,便开始抖动竹筒,一上一下的轻轻摇晃,直到其中一只竹签落地,村长将竹签拾起,颤抖着念出上面的名字:“陈,陈晨。”

    村长念出姓名,林奶奶痛苦的晕倒在地,众人赶忙扶起她,给她灌了些茶水,林奶奶才缓缓醒来,不过那痛苦的神情,仿佛又苍老了十几岁。陈晨着抱着奶奶痛哭,口中喃喃念叨着:“我不要离开奶奶,我不要离开奶奶。”

    江河走上前,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对林奶奶说:“您别担心,我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护他周全。”

    林奶奶含着眼泪,已经说出不话来,只是轻轻点点头。她现在就一个孙子陪伴在身边,如今又不幸被抽中,如果江河那孩子敌不过山神需要远遁他乡,那乖孙就......

    林奶奶突然目光坚定起来:如果孙儿回不来,她也不打算苟活在这世上。

    江河心神一动,通过林奶奶那突然转变的神情,居然读懂了她内心的世界。

    江河摸着陈晨的小脑瓜:“哥哥带你降妖除魔去,很快我们就可以回到你奶奶身边。”

    陈晨点点头。

    陈老这时已和几个有名望的老人代表彭坑村和山神的仆人去谈送孩子入山的事宜。

    晚餐时间,村里的人陆续来到林奶奶家,送来了许多好吃的,各种大鱼大肉,果干菜蔬。

    林奶奶一一表示感谢,便将这些好吃的都放在陈晨前面,陈晨看着林奶奶,露出那纯真的笑容,江河三人都明白,如果明天事不可为,这将是陈晨这孩子在世上能吃到的最后一餐。

    “最后的晚餐吗?我不会让他死的,也不会让林奶奶死。山神!明日就让我会会你。”江河心中飞快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