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仙心御世 > 正文 第36章 离别彭坑村,我心中的乐园
    江河回到彭坑村,大家依旧守着大祠堂不敢稍动,看到江河回来,大家连忙上前询问。

    江河笑笑:“让各位担心了,从今以后,不需要再提供活祭品。”

    众人这才放下心来,高呼着:“英雄万岁,英雄万岁。”林奶奶激动不已,正想拉着陈晨一起跪下道谢,江河连忙扶住她:“林奶奶切莫如此,实在愧不敢当。”

    村长也激动的走出来:“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重建家园。”大家齐声说好。

    这时只见村长从怀里掏出江河送给文云的宝石:“这些就是江河公子让我们重建彭坑村的宝石,现在正好派上用场。乖孙女,带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一起去城里换购一些生活必需品。”

    现在除了大祠堂,其他地方都已坍塌,当时大家只顾逃命,根本就不曾带出被褥衣物,很多工具也埋藏地下,这些宝石刚好可以让大家度过危机,重建家园。

    江河惊讶的是这些宝石本就是送给文云一家的,村长如何以他的名义......

    本想婉言谢绝村长的好意,将宝石实际归属的情况进行说明。这时见周膑向他挤眉弄眼,知道他一定有话要对自己说,便连忙改口:“彭坑村对我们来说就像自己家一样温馨,一点点心意不成敬意,呃呵呵,不必客气。”

    于是村长让文云去最近的乡镇进行购物,同时派一些力气大的青年帮忙扛,周逹也在哥哥的示意下,前去帮忙。

    周膑又答:“乡镇的物质资源有限,应该一时间也没办法筹齐,再麻烦村长派遣几个村民去附近的山村通知,就说彭坑村已经彻底解决了假山神,以后再也不需要贡献活祭品了,请大家宽心;顺便告知那些邻村,我们为了此事付出了很大损失,请他们给予一些物质上的帮助。”

    村长有些犹豫:“这样,这样好吗?”

    周膑点点头:“这些虽是山邻,如果不这样说,恐怕他们也不会慷慨解囊。”

    村长想想也是,便安排四个机灵迅捷的小伙子去通知那四个和他们一样饱受山神压迫的村邻。

    除了老弱病残,以及战斗归来的江河,其他人都则被村长四下分散尽可能的从坍塌的原住处寻找可利用的资源。

    江河者将周膑背到角落,听他叙述自己离开的时候,村里发生的争执。

    时光稍退。

    在江河追击石魔的时候,村里展开了激烈的争论,一边村里比较激进和冲动的村民,他们认为都是因江河太过冒失,才导致惹怒山神,让彭坑村遭到差点灭族的打击,因该将他赶出村子,永远不得踏入彭坑村半步,以平息山神的愤怒。

    另一边是村长以及林奶奶这些多为年岁渐长的老者,他们表示江河也是为了孩子们免受威胁,并且将大家召集到大祠堂极力守护,也是功大于过。虽然很多房屋坍塌,财产被掩埋,好在大家都平安无事。

    双方各持己见争论不休,老人们虽然目光长远,但是在表达上终究比不上那些年轻人反应快,争论中慢慢失去主导权,眼看江河被驱逐出彭坑村的观念就要成为定局。

    文云悄悄走上前,在爷爷耳边轻声说些什么,只见老村长便轻轻挥挥手示意大家都保持安静。

    争论声才渐渐减小,直到大家都停下,看着一向敬重的老村长。

    村长:“咳咳,我知道大家对江河公子的冲动颇有微词,但是江河公子毕竟是为我们着想,也是我们村的恩人,我们不应该做出这样背弃信义有损体面的事情来。”见有些村民张口想要反驳,又向下挥挥手,示意安静,接着说:“刚刚有件事忘记和大家说了,其实江河公子早已料到会有今日的局面,所以事先有寄放在我这里一笔用来重建彭坑村的财物。我们现在要做的是等待江河公子安全过来,再讨论重建彭坑村的事宜。”

    “可是村长爷爷,如果大哥哥跑走了怎么办呢?”一个脆生生的小女孩,躲在母亲身边轻轻的询问。

    村长还在犹豫该怎么说明,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在身边响起:“我用性命做担保,江河小兄弟一定会赶回来。”说话的正是周膑,而身边的周逹不善言辞,只能用拳头捶打着自己的胸膛,来表示和哥哥看法相同。

    “那,大哥哥能打的过山神吗?”小女孩满脸好奇的继续问道。

    周膑呵呵一笑:“一定能,不然那假山神又何必要逃跑。”

    周膑这一席话入情入理,加上村长也担保江河会出资重建彭坑村,这才不再继续追究过错,现在都在等待着江河早点回来,好讨论后续的生活问题。

    江河:“多亏了你们帮我说情,不然恐怕我还真没脸在彭坑村呆下去了。”

    周膑轻轻摇摇头:“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村,我们都看在眼里,只是有些村民......急功近利,不明是非罢了,你可别和他们一般见识。”

    江河哈哈一笑:“师傅常常教导我,要拥有天一样的度量,海一般的胸怀,这样才能汇聚正气,领悟真道。我又怎么会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

    夜幕降临之际,其他村派来扛送物质的壮年代表,以及彭坑村的采购大军都陆陆续续回来,最引人注意的还是周逹,虽说他一路上都不说话,别人和他打招呼也只是憨厚的点点头,但是最沉重的工具箱子大都由他来抗,工具箱包含一些了锤子,柴刀,钉子等铁质品,一般一个箱子就需要两个壮汉才能合力扛起,如今看周逹左右手各挎着一个工具箱还颇为轻松的模样,让各村的年轻人仰慕不已。

    物质到齐后,邻村的代表们,表达了彭坑村为民除害的谢意,然后由村长和周膑的调度下,开始分发物质。至于那些传达山神命令所谓的神仆,本身也是各村推出的村民,这次事件结束他们也颇感惭愧,虽然并未受到任何责罚,这些村民还是主动提出,近期会到彭坑村出把力气,已减轻内心的罪恶。

    不知不觉时间又过了两个月,如今的彭坑村已经今非昔比,在众人的努力下,可谓是焕然一新,新楼,新田,新环境;别具风味,新的世外桃源就此诞生。而江河大战假山神的故事则作为彭坑村的一段记忆神话,源远流长为村民赞颂。

    是时候该离开了,几个月的借宿,也让大家对彭坑村多了一份感情,不过安逸的温柔乡无法实现自己的梦想。于是三人整理着行李准备次日离开。

    天色微亮,林奶奶便早已起床为众人做好了早餐,还准备了一些干果和馒头。李逵一手背起哥哥,一手提着包袱,向林奶奶致谢,陈晨还在熟睡,没有唤起他,毕竟离别总是伤感的,这调皮的小家伙深得众人喜爱,如果他哭天抢地的抹鼻子,大家也觉得为难。

    可是刚刚到村口,便追上一人来,是文云。

    周膑向江河打了个招呼,便和弟弟先行一步,江河站在原地,等文云上去来,或许是奔跑的有些急了,不小心扭到了腿,好在江河见状及时向前,文云一下扑在了江河的怀里,不知是扭伤疼痛,还是抱怨江河不辞而别,眼泪溢出眼眸,让人怜惜。

    江河握住文云的手,轻声念叨:“怎么这么不小心?伤害承受!”随后觉得左脚微疼,不过以自身的修护能力,不需半刻便可恢复如初。

    文云诧异的看着江河:“江河哥哥好厉害,比林奶奶还厉害,只是碰到我,我......就不疼了。”

    江河笑笑没有多说什么,两人都有点尴尬,一丝丝说不上的情愫,就让他们彼此挨着,不过自己终究是要离开的,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江河还是决定打破僵局:“我,我要离开了,你要照顾好自己,别再这样鲁莽了。”

    文云:“嗯,我知道,我想,想和你一起走。”

    江河轻轻摇摇头:“文云,跟在我身边有多危险,你想必也看出来了,另外陈老爷爷,和你母亲还需要你照顾呢。”

    文云沉默不语,内心有些为难,江河摸摸她头发:“留下来,彭坑村就是我的家,希望有一天回来,我能看到我的家乡变的更美。”

    文云笑笑,依旧没有说话,最后重重的点点头表示明白,江河最后向文云一抱,然后便离开了;到了山坡的转角处,眼看江河要离开自己的视野,文云突然大喊:“江河哥哥,彭坑村永远是你的家。”江河回过身,看见文云还在原地远远的望着,江河很感动,向文云招招手表示他记得。